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延安看母亲

来源:西北战鹰微信公众号作者:段金泉  朗 诵:段 青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9-14 16:32

 

再回延安看母亲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不知多少次吟咏过贺敬之的名作《回延安》,心儿也随着诗的起伏而跳跃。今年年初,我终于真正走进了这心中的圣地。

晨曦中,伫立在宝塔山下,看着几近干枯的如蛇一般游动的延河水,如火如荼的延安岁月突现在眼前:枣园土窑洞里彻夜不灭的灯光,杨家岭山坡上军民纺线吱扭扭飞转的纺车,南泥湾大生产的劳动号子,延河边洗衣唱歌的八路军女战士……艰苦、浪漫、温馨的画面在我的心中定格。

走进枣园、王家坪、杨家岭,瞻仰当年老一辈革命家的旧居,在糊着白纸窗花、门窗斑驳的土窑洞里,映入眼帘的都是如出一辙的陈设:破旧的木桌、木椅、木沙发、木床,木桌上还摆放着一盏小小的煤油灯。此情此景,令人心潮起伏,浮想联翩。多少个夜晚,毛主席在油灯下伏案疾书,写下卷卷雄文。收入《毛泽东选集》的158篇文章中,有112篇是在延安和陕北的窑洞里写的。

走进延安,如同走进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画卷。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国民党反动派对陕甘宁边区实行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边区周围,就有国民党的精锐部队42个师之多。毛泽东说,我们曾经弄到几乎没有衣穿,没有油吃,没有纸,没有菜,战士没有鞋袜,工作人员在冬天没有被子盖的地步。怎么办?饿死吗?解散吗?不!毛泽东向全党发出号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于是,我军将士一手拿枪,一手拿锄,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

革命领袖自有惊天的胆识。在特殊的岁月里,毛泽东和战士们一样垦荒种地,周总理不顾受伤的手臂摇车纺线。三五九旅在王震将军的带领下,开进南泥湾,以“气死牛”的革命精神,垦荒造田。经过几年的战天斗地,使昔日杂草丛生、野狼出没的南泥湾,变成了“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陕北好江南”。

当年,美国记者斯蒂尔访问延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情景:“延安,真是个可怕的地方!”“我要是在延安住上11天,那我一定也能变成一个共产主义者!”

一个西方记者,终于在延安悟出了一点共产主义的真理。而一个旅居海外的华侨,则用他在延安短暂的经历,发出了让世人回味无穷的感慨。

1940年5月,著名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带着大批支援抗战的物资,回国慰问抗日将士。陈嘉庚的第一站是重庆。蒋介石摆了一桌山珍海味俱全的宴席招待他,花了800大洋,可谓豪华气派。然而,面对丰盛的宴席,陈嘉庚却忧心忡忡:国难当头,竟如此豪华!接下来的考察,更使他沮丧:一方面是国民党军政大员的穷奢极欲,一方面是难民的衣不遮体。陈嘉庚灰心泄气了。

陈嘉庚的第二站是延安。毛泽东的招待委实寒酸:一张坑坑洼洼的圆桌上,放着几个当地老百姓用的粗瓷碗,里面的菜基本上都是素的,最好的一个菜是一只清炖鸡。陈嘉庚在延安呆了八天。离开延安后,这位华侨领袖说出了一句发自肺腑的话:“共产党必胜,国民党必败。”共产党必胜,就胜在有一种精神,一种胸怀天下、艰苦创业的精神;国民党必败,就败在穷奢极欲,不顾人民的死活!

“瓜连的蔓子,蔓子连的根。老百姓连的共产党,共产党连人民。”这首歌,唱的正是陕北人民与共产党的鱼水深情。当时,面对胡宗南20万部队的大举进攻,而我军只有两万人,敌我力量悬殊。中央领导和人民群众都劝毛主席早些离开陕北。毛主席深情地说,长征后,我们党像小孩生了一场大病一样,是陕北的小米,延河的水滋养我们恢复了元气。在人民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怎么能离开他们。他还说:“陕北问题不解决,我决不过黄河。”对这样一位一心想着人民的领袖,人民怎能不加倍敬爱他呢?

没有延安窑洞的灯,哪有新中国的东方红?党中央、毛主席在延安13年,在土窑洞这个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里指挥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孕育了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

是的,延安值得品读、思考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我短暂的掠影虽是感性的、肤浅的,但足以使我内心澎湃,弥久常忆。我想,我一定会如同贺敬之同志诗结尾所写的那样:身长翅膀啊脚生云,再回延安看母亲!

作者简介:段金泉,甘肃秦安人,1963年4月出生,1982年10月入伍,大校军衔。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业余创作发表诗歌、散文作品多篇,著有诗集《青春的荒原》。诗歌作品被收入多种选集,曾获全军文艺新作品奖、兰州军区昆仑文艺奖等。

朗 诵 :“西北战鹰”特邀主持人 段 青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