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两栖装甲车班长房建立退伍离队前的“装备保养日”——

告别战车兄弟,他用油污大手掩面痛哭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中国军网记者 孙伟帅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12-04 10:40
东部战区某合成旅两栖装甲车班长房建立(左)和徒弟赵攀在一起。罗守成、杨洺泷

眼眶一红,泪水突然涌了出来。顾不得手上还沾有油污,他连忙双手掩面。

这一刻,东部战区某合成旅两栖装甲车班长房建立的情感大坝决堤了。心中积蓄已久的伤感之情,如洪水般倾泻而出。

这一刻,四周的空气似乎凝固了。老班长的哽咽之声,让在场的战友心头一颤。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在训练场上断过腿、掉过皮,哼都没哼一声的铁打汉子哭了,哭得如此伤心。

这一天是2017年11月15日,原本是平常的保养日。房建立像往常一样前往库房,给他的战车做护理保养。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泪水也在无声表达着这一天的不同寻常——再过15天,老班长房建立就要和他心爱的兄弟——两栖装甲战车说再见了,“这一别,不知何时再相见”。

在再三请求下,房建立允许记者临时客串他的助手。记者得以亲历这位老班长陪伴“战车兄弟”的最后时光,进而走进他16年的军旅生涯。

在团长眼中,这个过年还琢磨“养猪经”的新兵,是个能吃苦肯钻研的好苗子

离别时刻越近,人们越容易回忆起甜蜜的开始。

房建立与战车兄弟的“情缘”故事颇有些传奇色彩,他军旅生涯的成长历程就是现实版的“许三多”。

“你肯定猜不到,我之前在部队是养猪的。”站在装甲车库的门前,房建立一边抬起卷帘门,一边笑呵呵地对记者说。

哐当!卷帘门被抬起,一股浓烈的柴油味扑鼻而来,一辆辆两栖装甲战车跃入眼帘。

卷帘门开启的一刹那,房建立记忆的“闸门”也随之打开——

那年新兵训练,意外骨折,他躺进了医院。出院之后,因身体原因,他被分到某农场去养猪。

“开始我也闹情绪,凭什么让我去养猪?后来想通了,养猪就养猪,我也要干出点动静来,不能给自己丢脸。”房建立颇有些骄傲地回忆。

大年三十那天,大伙都在屋子里“猫冬”过节。房建立和往常一样,端起饲料盆往猪圈走。

远处,传来爆竹声,空气里弥漫着节日的味道。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还是新兵的他得到了“最珍贵的三分钟”——给家里打电话。电话一接通,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喂——”房建立刚张开嘴巴,还没说一个字,就品尝到了泪水的咸。那天,房建立啥都没说,“就在电话里哭了三分钟”。

一年后,房建立长大了,成为连队有作为的“猪倌”。看着自己养的猪一头头膘肥体壮,心里“老有成就感”了。

当房建立咧着嘴对自己养的猪乐呵时,背后忽然有人说话:“小伙子,大过年的怎么不在屋歇着啊?”

一回头,发现是团长,房建立大声回答:“报告首长,过节了,必须先让猪吃好!”

团长一听,哈哈大笑。随后,寒风里房建立跟团长聊起了自己的“养猪经”。

这次偶遇,让团长看到了一名肯吃苦愿钻研的好战士,房建立的军旅成长轨迹由此改变——团长回去后,安排他过完年去学战车驾驶。

再次回到连队,房建立没有辜负团长期望,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考核,成为工兵连的一名班长。从此,他与他的战车兄弟结缘。

那一年是2004年。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