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发,让人把心悬在了嗓子眼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特约记者 杨 磊 通讯员 金 晶 李忠元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6-14 09:49

张云飞操纵坦克正在对目标进行射击。 李忠元

张云飞,第76集团军某合成旅坦克七连上士。2018年5月,在旅组织的岗位练兵比武中,夺得坦克射击专业比武冠军。

夏日戈壁,骄阳似火。祁连山下的某合同战术训练场,一辆辆钢铁战车疾驰冲锋、怒吼射击。战车过处,卷起一道道黄尘,在狂风中升腾、盘旋,又在隆隆炮声中飘远、散尽。

这里是第76集团军某旅坦克战斗射击比赛现场。坦克七连“资深炮长”张云飞,带领全车人员登车上场,大家在车内反复沟通,力求万无一失。

比赛要求在规定时间内通过500米长的直线形赛道,期间使用并列机枪命中机枪靶1个,使用火炮命中坦克靶2个。随机出现的靶标,起伏不平的地势,给这次比赛增加了额外的难度。

随着考官一声令下,坦克像骤然惊醒的雄狮怒吼着跃出。战斗室内,张云飞双手紧握操控台,两只眼睛像雷达一样警惕地搜索着可能出现的目标。

“右前方,机枪靶!”坦克正在加速还没有行稳,目标意外出现。虽然心头一紧,但张云飞手里并不慌,迅速旋转选择开关,瞄准目标后摁下发射按钮。

“嗒嗒嗒……”机枪一个点射,3发子弹便打出枪膛,正当他扣动扳机准备继续射击时,机枪意外卡弹。车长汪继来立即站起来,帮助张云飞退弹、再上膛,及时排除故障。大家长出了一口气:再晚些,目标便要超出射界!

“机枪靶代表着战场上的反坦克手,他们隐蔽性强、距离近、威胁大,射手如不能先发制敌就将被直接淘汰。”旅作训科参谋徐磊磊告诉记者,这次比赛的规则十分苛刻,严格与实战要求对表。

疾驰的坦克行至半途,一个移动坦克靶突然出现在了左前方。“移动靶要考虑双方的相对速度,比打固定靶难不少。”张云飞丝毫不敢大意,稳住操纵台的同时,将瞄准镜内的箭头对准瞄准点测距、锁定,平稳跟踪一段时间后,果断按下发射按钮。一发炮弹挟着火焰径直朝着目标飞去。

由于对刚才那发能否命中心里没底,待坦克从弥漫的烟尘中冲出后,张云飞又再次瞄准、击发,朝着目标补射了一次。

连续两次击发,让他耽搁了不少时间。记者和七连观战的官兵一样,把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大家知道,张云飞只剩下最后一发炮弹,必须一击中的。而更令大家揪心的是,坦克离终点线只有不到20米。

驾驶员王定国事后告诉记者,当时有些着急的他用车内通话器请示张云飞:“班长,还有20米就到终点了,我要不要减点速?”“不用!冲过去!”前面有选手因超时导致成绩降一等,张云飞不愿犯同样的错误。

剧烈的颠簸中,张云飞的脑袋好几次磕在了坦克上。他努力稳定身形、屏住呼吸、瞄准发射,终于在坦克冲过终点的前一刻,将炮弹发射出去。命中目标!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让观战的人们不由得喊出声来:真幸运!

据悉,这次岗位练兵比武竞赛还设置了某型步战车极限路段行驶、炮兵夜间捕捉目标等多个实装实弹和实爆实传课目,实战化水平创历年该旅同类活动的新高。

点 兵

最后一刻,张云飞“幸运”地打出这一发炮弹,但幸运的背后其实是平时的千锤百炼。军人的职业是决生死的职业,我们在战场上能否“幸运”地生存下来,完全取决于平时实战化训练是否扎实。要相信每一滴汗水都不会白流,而不要有半点“仗一时打不起来”的侥幸。

张科进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