血战高台,当年红军西征路上一场惨烈战斗。深秋时节,本报采访组来到河西走廊,追寻红军西路军留下的征战足迹——

奋战不屈,我们永远的英雄血性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 贾保华 孙兴维责任编辑:田佳平
2016-10-18 11:31

上图: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 本报记者 孙兴维摄

从兰州出发西行五六百公里,来到了甘肃高台县。县城横跨黑河,南靠祁连山,北依合黎山,素有“三秦锁钥,五郡咽喉”之称。当年,红军西路军西进征途上堪称惨烈的高台之战,就在这里打响。

县城东南角,坐落着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馆前是烈士陵墓,近30米高的纪念碑上,镌刻着原国家主席李先念的题词:“红军西路军烈士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这里安葬了包括红五军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等在内的3000多名先烈忠骨。”站在陵墓前,高台县民政局党组书记高建智为记者讲述那场战斗的经过。

1937年1月1日,红五军部分兵力在军长董振堂指挥下,一举攻克高台县城,歼敌1300多名,随后打土豪除恶霸,开仓放粮救济贫苦百姓。高台县呈现出的革命新景象,让敌人万分惶恐。敌人调集大量军队,妄图趁红军立足未稳,将其消灭在高台城内。

1月5日,西北军阀马步芳、马步青的4个骑兵旅,加上炮兵团、手枪团,以及国民党中央军胡宗南部一个步兵旅,共计2万余人,对高台县城发动猛烈攻击。当时,守城的红军西路军只有3000多人。由于没有电台,县城与外界的联系中断,成为一座孤城。而且,城中粮草弹药极其匮乏,战士们平均每支枪只有5发子弹。

战斗首先在高台城西关外一座碉堡打响。这座碉堡可以俯瞰全城,是攻守双方的必争之地。守卫这座碉堡的,是17名共产党员和1名新战士。为了夺下碉堡,敌人派出一个团的兵力轮番进攻。敌人猛攻几日,碉堡岿然不动。最终,疯狂的敌人在碉堡下堆起大量柴草,连同民房一起纵火焚烧。生死面前,红军官兵毫不退缩,子弹打没了,石头砸完了,他们就拿着大刀与敌人厮杀,全然不顾身上燃起的火苗。最终,18名勇士全部壮烈牺牲。

面对数倍于己,且装备精良的敌人,这支西路军队伍血战近半个月,最终寡不敌众,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等将领与绝大多数官兵血洒沙场,用血肉铸成一座永恒的精神丰碑。

参加过高台之战的老红军张力雄曾在回忆文章中记述:“由于弹药不足,红军将士只能用锄头、铁叉、杀猪刀,甚至是石头与敌人进行肉搏,但大家毫不畏惧,硬是抵挡住了一波波如潮水般涌来的敌人。”新中国成立后,徐向前元帅对西路军曾有一个评价:他们要么是战士,要么是烈士,没有一名同志屈服投降。

大漠惊风雷,血性贯长虹。如今,在高台县最繁华的县委县政府广场上,一棵有着300多年树龄的老槐树,见证了当年红军西路军将士可歌可泣英雄壮举。

“高台战斗尽管失败了,但这并不影响西路军将士的伟大。被俘的红军官兵或设法逃离继续战斗,或宁死不屈惨遭杀害。”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宣传研究教育科副科长王丽霞,向记者讲述了一位红军护士长被俘后继续英勇战斗的故事。

这位护士长姓张,在战斗中受伤不幸被俘后,大声痛斥敌人犯下的罪行。敌人恼羞成怒,用铁钉把他活活钉在老槐树上。护士长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也没有向敌人屈服,牺牲时年仅15岁。

那位护士长的真实姓名已无从考证,就连性别也曾一度被误认为女性。史料中,只留下一张从敌人手里缴获的他遇害时的模糊照片。

英雄的躯体可以倒下,但英雄的精神不会磨灭。

记者参观纪念馆时,正在附近驻训的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官兵也来这里参观见学、祭奠英烈。“红军西路军与战斗英雄邱少云一样,充满了忠诚、血性。”部队领导告诉记者,历史一再昭示,一支军队如果失去忠诚、血性,武器再先进也要打败仗。我们只有继承优良传统,大力发扬我军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保持旺盛革命热情和高昂战斗意志,才能锻造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雄师劲旅。

“继承先辈遗志,刻苦训练,不怕牺牲,做‘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烈士陵园中回荡的铮铮誓言,既是对先烈英灵的告慰,也道出了官兵在改革强军征程上的豪迈决心。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