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动组织”:

未来作战 编成新趋向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穆荣彬 潘楷文 曲 哲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4-13 12:55

●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实践,使美军深刻认识到只有赋予战术级指挥官在其相应层级内行动自由的权力,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

●“灵动组织”,较之于传统的作战编成,不但编成较小、组织灵活、机动力强,而且依托大数据、云计算、智能化的信息体系支撑,团队战斗潜能能够在短时间甚至瞬间集聚与释放。

观点争鸣:

部队作战编成,是实现人与武器最佳结合、生成和发挥战斗力的关键因素。任何作战编成,都必须解决功能与生存两大基本问题。功能问题,主要围绕提高打击力下功夫,核心是实现“信息力+火力”的最大化;生存问题,主要围绕不被对方杀伤做文章,核心是“防护力+机动力”的最优化。从古代我国的车阵、西方的方阵,到近代基于军(师)旅营编制的作战梯队、攻击群(队)莫不如此。

信息化战争空间多维广阔、时间敏感精确、系统组网运行、信息多源融合、火力精准聚焦,对作战力量的功能性和生存性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新要求。传统战争中,于战前或临战状态下顺序集结、固定编组、目标衡定、一战到底的作战模式将很难适应信息化战场需要,需要基于任务目标与作战需求,数据驱动、灵活编组、智能决策、动态聚合,用最科学的架构实现战斗力资源和能量的“爆发”。海湾战争刚结束,美国陆军就开始探索具有更强适应性的作战编组,以便灵活完成包括非战争军事行动在内的各类任务。着眼“打破方阵”,美军提出建立重型战斗群、空降——空中突击群、重型侦察——打击群、轻型侦察——打击群的设想。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实践,使美军深刻认识到只有赋予战术级指挥官在其相应层级内行动自由的权力,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瞄准未来,美军在近年演练想定中遵循“小型、灵活、多能”原则,提出了“三街区战斗”设想:上午攻坚、下午人道救援、晚上巡逻维和,彰显了美军打造超常灵活适应部队的努力。

来之能战、战之能散,是灵动组织的核心能力和突出表现。灵动能力,是战场适应的基础。在人类战争史上,古罗马军团曾采取规模小、灵活性强的棋盘式队形,大胜规模庞大、弹性较小的希腊重装步兵方阵。击毙本·拉登行动中的海豹突击队,以“小团队、大背景”的作战模式,依托强大的国家情报信息系统,向世界展示了美军的灵活性与适应性。灵动组织,较之于传统的作战编成,不但编成较小、组织灵活、机动力强,而且依托大数据、云计算、智能化的信息体系支撑,团队战斗潜能能够在短时间甚至瞬间集聚与释放。在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中,基于灵动组织的新型群队,能够汇聚来自不同地域、不同建制、担负不同任务的力量,通过快速编组、快速决策、快速机动、快速打击,以“节点的活力”展现战斗威力;同时,又能根据作战需求,或立刻分散,或迅速转换任务职能,以“去中心化”的优势真正实现消灭敌人与保存自己的有机统一。

灵动组织,核心在“灵”、关键在“动”。“灵”尚正确,“动”崇高效。“灵”而不“动”,会造成指挥快、行动慢,很难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动”而不“灵”,会造成鲁莽决断、冒进行事,也很难取得好的作战效果。为适应高效“灵”“动”,美军在联合条令中十分强调任务式指挥,认为“成功的任务式指挥,需要各级分队领导者以完成任务为目标,采取更具创新性、主动性和独立性的措施展开行动。”信息化战场的灵动组织,以广域部署的传感器、控制器、打击器和数据链作基础,实现人的“武器化”与武器的“人化”高端对接,将集先进信息技术、生物技术、人体机能增强技术等于一体的“人”和集先进传感技术、智能技术、仿真技术等于一体的武器装备融为一体,作战组织结构规模更小、更加扁平、更加多样、更加灵活、更加个性,“灵”“动”兼备,能够真正以知识流驱动信息流、以信息流规范指挥流、以指挥流主导能量流,从而成为信息化战场的主宰。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