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强敌避无可避,有时先打强敌可事半功倍,这就启示我们,在避强击弱的同时——

筹谋破敌之强的制胜之道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 翚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5-09 10:46

要点提示

●破敌之强,遵循“通过改变结构促使事物质变”的路线,有时可大大缩短渐变过程,快速达成事物的质变,过程短,代价低。

●破敌之强,不是不计代价地“硬碰硬”,而要善于洞察对手的强中之弱,创造条件、选准目标、把握时机,战而胜之。

●破敌之强,既要有对等制衡的实力准备,也要有釜底抽薪的战略眼光,更要有以巧制胜的破敌智慧。

战争是解决国家、政治集团、阶级、民族、宗教之间矛盾冲突的最高形式。对抗双方都力求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因而避实击虚,避强击弱是指导战争的基本原则。但辩证法告诉我们:战争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有时强敌避无可避,不解决它便可能遭受重大损失,必须研究破敌之道;有时综合考量,某一强敌外强而中干,找到其体系中的弱点,即具战胜条件;有时先打强敌可事半功倍,甚至“毕其功于一役”。所以从实际出发,把握避强击弱原则的同时,亦不可忽略研究破敌之强的制胜之道。

破敌之强须把握强弱转化的规律

实践证明,“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积小胜为大胜”是弱军拖垮强军、战胜强敌的不二法门。但必须承认,诱敌深入、避强击弱有时也包含着不得已的无奈。当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军事实力大幅增强,在这种情况下应对强敌,当然仍要坚持避强击弱,但同时也存在审时度势、区别对待的问题。有些情况下,不能排除夺敌所恃、破彼之强的制胜目标。

缺乏破敌之强的准备,就难以把握“击弱”战机。想“击敌之弱”,不能不考虑如何应对强敌支援,否则就成了急功近利的一厢情愿。阿富汗战争期间,塔利班曾精心组织过一次进攻。美军在代号“梅杜莎”的行动中,第31特遣队进至斯皮万加尔高地时,孤立突出,塔利班武装趁机向其猛攻,激战不久,美军伤亡较大、弹药告罄。塔利班集中兵力,企图全歼这一“弱敌”。不料,美军轰炸机呼啸而至,并用直升机进行空中补给和伤员撤离,召唤航母舰载机实施火力打击。塔利班武装眼看弱敌转瞬变强,自己却损失惨重,只好撤退。信息化战争是系统与系统的对抗。强敌的快速反应能力优势明显,兵力上的“弱”,可通过火力上的“强”来弥补;地面上的“弱”,可通过海上、空中、外层空间的“强”来提升。此时此地之“弱”,在极短时间内就可能得到超常规加强。击敌之弱的同时,必须用一只眼睛盯住对手之强。

不能破敌之强,就容易受制于敌。主动与被动是反映军事活动是否拥有行动自由权的一对重要概念。战争博弈中的双方都在千方百计争取“致人而不致于人”。一味避敌之强,破敌乏术,则可能处处受制。科索沃战争初期,南联盟军民同仇敌忾,奋起抗敌,并“以低制高”取得了一定战果。但战略指导缺乏扬长避短、破敌之强的奇思妙策,面对北约部队的非接触空袭,被动挨打,穷于应付,战争和经济潜力遭到巨大破坏,最终不得不放弃抵抗,签订屈辱的城下之盟。

破敌之强,能缩短战争进程,减少战争代价。对手的强点可能包括很多方面,通常对我威胁甚大,往往也是敌敢犯之凭藉。如果精心筹划,无论从哪个方面破彼之强,都会增强己方胜利信心,对敌造成极大震撼。南宋抗金战争初期,金军精锐“铁浮图”“拐子马”无往不胜,令宋军闻风丧胆。郾城之战,岳家军步骑配合,以坚阵、长兵器和灵活的战术,一举打破强敌的不败神话,金军上下为之气夺,余部仓皇逃遁。避强击弱,遵循事物“由量变引起质变”的路线,这个过程长,代价往往较高。破敌之强,遵循“通过改变结构促使事物质变”的路线,有时可大大缩短渐变过程,快速达成事物的质变,过程短,代价低。战争对国计民生影响甚大,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再强,也很难经得起持久消耗,美军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无奈撤军就是证明。夺敌所恃、破彼之强对缩短战争进程,减少战争耗费意义重大。

善于洞察对手强中之弱

从哲学上讲,任何事物都处于向自己对立面转化的过程之中,都是强与弱的辩证统一,都不可能无懈可击。破敌之强不是不计代价地“硬碰硬”,而要善于洞察对手的强中之弱,创造条件、选准目标、把握时机,战而胜之。

找出强敌的天然克星。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无不陷之矛,莫不陷之盾。耀眼的光辉下必有阴影相随。某些功能的相对强大与其他功能的相对脆弱存在必然联系。所以对手的强大只能表现在某些方面,一旦找出其克星,则破之有望。火烧藤甲兵,钩镰枪破连环马,高压水龙冲垮巴列夫防线皆能说明此理。

攻击强敌脆弱的部位。信息化战争质的规定性是电子技术无所不在的渗透和网络技术纵横一体的支撑。“打要害、破体系”是夺敌所恃、破彼之强的基本着眼点。用系统思维和系统方法分析问题,就容易找到制胜的枢机。复杂系统的集散节点之间广泛连接,对网络拓扑结构稳定性起着关键支撑作用。精心筹划,同时攻击破坏对手超过5%的集散节点,即可大大削减敌作战能力,甚至瘫痪其整个作战体系。与信息系统一样,后勤保障系统的重要性和脆弱性也是公认的,对劳师袭远的一方更是如此。

抓住强敌虚弱的时机。强敌既不可能处处强,也不可能时时强,既有相对脆弱的部位,也有相对虚弱的时机。如疏于防备、弹药告罄、孤立突出或指挥中断等。伊拉克战争美军遭遇“黑暗的24小时”,就是因信息系统被破坏,指挥中断而造成军心不稳、战斗力锐减。从时间结构中寻求“乘敌之隙的可能性”,可通过诱敌、扰敌、困敌、避敌等手段,令对手在时间流逝中或暴露弱点,或耗尽能量,跌至战斗力的“谷底”,而后乘机破敌。

坚持多法并举有效克敌

破敌之强应该多法并举,通盘考虑所有与战争有关的因素,在观察现实战场和潜在战场、设计方案和使用手段、组合一切可用资源时,既要有对等制衡的实力准备,也要有釜底抽薪的战略眼光,更要有以巧制胜的破敌智慧。

对等制衡,以强攻强。实力是取胜的物质基础。对等制衡,以强攻强拼的是决心,靠的是实力,这是慑止对手、克敌制胜的重要手段。二战初期,德军装甲部队的闪击战给苏军造成巨大损失,苏军奋起直追,加快完善性能优异的T-34坦克并大量生产,在一系列大会战中硬碰硬地挫败对手,最终取得决定性胜利。新中国成立后,面对帝国主义的战争威胁和封锁围堵,党中央、毛主席从应对最危险最黑暗的局面出发,勒紧裤腰带集中力量研制原子弹、氢弹,随着“两弹一星”的试验成功,笼罩头顶的核乌云立即烟消云散。要战胜信息化条件下的强敌,远程信火一体战力量,航天技术,航空母舰,网络防护力量等对等威慑、制衡手段不可或缺。

间接制敌,釜底抽薪。“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采取间接的方法、迂回的方式,往往能以最小的阻力达成最大的预期。二战期间,美英对德进行战略轰炸,起初将德国后方几乎所有目标都涵盖了,却收效甚微、损失极大。后来盟军悟出问题出在目标选择上,分析什么样的活动对德军最重要,什么工厂生产的产品最特殊等,据此,选择德国合成石油工业和铁路运输系统作为重点打击目标,迅速摧毁了德国的战争潜力。最好的防御是进攻,最好的进攻却不一定是直指目标的直接行动。战场制胜的功夫有时亦在场外。战争指导者的思维场越大,越能看清通往胜利的道路。思维场大于对手,才能将对手笼罩在自己的谋划之中,进而把握主动。

非对称制胜,以巧破强。“非对称作战”是指对抗双方利用战术、技术、力量及战场环境等方面的不对等性,通过谋略及战法的灵活运用,以己之长攻敌之短的作战行动,其实质就是避实击虚、以巧破敌。古今中外任何军队巧妙运用非对称手段,都可能重创强敌。“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就是“非对称作战”的高度概括。在信息时代,创造条件可以促使强弱转化的军事辩证法并未过时,非对称制胜仍然值得我们与时俱进地深入研究。传统的非对称制胜,往往通过巧妙的战术运用实现,现代和未来战争中的非对称制胜,借助技术手段达成的概率大大提高。这就要求我们在创新战术的同时保持技术敏感,加深技术理解,形成技术自觉,高度关注各类新技术的发展动向,加强自主研发和实战运用研究,才可能在未来战争中赢得主动。

新技术、新理论改变着社会的蓝图,改变着战争的面貌,也丰富和发展着我们的战争哲学。从一般哲学原则上讲,在一个物质系统中,由量变的积累引起质变,是一种纵向的发展变化;由改变结构引发质变,是一种横向的发展变化。这两种质变方式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信息化条件下的战争指导,通过体系破击、破敌之强争取胜利的价值越来越大。未来战争对抗强敌,在坚持避强击弱原则的同时,我们需要更宽广的视野、更深刻的认识和更高明的胆略,积极筹谋夺敌所恃、破彼之强的制胜之策。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