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干事

突破第一步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曲 艺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4-08 15:11

“是谁?谁在那里?”

月色如银,我正朝宿舍走去。突然,道路一侧的树林中发出窸窣的声响,我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一个身影一晃而过。

营区里回荡着夜训的声音,口号声、呐喊声此起彼伏。从我考入军校到成为一名宣传干事转眼6年,虽仍是一名新同志,但“黑影”的心思我还是猜出个大概:准是个偷懒的新兵!

我裹紧了大衣向他走近了些,没想到他自己从树林里钻了出来。看到他的样子我又好气又好笑:白白胖胖的身体冒着热腾腾的蒸气,路灯一照颇像刚出笼的白面馒头。我凑近一看,这名身穿印有“32”号训练服的新兵竟满脸是水,我还没来得及分辨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32号”大声地辩解道:“我没有偷懒,我不是孬兵,我只是……”

“只是什么?”

“我不怕流血、不怕吃苦,我只是不想面对当了‘逃兵’的自己,我怕输!”

我怕输!他的话像一股电流击中了我。我笑不出来了。眼前这名满脸涨得通红的新兵像一尊塑像挺立在那里,低头看见了他那只没有穿鞋、肿得高高的脚背,我那个“怕输”的18岁浮现在脑海中。

记忆中,新训驻训场的那片海广阔而蔚蓝。刚入伍3个月的我和战友们来到这里进行野外拉练。可拉练的生活却没有大海般诗意浪漫,没练多久我的脚就受伤了,几个大水泡长在脚底,海水一泡就溃烂了。从小连跤都没怎么摔过的我,咬着牙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当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无法参加徒步行军”的名单时,我难过地哭了。我将默默写好的请战书攥在手里,站在教导员办公室门口,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一地。

心像沉到了海底听不到一丝心跳,耳边战友们嘹亮的口号声也渐渐模糊了,我极力回忆着入伍3个月来的点点滴滴:第一天入校,齐腰长发剪成“假小子”头的我没有掉眼泪;第一次跑3公里,在跑道旁呕吐不止的我没有掉眼泪;可这次,我要眼睁睁地看着战友们去执行任务,自己却要做一名“逃兵”。我眼泪断了线地掉,滴在了请战书上浸成了一朵朵墨花。我猛然想起自己第一次领到军装时发的誓言:我是一名战士,无论前方是刀山火海还是枪林弹雨,不能掉队,不当逃兵,不负使命……想到这,我来不及等教导员回来,把请战书放在他办公桌上,转身跑进了行军准备的队伍里……

队伍在细雨中出发了。一开始走得还算顺利,我和战友们把一首首军歌留在了小渔村的一条条山路上。可一过中午,我那只受伤的脚便开始隐隐作痛起来。渐渐地,我从队伍的前排掉到了中间,从中间掉到了最后。我越走越灰心、越走越绝望, 海边的空气里充满了咸湿的鱼腥味,我的嘴里也咸咸的,不知是雨水混着海水的味道,还是我那不争气的眼泪。战友们看见我走得吃力,有的帮我背背包,有的帮我扛着枪。我的心里暖暖的,脚下便有了力量。就这样,我一瘸一拐地跟在队伍的后面。天渐渐暗了下来,目的地也越来越近了,远方传来了海燕的鸣叫声。“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我默念着高尔基的《海燕》,心中逐渐明亮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徒步行军,也是我军旅路的第一步。我永远忘不了那一路钻心的痛,就像我永远忘不了那时的坚定与执着,无论多少年后,当我再次回味那份初心时,对我而言都将是一份警醒、一份激励、一份收获。

再次见到“32号”时,是在新训总结表彰大会上。我坐在台下。他在台上,胸前戴着大红花。原谅我至今还叫不上“32号”的名字,但是他的心路我却如此感同身受。看着一张张青春灿烂的笑脸,我使劲地为他们鼓着掌。那一刻我仿佛置身于一片绿油油的麦田里。那些稚嫩的秧苗挺直了身体用力地生长,我想象着他们结出饱满果实的样子,却发现最美的还是眼前这些最初的模样……

印象

永不服输方能赢

■教员 杜宏亮

怕输不是弱者的专利,不服输却多是勇者的自白。你忍痛徒步的故事中,藏着一个好兵的誓言,永不服输。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