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掉“老三样” 增加“新难点”

——第77集团军某旅做好年终考核“加减法”见闻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佳豪 王 健 本报特约记者 彭小明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12-22 10:04

年终考核打破“惯例”,严格按照实战标准考。这不,第77集团军某旅作训参谋史诺在通信指挥器材操作与使用考核中就遇到“意外”,原本在白天展开的考核改在了夜间进行。孟 利

“奇怪了,考核竟然不考‘老三样’!”收到旅机关下发的年终军事考核计划,第77集团军某旅装步六连连长刘铁军有点不相信自己眼睛,又逐字逐句把计划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刘铁军口中的“老三样”,是以往必考、分值所占权重较大的3个课目——5公里武装越野、400米障碍和自动步枪实弹射击。他告诉记者,连队官兵中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年终考砸“老三样”,就跟“鸭蛋”一个样!

为何必考的“传统课目”这次却不在计划之列?该旅作训科参谋何前锋给出了答案:在上个月集团军组织的军事训练抽考中,这几个课目已经考过,并且100%合格。和“老三样”一同被砍掉的,还有分队军官战斗编组作业、指挥信息系统操作等8个已考课目。

采访中,何前锋不由回忆起他当连长时的一段经历——

当时,他所带的连队是全团的标兵连,座谈、调研、抽考,几乎次次少不了他们。一次,全连刚刚迎接完上级检验性考核,2天后团里的年终考核接踵而至。令人无奈的是,两次考核中有一大半课目是重复的。

“三天两考,这哪是考核?分明是烤火!”“睡一觉的工夫,大家训练成绩能有多大变化?”一时间,官兵叫苦不迭。

该旅作训科科长童浩介绍说,为避免类似为考而考的现象,机关制订今年年终考核计划时,注重做好“加减法”。

删减了一些已考、易考的课目,增加了战场救护等以往粗训、漏训、偏训的课目,考核难度丝毫没降。这不,在战场救护课目考核场,记者就见到警卫勤务连一班接连吃“败仗”的场景——

考核哨音一响,班长刘昊率先登场。伤员搬运课目中,正当他准备背起平时训练用的假人时,却被考官叫停:“放下假人换真人!”本来只有20多公斤重的塑胶人突然变成一百多斤沉的“真伤员”,刘昊做起动作来明显吃力不少,踉跄着冲过终点,却已超时一大半。

这边开局不利,那边也掉链子。战士王庆、时和在抽到“对遭敌化学武器袭击的伤员进行抢救”这一考题后,没有穿戴防护服和防毒面具便直接上前施救,当场被判定为“阵亡”。

如此考核,不仅考出了实战能力,更考出了本领恐慌。考核落下帷幕的当晚,一支队伍就踏着夜色来到了训练场——

前来补训的是运输连,他们在刚刚结束的手榴弹投掷考核中成绩靠后。连长沈东平坦言,以前手榴弹投掷考核都在白天采用立姿投弹的方式进行投远,而这次,他们却抽中了“夜间卧姿投准”的考题。由于大家平时对卧姿和投准练习较少,加上夜间能见度低,结果一败涂地。

“我们败得服气!”班长张敏接过话茬说,只见他趴在单兵掩体内,抬起头观察目标后用力挥臂,紧接着又快速隐蔽回来,手榴弹应声落在前方地靶圈内。“起初面对这样的考核,我们不太理解,觉得考核组是故意刁难大家。”张敏一边帮助战友纠正动作,一边说。

“手榴弹杀伤半径有限,投不准,扔得再远又有什么用呢?其次,战场上你们会冒着枪林弹雨立姿投弹吗?依我看,这就叫‘说打仗头头是道,练打仗另搞一套’。”旅长李忠华的一番话让张敏和战友羞愧不已,也让他们找准了整改方向。

经过一周多补差训练,运输连官兵基本掌握了夜间卧姿精度投弹的动作要领。然而沈连长却不满足,他要带领官兵赶在来年开训前,尽可能补齐考核中暴露的短板。他说:“坚决不带着旧问题走到新年头。”

大家恳谈:电抗连下士葛中泳:今年年终考核花架子少了,“实”的成分多了,更加像打仗,让我们真切感受到训风考风正在发生变化。以后,我们训练也要更加务实,不然过不了考核关。

警勤连连长张华:以前每逢考核,都会组织大家突击训练“老三样”,久而久之,一些分值所占权重轻的课目便被打入“冷宫”。如今,打仗需要什么,考核就考什么,考核课目不再区分孰轻孰重,倒逼我们要从严从难施训,漏训、偏训、粗训等问题也迎刃而解了。

作训科参谋吴明严:“年终考核为了什么?怎么考?考什么?”这是我们必须思考清楚的问题。为了考核而考核,形式大于内容的做法不可取。我们要通过这次考核检验出训练中的短板,更好地指导明年的训练。

参谋长潘登:年终考核计划中体现的“加减法”,折射的是训风考风之变。不盯着战斗力,考核的高标准就是假标准,考核的大场面就是虚场面。所以,务必在考核中立起战斗力标准,按照实战标准考,从而达到检验训练质量、促进练兵备战的目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