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智能化

牵引网络空间作战加速发展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敬 兵 周德旺 皇安伟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11-24 10:28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军事智能化是机械化、信息化之后军事领域发展的新趋势和新方向,我们要在现有机械化和信息化基础上发展智能化,同时用智能化牵引机械化和信息化向更高水平、更高层次发展。网络空间作为新型作战领域,是科技含量高、最具创新活力的新领域,在军事智能化的牵引下,正在迎来快速发展的机遇期。

三大技术支撑网络空间武器智能化

智能是一种智慧和能力,是一切有生命周期的系统对规律的感应、认知与运用,智能化就是把这种智慧和能力固化下来,成为一种状态。网络空间武器是网络空间遂行作战任务的武器,其形态以软件和代码为主,本质上是一段数据。网络空间武器的智能化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智能化漏洞挖掘。漏洞是网络武器设计的基础,今年5月在全球范围内传播的勒索病毒软件,就是利用了微软操作系统漏洞,给网络安全界带来了巨大震动。漏洞价格昂贵,一个零日漏洞价值几万到几十万美元不等。以往漏洞的发现,主要依靠有经验的黑客,利用软件工具对代码进行检查和分析。在今年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期间举办的国际网络安全技术对抗联赛总决赛中,参赛人员演示由智能机器人现场进行漏洞挖掘,然后通过漏洞编写网络代码,形成网络武器,攻破目标系统,夺取旗帜。这一变化,意味着漏洞挖掘进入了智能化时代。

二是智能化信号分析和密码破译。信号是网络数据传输的载体,密码是网络数据安全最后的屏障,信号分析和密码破译是网络空间作战的核心技术,突破信号和密码是进入网络空间的基本路径,是网络武器攻击的首要目标。智能化信号分析将信号的协议分析、调制识别、个体识别等问题,通过大数据、云计算、深度学习等技术进行解决。密码破译是计算科学“皇冠上的明珠”,智能化密码破译通过对密码数据样本的积累,不断学习、寻找规律,能找到破译的钥匙,从而打开网络数据“保险柜”的最后一道门,解决网络入侵和接入的关键环节。

三是智能化武器平台设计。美军在2009年提出“网络飞行器”项目,为网络空间作战提供像战车、舰艇、飞机这样的平台,可以实现在网络空间里自动侦察、加载网络武器、自主协同、自主攻击,受到威胁时自我销毁、清除痕迹,具备了一定的智能化特征。未来“网络飞行器”加载的武器,不是软件人员编好的代码,而是根据侦察结果直接对发现的漏洞,现场实时进行智能化网络武器设计,实现“订购式”开发,从而极大地提高网络空间作战的针对性。

网控武器的智能化趋势愈加凸显

受网络空间控制的武器简称网控武器,是通过网络连接,接受网络空间指令,执行跨域任务,在物理空间达成作战效果的武器。未来的各种作战武器平台,大多是联网的武器平台,这样军事信息网本质上就是物联网,上联卫星、雷达、无人机等网络实体,从感知到发现、跟踪、定位、打击都可通过网络空间控制,网控武器的智能化已在陆海空天电等战场蓬勃发展。

2015年,叙利亚利用俄罗斯机器人军团击溃武装分子,行动采用了包括6个履带式机器人、4个轮式机器人、1个自动化火炮群、数架无人机和1套指挥系统。指挥员通过指挥系统调度无人机侦察发现武装分子,机器人向武装分子发起冲锋,同时伴随火炮和无人机攻击力量支援,对武装分子进行了致命打击。这仅仅是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却开启了机器人“组团”作战的先河。

海空战场网控智能武器正在大量研发验证。2014年,美国海军使用13艘无人水面艇,演示验证无人艇集群拦截敌方舰艇,主要通过交换传感器数据,取得了不错的效果。2016年再次试验时,新增了协同任务分配、战术配合等功能,“蜂群意识”成为其智能化的显著特点。

用于空中作战的小微型无人机蜂群也在快速发展。近年来,美国国防部多次试验“山鹑”微型无人机,可一次投放数十架乃至上百架,通过提升其执行侦察任务时的协同能力,在无人机编队、指挥、控制、智能化管理等方面都取得了进展。

空天网控武器越来越“聪明”。空天领域主要包含侦察和打击两类网控武器,各种功能的卫星主要执行侦察任务,是典型的侦察传感器。随着各种小微卫星群的出现,使卫星表现出新的特征:体积小、发射快、数量多、更加智能。小微卫星群在执行侦察和通信任务时,有了更大的灵活度和可靠性,目前世界卫星强国都在积极制定覆盖范围更广的小微卫星群计划。

各种高超音速打击武器在空天巡航,仿佛悬在人们头顶的利剑。美国空军研究室称“高速打击武器”将在2018年前后启动飞行试验,其它各国也正在积极研发类似武器。这类武器最大的特点是速度快、航程远、智能化程度高。

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改变传统作战指挥方式

网络空间武器和受网络空间控制的武器,是智能化战争的“拳头”,而指挥这些武器运用的指挥信息系统是智能化战争的“大脑”,网络空间作战指挥信息系统要同步跟上智能化的进程。当前,几乎全球的指挥信息系统都面临着“智能滞后”的难题,未来战争需要快速决策、自主决策,这对智能辅助系统提出了更高要求。

2007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启动关于指挥控制系统的研发计划——“深绿计划”,以期能实现计算机辅助指挥员快速决策赢得制胜先机。这是一个战役战术级的指挥信息系统,其研发目的是将该系统嵌入美国陆军旅级C4ISR战时指挥信息系统中去,实现指挥员的智能化指挥。直到今天,美军也没有放松对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的开发。

在网络空间作战中,网络目标表现为一个接入网络的IP地址,数量众多导致人工难以高效操作,作战更需要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的辅助支撑。当前,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需要实现智能情报分析、智能感知、智能导航定位、智能辅助决策、智能协同、智能评估、智能化无人作战等功能,尤其是实现对无人网控系统的集群作战操控,这都对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提出了迫切需求,需要加快相应关键技术的研发和运用。

综上所述,智能化的网络武器和网控武器,通过智能化的信息系统调度,将形成巨大的作战能力,基本能遂行现行作战样式中的所有行动。未来战争,从指挥力量编组、到目标选择、行动方式、战法运用等,都将在智能化的背景下展开,战争“游戏化”的特点将更显著,作战指挥方式也将发生重大变化。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