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谁掌控并会运用数据,谁将赢得未来战场的主动——

抢占未来战场数据主导先机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旭东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08-31 11:01

要点提示:

●大数据时代,海量数据成为重要的战略资源,成为军事领域竞相争夺的新财富。

●指挥员做出决策越来越取决于对数据的获取、鉴别、挖掘、处理、运用,而非基于直觉和经验的主导。在此环境下,数据驱动决策走向前台,有信息的理性决策越来越占主导地位,拍脑袋的非理性决策逐渐变少。

●大数据并不是充斥着算法和机器的冰冷世界,人的作用永远无法被取代。大数据时代的作战指挥员,需要学习的东西更多,展示才能的空间更大,肩上担负的责任更重。

随着大数据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实践运用,对作战指挥产生了直接而深远的影响。面对新技术的冲击,作战指挥活动的实施主体——作战指挥员,唯有适应科技发展大势、转变作战思维定式、改变指挥决策模式,积极融入军事大数据建设,切实提升现代战争决策指挥能力,才能跟上时代发展步伐,为作战指挥插上大数据支撑的翅膀。

洞悉大数据带来的新变化——顺势而为、谋定而动,率先掌握主动权

大数据时代,作战指挥员应敏锐抓住历史赋予的科技机遇,充分认清前沿技术对现代战争的深刻影响,准确把握作战指挥特点规律,以思想上的清醒赢得战略上的主动。

制数据权成为作战制胜新机理。大数据时代,信息的获取、传输、存储、运用形式都发生了深刻变化,数据的数量急剧增加,提取的难度不断加大。海量数据已成为重要的战略资源,成为军事领域竞相争夺的新财富。可以说,谁掌控了数据,谁就会赢得未来战场的主动。制数据权日渐凸显,强烈要求我们从战略高度重视和研究制数据权内在运行机制,积极抢占未来战场的数据主导先机。

分布联动成为作战指挥新方式。大数据技术支撑下的作战指挥,以大数据云平台为中心的网络信息系统延伸至战场各个角落,异地分散部署的各级各类指挥机构,以“云端”随遇接入的方式获取使用信息。可以随机动态地连接战场任一网络节点,从而实现快速、精确、高效的联合指挥。新作战指挥方式的出现,既是大数据技术对指挥方式变革的必然要求,也体现了指挥时效性与稳定性的统一。

数据驱动成为作战决策新范式。指挥员依托专用大数据分析平台,实现感知、认知和决策支持相结合,对来自各种渠道的动态、静态影像数据和文本数据等信息进行融合分析,智能化形成决策建议和各种方案。指挥员做出决策越来越取决于对数据的获取、鉴别、挖掘、处理、运用,而非基于直觉和经验的主导。在此环境下,数据驱动决策走向前台,有信息的理性决策越来越占主导地位,拍脑袋的非理性决策逐渐变少。

明确军事大数据建设方略——军民融合、同心协力,建强大数据资源

习主席强调,做好军民融合深度发展这篇大文章,既要发挥国家主导作用,又要发挥市场作用,努力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发展格局。军民融合发展是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根本遵循,也为加速推进军事大数据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科技保障和人才支撑。

拓宽大数据资源来源渠道。大数据时代的显著变化,即由分析样本数据到分析总体数据,由探寻因果关系到关注相关关系,前提条件是拥有庞大的数据规模。建强大数据资源,必须克服来源单一、内容范围较窄,数据缺乏与数据浪费并存现象。可通过军民融合发展,最大限度地扩大军事数据资源的范畴界定,将军事数据资源采集的触角延伸至政治、经济、科技等领域,将政府及民间数据资源并入军事数据网络体系,加快推动历史军事资料数据化、外军军事资料本地化、现有军事资料体系化进程,形成一体化军事数据资源体系,实现数据获取由被动到主动,再到联动、自动的转变。

构建大数据仓库存储体系。大数据存储不同于传统数据的存储,既要求存储容量大、存储类型多、存取速度快,还要求支持数据资源的分析与挖掘。随着数据资源的飞速发展,作战数据的体量已远远超出单机或单个数据工作站的存储和处理能力,应研发标准化军事大数据仓库,积极构建“云存储”体系,探索分布式存储,解决集中式数据仓库的局限。

提升大数据流动传输质效。“秒回”是对大数据时代网络传输能力的形象描述。据了解,美军新一代指挥信息系统基于全球信息栅格组网,使通信系统容量提高数百倍,具备用户提出请求5秒内提供相应服务的能力。从我军情况看,网络传输容易造成拥堵的问题依然存在。应努力借鉴前沿技术,将国防信息网络与地方信息网络纳入“一盘棋”、统筹建设,借助地方人才、技术、资金和政策支持,运用地方大数据建设已有成果,高起点高标准高效率推动数据“高速公路”快速发展。

挖掘军事大数据作战潜能——紧盯对手、紧贴需求,发挥大数据优势

运用大数据技术,应树牢“战斗力标准”,紧盯作战对手、紧贴作战需求,为部队量身定做操作性好、可靠性高、实战性强的装备、设备和应用软件,以先进、完备的体系实力支撑前台科学决策、精确指挥。

研发大数据军事专业软件。军事领域信息内容保密性、传输速度高效性、作战平台移动性等,对军事应用软件建设提出很高要求。军事专业软件开发,应突出数据挖掘、战场预测等特定功能,注重增强数据可视化能力,全面提升大数据作战运用自动化、智能化水平,为指挥员装上具有超强记忆力、运算力的“大脑”。

建强大数据作战指挥平台。大数据建设,既要注重容量大、速度快、技术新,也要考虑数据仓库、终端设备、通联线路的重量、体积、耐温性、抗干扰、抗震以及修复速度等因素。指挥装备建设,应充分考虑装备设备处于运动状态、处于复杂电磁环境、处于狭小密闭空间等作战因素,否则就容易“水土不服”。指挥装备与枪支、弹药一样,都是作战装备,都要上战场。应时刻牢记其作战属性,切实为部队研发配备适于野战、坚固耐用、安全可靠的数据化指挥装备。

编实大数据作战保障力量。精前台、强后台,是现代作战的编成理念。美军“海神之矛”行动,就是通过后台大数据处理中心对收集的声音、位置、DNA等数据进行深度分析并最终锁定本·拉登的。大数据时代的指挥编成,前方指挥机构应力求小型化、精干化、集成化,能够由后方完成的数据分析、处理等基础工作,尽量交由后方数据中心分析处理。后方作战保障力量配备,应坚持科技主导、系统配套、功能完备,为作战行动提供坚实可靠的技术保障。

增强军事大数据运用能动性——紧盯前沿、躬身实践,主动运用大数据

大数据时代,数据基数更为庞大、信息传输更为便捷、辅助手段更为先进,大量工作可由机器代劳,作战指挥逐步向智能化方向发展。但大数据并不是充斥着算法和机器的冰冷世界,人的作用永远无法被取代。大数据时代的作战指挥员,需要学习的东西更多,展示才能的空间更大,肩上担负的责任更重。

争当大数据系统研发的需求专家。创新依赖需求驱动,需求牵引创新发展。军用大数据应用软件的研发,决不仅仅是信息部门或软件工程师的事,更是各级指挥员的职责所系。作战指挥员应主动学习、积极参与,科学筹划大数据系统研发规划,全面掌握信息系统开发的需求分析方法,深入研究基于大数据技术的指挥决策问题,以指挥员视角提出科学、准确、合理的作战需求,为军事与技术领域的融通跨越提供智力支持。

争当大数据软件操作的应用专家。大数据时代的作战指挥,关键在于人机结合。随着大数据技术的快速发展与应用,部队的武器装备、指挥工具陆续安装了各种先进的应用软件。对指挥员而言,这是提升决策和指挥效率的有效手段,也是掌握大数据技能的最佳平台。指挥员不仅要懂理论,更要重实践,要经常与指挥装备操作人员同研共训,在实际操作中深化对数据指挥、数据支撑的理解,成为大数据软件操作的行家里手。

争当大数据辅助运用的谋略专家。作战指挥既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艺术。进入大数据时代,战场环境更加透明,战争节奏急剧加快,数据陷阱、数据迷雾充斥战场各个角落,要求指挥员必须敏锐洞察、快速决策,具有高超的指挥艺术和谋略水平。大数据时代的作战指挥员,既要研究作战规律、钻研实战战法,又要在分析判断、作出决策时验证于数据、问计于数据,学会借助大数据先进技术高效驾驭海量数据,提升作战指挥的精确度,通过灵活巧妙的谋略运用达成以弱胜强、出奇制胜的效果,成为大数据时代能带兵打仗且能打胜仗的指挥谋略专家。

(作者单位:中部战区)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