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女兵戴蕊

灿烂重回脸上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吴 敏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12-29 17:15

戴蕊——图片摄影:张运东 叶 峰

“‘焦点’哭了!”嘤嘤的哭泣声刚从卫生间里传出来,小道消息就长了翅膀,传遍女兵中队。

新兵脸皮薄、眼窝浅,哪个没哭过?这算啥新闻?

“焦点女兵哭了,当然是新闻。”指导员燕慧说:“戴蕊入伍,自带新闻,故得昵称‘焦点’。其实,‘焦点’不哭是常态。全中队34位女兵,从入伍扛着没掉金豆子的,只有‘焦点’一人。”

女兵难过爱美关。那天,燕慧把新兵们带到理发室。“所有人前额头发剪到眉上三指,侧面发长不能超过耳朵!”燕慧一声令下,新兵泪珠子飞溅。

“报告,我先剪。”戴蕊脆生生地喊道,第一个站出来。剪刀咔嚓,长发飘洒。眼看“萌妹子”变身“假小子”,女兵们哭声愈加响亮。

“哭啥?”戴蕊咧嘴一笑,说:“真比颜值,还得看短发素颜。新兵下连前,咱们评一评‘最美女兵’。不比长发及腰,也不比妆容精致,单比一身英武气,好不好?”

新兵们左右相顾,只见戴蕊清秀的小脸上眉清目朗,笑意盈盈,额前几丝碎发,平添些许英姿。哭声渐渐止住,挨个儿坐到剪刀前。

这边方才剪完头发,那边一个重大消息像树梢的雀儿,扑棱棱飞进女兵中队:“习主席给戴蕊回信啦!”原来,戴蕊等8名南开学子,在等待入伍期间,联名给习主席写了一封信,以铿锵文字言明报国之志。

“入伍就‘自带光环’,是不是幸福得想哭?”一时间,女兵们叽叽喳喳地议论。

戴蕊兴奋地小脸发红,吐着舌头卖萌说:“信不仅仅是写给我们南开入伍的学子,也是写给每一个从军报国的新兵。”

回信不长,波澜却大。连续多日,中队陆续接到来自不同媒体的采访电话,有的要给戴蕊做专访。

“‘焦点’,你怎么看?”燕慧充分尊重新兵的个人选择,征询戴蕊意见。没想到,成为焦点的戴蕊,摆手说:“我可不是什么人物。不过,我会付诸更多努力。”

没几日,光环散尽,苦恼纷至,戴蕊陷入“新训危机”:被子叠成“坦克”被点名批评、队列走不好被纠正动作、体能训练跟不上被分到补差队……

“人说,怕苦不当兵。不能吃苦,来当啥兵?”戴蕊说:“可我万万没想到,苦也具体有形。”一天,戴蕊盯着饭桌上的馒头,脑洞大开:“一个个馒头吃下去,变成身体需要的营养,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吃苦就像吃馒头。今天吃下去的苦,会变成明天的精神财富。来吃苦吧,一顿4个不嫌少,5个不嫌多。”

戴蕊个子小,主意大。为了把被子叠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她凌晨4点摸黑起床,蹑手蹑脚地把被子搬到走廊,反复铺叠练习;为了练出挺拔军姿,她膝盖夹纸、头顶砖头,主动给训练加码……

汗水浇开军营之花。很快,戴蕊吃苦吃出名堂,被评为“训练之星”。

这天,新兵团第一次集体会操。戴蕊上场前,暗下决心:“这是为集体争得荣誉的好机会,我要好好把握!”稍息、立正、跨立,女兵们个个绷着劲儿;齐步、跑步、正步,戴蕊胳膊摆得格外有力。

“稍息,立正。”指挥员下达最后一组命令。孰料,精神高度紧张的戴蕊听错口令,愣是没收住脚,多出一个稍息。一瞬间,众人目光如同探照灯,齐刷刷聚焦到戴蕊脚上。戴蕊心想:“这回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焦点。”

“女兵中队第3名。”听到裁判宣布成绩,戴蕊泪珠子在眼中直打转,暗自责怪:“大家苦练多日,要不是我出错,肯定能拿第一。”

这不,戴蕊回到中队,就躲进卫生间。起初,眼泪无声顺着脸颊流。最后,忍不住抽泣起来。

“戴蕊,扛上列兵军衔,你就是名士兵。”燕慧闻讯而来,拉着戴蕊的手说:“为了争得集体荣誉,士兵可以流血流汗,但绝不能流泪。”戴蕊咬着嘴唇,歪头想想,立下军令状:“下次会操,我们把冠军夺回来。”

乌黑的睫毛上,一颗水晶般的泪珠儿倏然滑落。戴蕊嘴角轻扬,熟悉的微笑又回到脸上。

拼搏的青春最美

■指导员 燕 慧

人因信仰而内心充满阳光。戴蕊从校园“萌妹子”到军营“女汉子”,滴滴汗水浇灌心田,催绽青春的花蕾。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