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翼鸟”爱的航迹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 关 本报特约记者 胡晓宇责任编辑:赵云桥
2017-01-01 11:51

坚持●相遇

“刘欣!?怎么可能?”

2010年底,当已担任1年多空军某飞行学院直升机飞行教员的陈忠平,在即将分到大队改装的4名女飞行员名单上看到这个名字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时间倏地飞回5年前。

那年,他从江苏仪征招飞入伍,步入空军航空航天大学。那天,从日出到日落,全体飞行学员进行野外长途拉练。

途中,陈忠平偶遇“偶像”刘欣。说“偶像”,那是因为包括刘欣在内的35名女学员是共和国第8批女飞行员,又是空军拟培养的首批女歼击机飞行员,自带光环,上下瞩目。

只见这个面庞清秀的姑娘早已累得满头是汗,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脚步踉跄得让人担心。收容掉队学员的车就跟在她身后,但她目视前方,两手撑着膝盖,一步步往前挪,硬是跟着队伍走到最后。

“是个不服输的女汉子!”陈忠平不禁在心里称赞。

那之后,他们再未谋面。陈忠平2007年6月分到陆航部队飞直升机,两年后毕业分到空军某飞行学院当教员。而刘欣与姐妹们一路扶摇,参加了国庆60周年空中阅兵、受到了习主席接见、飞上了歼击机……

两条看似无可交集的“航线”,最终还是在冥冥之中交集。“纯属缘分!”对于重逢,陈忠平这么解释;刘欣则有话外之音:“幸亏坚持!”

原来,在陈忠平刻苦磨练直升机飞行技术时,刘欣则经受着时长44个月的极限训练——

飞初教机在哈尔滨,冬季奇寒,刘欣和姐妹们穿着及膝的长毛皮靴,还是冻得像光脚踩着冰;飞高教机在海边,常年大风,顶风去机场接飞机时步子都迈不动,御风飞行更是险象环生;战机编队训练,机翼几乎搭着机翼,阅兵前人人签下了“与飞机同在”的“生死状”……

如今,帅气的丈夫和美丽的妻子执手相望,不禁庆幸:如果没有咬紧牙关的努力,怎么会有甜蜜爱情和共同事业?

砺练●双飞

2011年的“3·8”妇女节,大队会餐。聊起大学,刘欣才知道陈忠平是自己的同期同学。

“老同学,以后要多帮带呀!”刘欣主动和陈忠平碰杯。

当时,飞过3种机型的刘欣,已有200余小时的飞行经验,但直升机对她来说却是全新领域。飞旋翼飞机,着陆是最大的技术难点。刚改装时,刘欣的着陆状态总是不稳,一慌就想修正偏差,结果飞机反而晃得更厉害……

想到陈忠平是直升机飞行科班出身,心急如焚的刘欣登门求教。耐心细致的陈忠平先帮刘欣从航理上分析原因,教她预判余速,加强手脚协调控制力,然后又带她在模拟机上一遍遍体验。慢慢地,聪明女孩找到了感觉,越飞越好。

编队飞行是刘欣的强项,而这恰恰是没飞过固定翼战机的陈忠平的“短板”。

一次编队训练结束后,刘欣毫不留情地点评陈同学:“高度感、距离感差,没有配合意识!”批归批,回过头,刘欣就把自己阅兵时训练的心得窍门一股脑地倒给了陈忠平。

慢慢地,刘欣那股不甘示弱的劲头,总是让陈忠平的呵护欲蠢蠢欲动;而陈忠平的严谨包容,也让“女汉子”刘欣变得喜欢小鸟依人。

在战友们眼里,这对志同道合的俊男靓女,般配得如同战机属于蓝天,天经地义。

完成改装分流前夕,刘欣向院领导袒露了留校任教的心声:“我想把自己的人和心都留在这里!”

理解●起航

关中平原麦浪滚滚的季节,是飞行学员毕业季。伴着《拉德斯基进行曲》欢快的旋律,年轻的学员捧着毕业证书,向台下的教员挥手致意……

“翅膀硬了,总要远飞!”放飞辛苦带教的“雏鹰”,夫妻俩兴奋而又不舍。

刘欣第一次带学员时经验不足,陈忠平手把手地教。陈忠平标准高,学员一下达不到要求便容易急。刘欣的“敲打”,春风化雨般让陈忠平瞬间平静。

云端舞者,神仙眷侣,在外人看来充满诗意,但天空没有避风港,他们经常和危险擦身而过。

一次,陈忠平遇到空中特情。恰好在塔台值班的刘欣,通过空地无线电联络听到丈夫的报告声,心“呼”地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儿。直到最后特情处理完毕,陈忠平报告安全,刘欣才发现自己紧张得早已手心全是汗……

“好好飞啊!”后来的每个飞行日,坐大巴进场时,夫妻俩总会轻松地相互叮嘱,一句话、一个眼神,都饱含深意。

2016年2月17日,女儿陈笑妍降生。而已升任飞行中队长的陈忠平,学指挥、做计划、飞行,工作一项接着一项。从大队到家属院就几分钟的路,他却经常忙得一周都回不了家。“不用操心家里!干好你的事。”刘欣安慰他,但陈忠平只要有空回家就抢着洗衣服、做饭、带孩子。

2016年酷夏,又一批新学员抵达。为了不牵扯陈忠平的精力,还在休产假的刘欣带着不足5个月大的女儿回了武汉老家。每天不管有多忙,陈忠平都要和妻儿通话视频,刘欣除了关心他的身体,最常叮嘱的就是一句:“带学员跟带娃一样,别急躁,用真情。”

爱蓝天爱战机,爱飞行爱着你。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描绘忠贞爱情的千古佳句,就是写给他们的吧。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