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的青春我做主!”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于杰、本报特约记者李亮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3-06 11:56

爬杆子、练腿脚、接线头……一群每天跟电线杆、电话线“较劲”的女子有线兵,总能把男兵眼里的“粗活累活”演绎出别样精彩,把每次任务完成得“妥妥的”——她们是某要塞区通信连首支女子架设班的4朵“金花”。

下士班长黎梦个儿不高、年龄最小,身上“能量”却不小。“攀登固定”训练,她手托一根电话线,一个箭步蹿上电线杆,手脚并用那叫一个矫健……“56秒”,一旁计时的男兵佩服不已。

男兵“点赞”,因为这群姑娘“有实力”。在一次通信专业比武中,黎梦以1分40秒的成绩打破“线头接续”课目纪录,比原纪录提高了30秒,而大纲规定的合格成绩是3分钟。

平时训练,女兵与男兵比“爬杆”、练收线,上等兵邹亚姗擦拭着额上的汗说:“战场上不分男女,就看谁的素质过硬。”

这是“女汉子”的青春宣言!岛上的道路坑坑洼洼,邹亚姗在一次收放线奔跑中,不小心崴了脚。那阵子正赶上备战岗位比武,这可把小邹急坏了,还没等痊愈就一瘸一拐上了训练场。

上等兵王小凡是个“娇娇女”,从小身体弱不禁风,却偏偏有个倔脾气。去年底的考核,为了让成绩“提高1秒”,她一个动作愣是练了几百遍。

其实“女汉子”当年也很“萌”。黎梦是首批女子有线兵,当时教练班长只有男兵,她就跟着男兵学“爬杆”。一个“上杆”动作,男兵轻松搞定,她硬是练了1周多才勉强在杆上迈开步子,“从‘萌’到‘猛’,是要经历‘蜕变’的!”小黎笑着说。

“女汉子”可以忍,但毕竟是女孩子,泪水、汗水洒在“迷彩绿”上,她们也有委屈。有线兵的“千米收放线”训练,强度不亚于五公里越野,上等兵周迎迎在与男兵的比拼中,手指被被复线扯出一道“血口”,钻心的疼痛让还在奔跑中的她,几乎忘了怎么哭……

“当时,我真想把身上的‘络车’扔了……”小周憨厚一笑,每次操课,其他女兵都是背号码、练打字,她们却永远在奔跑训练,“这辈子就跟缠满线团的‘络车’铆上了!嘿!我的青春我做主!为我点赞吧!”

(于杰、本报特约记者李亮) 

上图:女子架设班4朵“金花”合影。于杰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