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女兵肖茗丹

女兵班里“狠角色”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孙建波 曹 杰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4-18 10:36

有责任就有担当     图片摄影:孟 博

肖茗丹:敢于挑战自我的人,才能采撷到离阳光最近的果实。这片绿色的方阵里,我愿用青春和热血为女兵代言。

看着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的吕思宁,肖茗丹的心仿佛被狠狠揪了一下。此时,她们已将近3天3夜没合眼了,身上30多公斤重的装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思宁,我们特勤排‘魔鬼周’的光荣榜上还没留下过女兵的名字。这次要拼一拼!”只剩最后一个课目30公里武装奔袭了,看着女兵们一个个被落在了后面,肖茗丹急得直跺脚。

“班长,还有多远啊,我实在坚持不住了……”说着,吕思宁脚下一软,顺势倒在路边,再也不肯前进一步。“我拉你!”肖茗丹说着就去拽她的胳膊,可刚一使劲儿,才发现自己也站不住了,趔趄着摔倒在地。

“班长你没事吧?我给你包扎一下。”吕思宁扶起肖茗丹的时候,看到她磨破的手掌正不断向外渗出血水。“没事,这个疼提神儿。”肖茗丹冲她笑笑,看不出一丝女孩的柔弱。

“第九名、第十名!”当听到导调员现场公布的成绩,她们再也止不住泪水。

肖茗丹是武警某部女子特勤班的一名中士。入伍前,她秀发长过腰际、目光柔和温暖。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安静的女孩能义无反顾地携笔从戎。如今,她有着俊美的脸,齐耳的短发,说话办事干净利索,从不拖泥带水。

“女子特勤班的兵都是从话务兵、卫勤兵里选的,所以要带好这个班不狠一点是不行的。”正因为这个“狠”字,女兵们送给她一个外号警营“女汉子”。

今年是肖茗丹二期士官第三年,眼看就要“卷铺盖走人”了,可她的要强劲儿却始终没变过。不久前,部队第一次将高空索降训练场设在野外一座40多米高的废弃高架桥上,而且是夜间训练看不清周边环境。站在作业台上向下瞅瞅,黑咕隆咚啥也看不清,有些男兵腿也直转筋,女兵们更是连上都不敢上。肖茗丹就是一句话,“我先来!”

穿戴好护具,走到作业处向下一看,她顿时感到头皮发麻,“跳还是不跳?”她紧抿着嘴唇,心里直打鼓。

“女兵等我做示范,男兵等着看笑话,豁出去了!”肖茗丹不再多想,一咬牙按照既定动作顺势滑下。不到6秒的时间,她却感觉那么长。

落地后,肖茗丹感到大脑一片空白,浑身冷汗。她接连深吸几口气后,才听到耳畔传来战友们雷鸣般的掌声。

谁都敢“叫板”,有些男兵私下里称她假“小子”,可女兵们却知道她是真“汉子”。那年,单位组织拍摄微电影,有个通过低桩网的镜头需要“主角”刘子扬来完成。不巧的是,她发起了高烧,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班长,拍摄又要拖延了……”

这时,肖茗丹捏了捏她憔悴的脸蛋,“你尽管安心养病,低姿爬行不用露脸,我愿为你‘替身’一回。”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