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集团军某旅“红一连”官兵在转型路上不忘初心奋勇前行——

“再作长征岂畏难”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石水 本报特约记者 相双喜 杨 磊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11-19 09:48

“红一连”官兵在连旗下组织小比武、小竞赛。 麦敦源

“82年前,一个年轻的政党,带领一支年轻的军队,完成了一次无与伦比的远征。”10月下旬,长征胜利82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一场“追忆长征”活动在第76集团军某旅“红一连”荣誉室举行。

这支诞生于南昌起义的红军连队,至今珍藏着一面写有“敢当先锋、敢打硬仗”字样的血色旗帜。旗帜无声地诉说着革命前辈长征路上的英雄事迹——

“1935年,红军四渡赤水,面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娄山关,我连前辈冒着枪林弹雨,与敌人展开白刃战。一名战士倒下了,另一名战士又冲了上去……就这样,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铺就了突破天堑的道路。”在连队指导员潘敏的讲述下,大家的思绪回到那硝烟弥漫的岁月。

“同年5月,强渡大渡河战斗之后,我连奉命右路北上,突破敌人的围追堵截,掩护战友夺取泸定桥,取得又一次重大胜利。”听完潘敏的讲述,上等兵周浩激动地说:“没想到课文里学过的《飞夺泸定桥》,就和自己连队有关!”

“天险腊子口如一只‘拦路虎’,横亘在北上甘南的必经之路。”听潘敏讲到惊险处,排长庄建亮攥紧了拳头。“面对这道险关,我连作为先锋连向腊子口发起猛攻。敢死队攀上悬崖,迂回袭击守敌。经过激烈战斗,我们终于攻下天险腊子口。由于作战英勇,我连被授予‘敢当先锋、敢打硬仗’旗帜。”

品味连队的长征史,庄建亮感慨道:“在重重逆境中,前辈们翻过一座座巍然耸立的雪山,穿过一片片人迹罕至的草地,彰显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英雄气概,创造出世界军事史上的一个奇迹。面对今天的挑战,我们怎能不勇敢面对、冲锋在前?”

今年年初,新装备列装,“红一连”许多官兵因此面临转岗改训。对此,部分老士官产生了思想波动和畏难情绪。

连队四级军士长叶伟却信心十足,他对战友们讲:“钻研新装备、新战法,难吗?说真的,挺难。但是这跟连队前辈征服娄山关、腊子口比起来,不算难。啃下转岗改训这块‘硬骨头’,是我们这一代军人要走的长征路!”在叶伟的带动下,连队士官自发成立“攻关小组”,纷纷抱起教材、钻进战车,新装备列装后迅速形成了战斗力。

脚穿战靴,不忘草鞋;移防千里,不忘初心。去年,军队改革号令催征,该连所在旅整建制转隶移防。“红一连”再次作为先锋连,告别西南沃野,挺进塞北戈壁。面对营房条件简陋、训练设施陈旧等困难,连队官兵发扬长征精神,百折不挠、不畏艰难,以最快的速度安家,并在全旅率先组织适应性训练,梳理出的“戈壁地形隐蔽防护”“风沙天候观察报知目标”等组训经验被上级推广。

“此生留得豪情在,再作长征岂畏难。”在“红一连”,有这样一句标语。该旅政委王建文介绍说,这是一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在重返连队时亲手题写的。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王建文说:“对于旅队而言,完成转型重塑、建设过硬部队,是我们今天的长征路。这条路未必平坦、会有坎坷,但是只要我们高擎长征精神的火炬,发愤图强、开拓进取,就一定能够创造新的辉煌与荣光。”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