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起兮云飞扬。新疆铁列克提边防连官兵面对“从春刮到冬”的狂风,豪情满怀——

冰峰热血,“老风口”的“大风歌”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郭发海 赵永峰 钞飞航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8-01-15 11:17
张书峰

1月8日,笔者驱车一路颠簸来到新疆铁列克提边防连,刚下车,就被一阵刺骨的狂风刮了个趔趄。当时室外最低气温为-15℃,前来迎接的哨所官兵说,此时当地的风力已达7级以上。

中哈边境巴尔鲁克山下的铁列克提边防连驻地,是当地闻名的“老风口”。据记载,这里终年狂风不断,多半时间风力达8级以上,不仅戴在头上的帽子说“溜”就“溜”,连人都可能被狂风卷走。

连长郭华程说,几年前,连队前哨建起一座钢架哨楼,由于没有来得及加固,一个冬天过去,哨楼被吹得七零八落,无奈,官兵们只好来年重建。

风大,给官兵的训练执勤生活带来诸多不便。一次,士官王金勇下哨走出哨楼,一出门就被狂风卷走,直接摔在十几米开外的铁丝网上,他半天没缓过神儿来。

连队官兵至今流传着“四大怪”的说法——自卫哨楼不装门。装一次,门被风卷走一次,最后干脆不装了。国旗杆立在背风处。由于国旗杆总是被风吹倒,官兵们便将旗杆移置旧营房前的一块背风处。宿舍窗户贴胶带。起风时,经常是“外面刮狂风,屋内刮小风”,战士们干脆用密封胶把宿舍窗户封住。上哨要带背包绳。遇上大风天气,战士们便站成一排,双手紧紧牵住背包绳,以防被狂风卷走。

官兵与“风魔”战斗的故事说不完。那年冬天,郭华程带队外出巡逻,途经一个约10米宽的沟壑。顷刻间,狂风骤起,战士们只能趴在地上前行,一名战士稍不留神,就被风卷起,跌进雪窝中,官兵们协力才将他拉了上来。

2015年的严冬,中士常航和战友到某高地巡逻,途中遭遇能见度不足5米的“风吹雪”。下山时,官兵们站成一排,手拉着手艰难前行。不承想,站在队伍最后排的常航意外“脱手”,竟被狂风刮出十多米远……多亏他紧紧抱住悬崖边的一块巨石,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艰苦的戍边环境,让战士们“团结如兄弟,友爱如家人”。前不久,驻地气温降至-20℃,狂风裹挟着飞雪,连队按计划组织20公里野营拉练。途中,一名战士不慎摔伤了右腿,鲜血直流,军医沈小磊和几名战友轮流背着他走了几公里,安全回到连队。

狂风肆虐,但官兵的训练热情丝毫未减。官兵们琢磨出一套“风口训练经”——逆风侧身跑,顺风向后倒,射击多修正。一些新战士下连,由于不适应驻地气候,射击、投弹成绩不理想,几名老班长就主动给他们传授“修正偏移瞄准点”方法。前不久,上级组织年度训练考核,全连官兵参加手榴弹投准,全部合格。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