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抑郁症莫讳疾忌医

来源:西部陆军作者:王之辉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08-21 17:47

近年来,“抑郁症”这个字眼越发频繁地被提及。在医学上,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有资料显示,目前全球大约有3亿人患有抑郁症,约占全球总人口的4.3%,我国也有5400万抑郁症患者,并且这个数字在近10年里增长了约18%。

解放军第102医院心理科主任汪卫华认为,与惊人的数字相比,我们更应关注的是,很多抑郁症患者因种种心理负担,讳疾忌医,没有及时得到专业有效的帮助,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无尽的痛苦。目前,人们对抑郁症的了解,远不及心脑血管疾病、癌症等那么深入。抑郁症就像一个深渊,患者很难凭自己的力量走出来,反而会越陷越深,甚至会产生极端消极的冲动行为。但是,如果人们对待抑郁症能像对待感冒一样,全面了解,及时干预治疗,就会大大减少抑郁症给人们带来的伤害。

随着军改的稳步推进和部队职能转变,对官兵能力素质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与之相伴的是各种压力接踵而来。心理专家认为,适当的压力会转化为动力,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和成长,而压力过大容易导致出现抑郁症状。

某部战士小李去年底入伍,在新兵连刻苦训练,成绩突出,经常受到表扬。下连后,他也如愿分到了理想的连队。他非常珍惜和热爱自己的岗位,并严格要求自己。在战友眼中,他工作勤奋、乐于助人、热爱集体。然而,在一次训练考核中小李由于失误成绩不及格,接着在一次体育比赛中由于接力失误拖了全班后腿。之后的一个多月,小李睡不着、自责、不愿与人交流,情绪低落到了极点。战友们发现,小李最近除了心情不好,还有点怪异。参加过心理骨干培训班的连队指导员了解情况后认为,小李可不止“心情不好”那么简单,必须尽快帮助他渡过难关。

起初,小李担心被人知道后受歧视,怎么也不肯去医院。一番劝说后,他同意随指导员到102医院进行心理治疗。医生认为,小李对自己要求过高,害怕失败,遇到困惑独自忍受,没有及时排解,同时结合性格等方面特征,诊断其为重度抑郁状态。随后经过药物、生物和认知方面的及时治疗,小李的情况明显好转,他对过去发生的事情有了重新的认识,并对自己的未来又有了信心和希望。

抑郁症离我们到底有多远?汪卫华介绍说,一次简单的生活事件,比如感情受挫、家庭变故、事业不顺等,对于拥有易感基因的人来说,都足以让他们患上抑郁症。而抑郁状态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异常心理现象,和我们每个人都相关,失眠、兴趣下降、情绪低落、茶饭不思、工作和学习效率下降等是抑郁状态的典型症状。轻度的抑郁状态,也会造成人体神经内分泌功能紊乱,免疫力下降,增加患躯体疾病的风险,重度的抑郁状态如不及时治疗,则会发展成为抑郁症。

“简单地说,一个人情绪低落,不愿与人交流,自己感到痛苦,对什么事情都不感兴趣,还有就是言语动作的减少,而且这种症状已经影响他的日常生活和工作,那我们就可以诊断其为抑郁症了。”汪卫华说,现今社会人们对心理疾病仍有不理解甚至会产生污名化,就是病耻感,一提到心理方面的疾病,大家都极力回避,好像见到洪水猛兽一般。其实在医生眼中,抑郁症就是一种疾病而已,不带任何“羞耻”或“丢人”之类的偏见。抑郁症患者的孤独与绝望,除了病情影响,还来自于外界的误解或轻视。与抑郁症对抗,患者需要的不是周围人的大道理,更多的是关爱、理解与陪伴,从而减轻患者自身的压力,帮助患者勇敢面对。

 

夜训忙,睡眠不好有高招

李 岩  陈瑞芬

“排长,这是我头一次参加夜训,真是激动得睡不着!”

看着列兵小张一双大眼睛盯着天花板,正在查铺的排长王鹏刚想问他咋还没睡时,小张抢在前,悄声给王鹏解释。

小张所在的连队正在按年度训练计划开展夜训,从半夜到整夜,从夜训日到夜训周,王鹏发现,随着训练强度不断增大,连队很多官兵像小张一样,在夜训结束后有入睡困难或睡眠质量下降的情况,致使有的官兵辨别能力和反应速度明显下降,影响了正常训练。

王鹏看在眼里,急在心头。随后,他发动大家开了一个“群英会”分享经验,帮助这些同志解决夜训睡眠难题。

会上,作为连队的训练标兵,中士黄磊深有感触地说:“以前,我还是一名上等兵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夜训完也是兴奋得睡不着,但是后来我得了个治疗失眠的‘秘诀’……”一说“秘诀”,围在一旁的战友来了兴趣,纷纷问道:“黄班长,快给大家讲讲嘛!”原来,黄磊的“秘诀”是从旅卫生队郝军医那里请教来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训后洗一下,睡前补一点”。

“夜间训练强度大,如果疲劳连续积累甚至超过机体承受能力,就容易引起睡眠障碍。”黄磊告诉大家,“洗一下”就是每次夜间训练过后,无论多累,都要坚持用40℃左右的热水洗一下脚,时间大约10分钟。这不仅能赶走夜训后的疲惫,而且还促进睡眠。至于“补一点”,因为夜训体力消耗是白天训练的数倍,睡觉前可以适当补充面包等碳水化合物,有助于睡眠。

“我每天睡前加餐,可为啥越吃越睡不着了呢?”一班下士王豪困惑地问。

“你的加餐里一定有火腿肠、鸡蛋吧!”黄磊笑了笑,对王豪说:“开始我也是像你这样加餐,结果也是睡不好。郝军医告诉我,胃不和则卧不安!睡前若吃大量富含蛋白质的食物,就会加重胃的负担,反而不利于睡眠。”

看着大家讨论得越来越有成果,王鹏想起了自己查铺的经历,有的战友夜训回来之后,经常是不脱外衣,倒头就睡。这些战友看似睡得挺好,沾上床就能睡着,但其实身体没有得到完全休息,睡眠质量不高,第二天仍然感觉困倦。

为此,王鹏还特地请教过郝军医。郝军医说,和衣而眠常是浅睡眠。穿着衣服睡觉,会影响皮肤的正常“呼吸”和汗液的蒸发,衣服对肌肉的压迫和摩擦还会影响血液循环,造成交感神经兴奋,身体无法自然放松,不利于达到深度睡眠的状态。所以,在入睡前一定要脱掉外衣。

说起深度睡眠,二班中士袁春阳想起了班里的一件趣事。一天夜训完,大家都躺下休息了,班长刘杰突然喊了一句:“快!再快点!不能比一班慢!”原来,刘杰说梦话的时候还在较着劲。经过一晚的比拼,有些战友睡觉时依然保持着夜训时高度紧张的状态,睡眠质量大打折扣。

“郝军医告诉我一个放松自己提高睡眠质量的好办法。”黄磊说,睡前可以尝试几次深呼吸,口鼻呼吸都可以,重点是有意识地控制呼吸,同时双手重叠放在下腹部。吸气时,心中尝试着从1默默数到4,感觉空气充满腹部。缓慢呼气时,在默念数字的同时,想象一些宁静、优美的场景。深呼吸过程中,将注意力放在四肢上,暂时不去想晚上的训练结果,使身体真正进入放松的状态。

一场“群英会”,既是睡眠经验的交流会,又是入睡困难的互助会。王鹏最后用一句话来做总结:夜训忙,郝军医助力好睡眠,好睡眠支撑战斗力!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