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寒训练不是冰桶挑战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孙振者责任编辑:赵云桥
2017-01-01 11:54

入冬以来,有新入伍战友问我:“排长,新疆这么冷,衣服穿这样少,不怕感冒?”我回答他:“不怕!今年你参加完冬训,你也可以的。”

对于在北方生活的士兵来说,冬季的耐寒训练是非常重要的一课。俗话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冬训要求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不能急于求成。

看着新战友怯生生地投入冬训的样子,我总想起自己往年耐寒训练的一些趣事。

新兵刚下连那会儿,流行新老兵对抗赛。营长登上高台,大臂一挥,开始动员:“同志们,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冬天是体能最佳储备期,也是新同志改善体质的绝佳时期,大家要抓住机会,特别是要加强耐寒训练。”

冬月的新疆,天寒地冻,广阔的戈壁训练场上冷气肃杀。但是到了训练时间,这里立即变得生龙活虎,处处掀起军体大练兵的热潮,新老兵对抗赛开始了。

对抗中新兵们一败涂地,最后一个比赛项目是5公里跑。作为新兵中跑得最快的人,我被寄予厚望。赛前,我心中忐忑,取出一罐红牛正要喝。班长见状,急忙制止:“别喝,比赛马上开始了,这样会加重肠胃负担,搞不好还会肚子疼,下次提前1小时喝。你要相信自己的实力,加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将老兵一个个赶超,最终取得了第三名。跑过终点,我弯腰在路边,大口喘气,豆大汗珠往地上掉,而且头晕目眩。抬起头,发现老兵们个个头顶热气腾腾,脸色红润,而我戴的防寒面罩上挂满了白色的冰霜。休息后,我把感受告诉了连长。连长笑了:“这就是功夫,老兵经过多年耐寒训练,练出来了,户外训练都可以不戴帽子、不戴手套,你以后也可以的。”

“耐寒训练!”这4个字又一次击中我要强的内心。回到连队,老兵们在洗澡间模仿“冰桶挑战”进行冷水浴,时不时向新兵们吆喝,“来呀,一起淋,这才是‘耐寒训练’。”新兵们在旁赞叹不已,但是没有人敢应战,大家又用期许的目光望向我。“不能输给他们!”我一咬牙,开始脱衣服。

第二天,我得了重感冒。当我裹着大衣,流了两天清鼻涕,擦得鼻头上火红肿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举起脸盆将冷水从头顶往下浇的那一瞬间是多么愚蠢。班长过来安慰我:“你太心急了,耐寒训练可不是这么练的,那要见工夫的,得一步步来。”

从那以后,我在班长带领下开始了科学的耐寒训练。每天坚持用冷水洗脸洗手,洗完及时擦干,并涂抹上防护霜。连队带出训练,大家都会把耳朵、脸颊、手指等易冻伤部位保护好。训练间隙,大家结成对子,用双手或搓摩或拍打对方的躯体与四肢,增加皮肤的抗寒能力。训练完毕,炊事班则会为大家炖上一锅牦牛肉,来补充训练的能量消耗。在班长帮助下,我认识到:耐寒训练不是去受冻。耐寒训练的目的不是练出“冻疮”,而是在训练中循序渐进,持之以恒,慢慢练出“一身横练的筋骨”。

冬训犹如西北的冬天一样缓慢而又漫长。天还没亮,是一天之中最冷的时候,我们起床穿衣训练。天降大雪,营长乐了:“多好的练兵机会啊!”我们训练风雪无阻。两年扎扎实实的冬季耐寒训练,渐渐的,我感到皮肤对北风不再敏感,“雪浴”时有了戏水时的清凉与欣喜。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