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火器伤,官兵如何自救互救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吕宏迪 李庆华编辑:田佳平
2016-03-10 21:07

制图:邓方宇

本期话题

火器伤大多由枪、炮、火箭等武器发射的投射物(枪弹丸、炮弹等)所致。现代战争火器伤发生率最高,是战斗减员的主要原因。实施迅速、准确的战场救护,对及时挽救伤员生命,减少身体伤残、恢复战斗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两年前,由159医院抽组的中国第十二批维和医疗队在南苏丹瓦乌地区,成功救治18名火器伤伤员,积累了战场救护临床经验。本期邀请159医院院长吕宏迪、胸外科主任李庆华结合救治经验,为广大官兵讲解如何对火器伤进行现场急救。

火器伤的特点

从临床来看,现代武器抛射的子弹或炮弹爆炸产生的弹片速度快,火药化学成分含量多,所致的火器伤伤情复杂,战场救护难度大。其主要特点表现为——

伤道复杂广泛。当今世界很多部队普遍采用小口径步枪,这类武器发射的子弹初速快、力度大,所致伤道复杂严重,受损的组织器官广泛。例如,正面贯通伤,看着切口小,出口处却呈开花状。此外,远离伤道的肌膜下也容易出现血肿、出血,甚至肌肉坏死。有时候子弹虽未触及骨骼,但能造成间接性骨折。

伤道感染率高。火器伤通常毁损面广,受污染严重,加之伤员严重失血、脱水、免疫功能抑制等原因,伤道感染率高。一般来说,从受伤到处理伤道的时间越短,效果越好,最好在伤后6-8小时内进行。火器伤后细菌感染的潜伏期为6-8小时,在细菌相对静止期伤后6-8小时内实施清创,是控制感染的最佳时机。

伤道清创难度大。伤道的挫伤区和震荡区犬牙交错,特别是贯通伤和盲管伤,不容易彻底清创,也容易遗漏。如装甲弹爆炸后的高速小钢球,在体内遇到不同密度的组织改变弹道方向,从而形成迂回曲折的复杂伤道,清创极其不易。

伤员分类

战场上,火器伤伤员大都成批量,必须按伤情的轻重缓急,确定救治和后送次序。首先,前接期间初步分类,按伤情的轻重缓急开展现场医疗急救和梯队顺序后送;其次,在救护所(旅、团级)进行检伤分类,把重伤员筛查出来,优先救治危重伤员,避免因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当场死亡;再次,伤员抵达后方野战医院,进行分类分诊,准确诊断伤情,提高战场救治效率。经验表明,后送途中对伤员进行不间断救治,其死亡率仅为0.75-1.90%,如单纯后送,死亡率达2.25-4.30%。

伤员分类根据伤因、伤部、伤型和伤情的诊断来决定。

伤因。按致伤武器类别,火器伤分为弹丸伤和弹片伤。

伤部。按解剖关系可分为颅脑、面颈、胸前、腹腰、阴臀、上肢、下肢和多处伤。现代战争中,因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较大,颅脑伤和多处伤较为多见。

伤型。按皮肤是否完整,可分为闭合伤和开放伤。按体腔(颅腔、胸腔、腹腔、关节腔等)是否与外界相通,可分为非穿透伤和穿透伤。根据火器伤的伤道形态,可分为贯通伤、盲管伤、切线伤等。

伤情。根据伤情轻重分为:轻伤,重要脏器未损伤,无生命危险,暂时失去战斗能力,在1个月内可治愈归队;中等伤,损伤后虽无生命危险,但需较长的治疗时间(1-2个月),愈后可能留有功能障碍,影响归队服役;重伤,重要脏器损伤或多系统器官衰竭,有生命危险,治疗时间至少需要2个月,愈后有严重残疾。

现场救护基本技能

我军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官兵自救互救伤员达到50%。现代战争的常规武器越来越先进,杀伤力越来越大,广泛开展战地救护技能训练极为重要。以下5种火器伤基本救护技能,不仅医护人员要熟练掌握,而且官兵也应该能熟练应用,确保战时能够开展自救互救,减少伤残减员。

通气。伤员的鼻咽腔和气管,容易被血块、泥土或呕吐物等堵塞,或昏迷后舌后坠,亦可造成窒息,此时应当立即采取方法,恢复呼吸道通畅。一是指抠口咽法。一手用拇、食指拉出舌头,另一手食指伸入口腔和咽部,迅速将血块、异物取出;二是拍背法。使伤员上半身前倾或半俯卧,一手支托其胸骨前,用另一手手掌猛击其背部两肩胛骨之间,促使伤员通过咳嗽将上呼吸道的堵塞物咯出;三是腹部冲击法。从背侧用双手臂围抱伤员上腹部,将伤员提起使其上半身垂俯,用力压腹,促使上呼吸道堵塞物吐出、咯出;四是托颌牵舌法。昏迷伤员的舌后坠堵塞声门,应用手从下颌骨向前侧托起,解除舌后坠对气道的阻塞。

止血。战伤止血有多种方法可采用。一是指压法。将中等或较大的动脉压住。例如,将颈总动脉压向第5颈椎横突,将肱动脉压在肱骨干上。此法仅能用于短时间控制动脉血流,应随即采用其他止血法;二是压迫包扎法。常用于一般的伤口出血,应将敷料的无菌面贴向伤口,包扎要松紧适度;三是填塞法。先用1-2层大的无菌纱布铺盖伤口,以纱布条、绷带充填其中,外面加压包扎;四是止血带法。能有效地制止四肢出血。但用后可能引起或加重肢端坏死、急性肾功能不全等并发症。此办法主要用于暂不能用其他方法控制的出血。

包扎。常用的材料是绷带和三角巾;抢救中也可将衣裤、巾单等裁开作包扎用,要求包好后固定不移和松紧适度。具体方法:一种是绷带卷包扎法。有环形包扎、螺旋反折包扎、“8”字形包扎和帽式包扎等。包扎时要掌握“三点一走行”,即绷带的起点、止点、着力点(多在伤处)和走行方向顺序;另一种是三角巾包扎法。三角巾制作较方便,包扎时操作简捷,且能适应各个部位但不便于加压,也不够牢固。

固定。骨关节损伤时均须固定制动,以减轻疼痛、避免骨折片损伤血管和神经等,并能帮助防止休克。较重的软组织损伤,也宜将局部固定。固定前,应尽可能牵引伤肢和矫正畸形,然后将伤肢放到适当位置,固定于夹板或其他支架(可就地取材如用木板、竹竿、树枝等)。固定范围一般应包括骨折处远和近的两个关节,既要牢靠不移,又不可过紧。急救中如缺乏固定材料,可采用自体固定法。例如,将受伤上肢缚在胸廓上,或将受伤下肢固定于健肢。

搬运。根据以往战场抢救经验,搬运伤员可用背、夹、拖、抬、架等方法。一是背,背伤员匍匐前进,或者用背带加短木,使伤员骑坐其上,然后背走;二是夹,夹住伤员,侧身前进;三是拖,用大衣、雨衣、布单等包裹伤员,拴绳索或皮带于其腋下,然后拖拉运走;四是抬,双人徒手抬送伤员;五是架,就地取材制成临时担架,搬运伤员。

实践证明,若伤员在伤后半小时内得到初步救治,即使伤后24小时才进行医生救治,亦可减少1/3的死亡率。伤后1-6小时内得到救治的伤员,死亡率为10.3%;13-24小时内救治,死亡率上升到20.7%。

【专家档案】吕宏迪,全军第十届医院管理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原济南军区第九届医院管理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庆华,原济南军区重症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原济南军区胸心血管外科专业委员会常委。著有火器伤、爆炸伤论文,获得全军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6年两会专题

点击上图进入2016年两会专题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