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女兵邹小静

“翼”想天开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彭乙峰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8-22 09:14

“风向东南,航速200。” 直升机爬升到1300米预定高度后,“嘀、嘀……”几声短笛,绿色信号灯闪亮,舱门霎时打开。

“准备离机!”投放员发出跳伞预先号令,几名特战队员猛地站起。

这时,特战女兵邹小静反复默念翼伞的动作要领,做好离机准备,“含胸,收腹,屈腿,重心向前……”

“跳!跳……”随着投放员的命令,大家相继跃出舱门。来不及思考,邹小静本能地紧跟前一名战友向前冲……

她感觉眼前一亮,背后阵阵热浪袭来,身体就开始失速下沉。刹那间,耳边轰鸣的螺旋桨声消失,全世界都安静了。

对她来说,这是一种多么似曾相识的感觉。2008年大地震让邹小静的家乡变得支离破碎。当得知特种兵为了抗震救灾,从极限高空舍命伞降后,她眼含泪花,“我要当挑战极限的特种兵!”

然而,从大学毕业参军入伍的邹小静,却成了一名话务兵。尽管第一年就被评为“优秀士兵”,但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每次听到远方传来飞机的轰鸣,她都循声望去,想象着在天空飘落的感觉,“要是能跳伞多好!”

稳定伞打开正常!“0001秒,0002秒……”邹小静像往常一样开始默数秒数,精准地计算着翼伞主伞的开伞时间。

还记得从通信站到女子特战队时,为了练习正确的伞降姿势、增强双腿着陆的承受力,需要从一人多高的伞降平台往下跳。这动作连新兵连的男兵都有些胆怯,上过体校的邹小静不以为然,抢先试跳却狠狠地摔在地上。

“真丢人!”邹小静暗下决心,“既然要凤凰涅槃,不仅要敢想还要实干。”她整个人像上紧的发条,很快成绩突飞猛进,先后3次参加特种兵伞降骨干集训,成为全旅首个伞降女教员。

从跳圆伞进阶到跳翼伞当天,邹小静兴冲冲地穿好装具,准备登机,耳旁却响起气象条件不符合直升机起飞的广播声。泪花在她眼眶中打转,“中士第8年了,以后还有机会吗?”

有心人天不负。今年7月,邹小静作为唯一的女兵随部队千里机动至某陌生地域进行翼伞实跳。

“0004秒,0005秒……”数过5秒后,邹小静的心里开始有些急躁。以往的跳伞中,曾有其他战友主伞延迟开伞的情况发生,“难道我第一次跳翼伞就碰上延迟了?”

此时,她的心快跳出嗓子眼,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翼伞因起跳高度高、操纵复杂、运动速度快等,容易发生意想不到的险情。这种险难课目本不是女兵的必训内容,但邹小静还是3次递交了“挑战书”。有男兵开玩笑地说:“你这是异想天开!哪有女兵跳翼伞的……”

伞兵有句行话:“三肿三消,才上云霄。”即在训练中,只有双腿经受了从肿到消、从消到肿、再从肿到消的过程后,才有可能领取上飞机的通行证。为了能成功挑战翼伞,邹小静的付出远不止这些。有段时间,韧带松弛的脚踝让她每走一步都疼,但她还是咬紧牙关完成跳翼伞所需的地面动作训练。

“0007秒……”突然“砰”的一声,一团蓝白相间的主伞飞过头顶,绽放蓝天。邹小静长吁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她迅速调整坐带,双手抓住操纵棒,开始寻找着陆中心点。离地面越来越近,参照物也越来越清晰,脚下的大地被迅速放大。目测距离150米左右时,邹小静调整好方向,并紧双腿,做好着陆准备。50米、30米、10米……她及时减速,轻盈落地。“厉害了我的女神!恭喜你第一次挑战翼伞成功!”战友们围上来,纷纷向邹小静竖起大拇指。

(图片摄影:赵庆辉

我想飞得更高

■邹小静

我渴望同男兵一样挑战翼伞遨游蓝天,有人说我异想天开。我想说,只要敢想敢干,就能“翼”想天开。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