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箭”伞降兵——用青春为“伞标”着色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聂极鸿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5-13 11:53

“响箭”女兵在进行伞降训练。 闫星星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伞降训练全面展开。叠伞、地面定型、吊环着陆、模拟跳台……训练场一片热火朝天景象,特战队员正在为能翱翔蓝天做最后冲刺,在他们胸前,翅膀与降落伞组合的标志引起了笔者注意。

据三营营长于志学介绍,这个翅膀与降落伞组合的标志就是“伞标”,只有真正跳过伞的特战队员才能拥有,而“伞标”的颜色表示跳伞等级:白底黑边为新手,黄底黑边为骨干,黄底红边为教员。每个特战队员都想拥有一枚属于自己的“伞标”,而每枚“伞标”也记录了他们青春拼搏的足迹。

伞降模拟塔训练,模拟队员跳出机舱门、在空中进行滑行,是伞训的重要环节。

年轻队员陈子豪第一次参加伞训。“怕吗?”伞降教员张鹏扶着背上装具的陈子豪走近离地15米的机舱门。

“不怕!”陈子豪毅然的回答,可他抖动不停的双腿却出卖了他。

三分钟后,“一、二……”陈子豪在教员指令中往前走了两步。“三”字刚一出口,“妈呀!”陈子豪没有应声跳下,反而迅速退回了三步,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地。

“跨不出这一步,就永远也跳不了伞。”看着陈子豪拉着栏杆杵在机舱门口不停地犹豫,张鹏语重心长地说。

陈子豪点点头,却依然没动,张鹏决定“帮”他一把,抓起陈子豪往外跳,出舱一瞬间,陈子豪双眼紧闭,张牙舞爪地乱抓,训练的离机动作全抛脑后,直到平稳落地,这才回过神来。

出舱后,看着陈子豪兴奋地抱着装具小跑回来,张鹏问道,“还怕吗?”

“嘿嘿!”陈子豪挠挠脑袋,“不怕了!”

自此,陈子豪训练越来越刻苦,一个月后,他成功从800米高空纵身一跃,伴随着一朵洁白的伞花从天而降,他终于拥有了属于他的白底黑边“伞标”。

伞训会获得独有的“伞标”,但也可能留下抹不掉的疤痕。

马荣是女子特战连的一名黄标伞训骨干。在一次高空开双伞课目训练时,遭遇风速突变,地面指挥员及时通知队员,可以不开备用伞。然而,为给下一步训练打好基础,马荣决定在着陆前抖开备用伞。却因为风大,双伞着陆时把她拖倒在地,后脑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送医院后,诊断为枕骨骨折、轻微脑震荡。头部缝合手术愈合后,头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

这段经历,马荣从未向家人提起。后来,她休假探亲,妈妈给她梳头时发现了伤疤,才得知女儿有这么危险的经历,心疼得直掉泪。马荣却不以为然: “身上不脱几层皮、留几块疤,还配当特种兵?”

如今,新一年度的伞降训练正在进行,训练场上尽是特战队员拼搏和专注的身影,他们在自己的青春年华,用努力和坚持为自己的“伞标”着色,为自己的梦想续写新的篇章。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