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机飞行员、后舱领航员、新型战机飞行员……东海舰队航空兵某团飞行员吴立江历经多岗位初心不改——

海天“飞豹”时刻待命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特约通讯员 黄彬彬责任编辑:赵云桥
2016-12-07 11:22

初冬,东海之滨,一架“飞豹”战机腾空而起——东海舰队航空兵某团飞行员吴立江又一次驾机出征,飞向预定空域进行战备巡逻。

调整高度、速度、航向,指挥僚机快速完成双机编队……一连串飞行动作他一气呵成。

谁能想到,这是一位曾经中断飞行驾驶达7年的“老飞”!

那年,吴立江从军校毕业后加入飞行一线部队,成为一名歼六战机飞行员。亮翅海天,他立下志向:一定要苦练精飞,保卫祖国海空。

就在他飞行驾驶技能不断提升的时候,部队要选一批飞行员改装歼轰七“飞豹”战机。吴立江入选:岗位是负责空中领航和武器设备使用的后舱领航员。

去不去?驾机翱翔长空对每个热爱飞行的人都是难以割舍的诱惑。

“去,后舱也是战斗员!”改装歼轰七后,经过2年磨砺,吴立江成功入选了首批海上超低空突防突击任务组成员。

面对全新的课题,他与前舱战友反复揣摩、摸索操作要领。试飞那天,他沉着冷静,和一号密切配合,稳定下降高度,直到眼前已是海天一色、波飞浪卷……

飞行注定是属于勇敢者的事业。时隔不久,又一项重大任务落在吴立江的肩头:执行“飞豹”战斗机南沙永暑礁战巡任务。

如何规划航线、选择备降场、精确计算油量……领航员负责的这些细枝末节工作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那些日子,吴立江全身心投入到准备工作中。最终,他们驾机一路向南,成功飞越永暑礁,在南海展示了我海空力量的雄姿。

身居后舱,冲锋在前。在领航员的岗位上干得风生水起,先后任领航长、大队领航主任……

就在很多人都以为吴立江将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时,他的飞行轨迹却再次转折——

近年来,该团使命任务不断拓展、战训任务繁重,吴立江主动提出,想由后舱领航员改为前舱驾驶员。

位置的变化蕴含着巨大的挑战:前舱驾驶员要求更好的飞行状态感知能力,更高的操纵敏捷性协调性,更强的注意力分配。此时,吴立江已中断飞行驾驶7年,身体素质已不如从前,能行吗?

2年过后,他给出了答案:不仅完成改装训练,而且当上了飞行大队长。

这些年,他先后两次驾机参加中俄联合军演,分秒不差准时完成空中协同任务,展示了我海军航空兵过硬军事技能。

海天“飞豹”时刻待命。从事飞行22年,吴立江先后2次荣立二等功,5次荣立三等功,多次参加某型飞机大纲教案编写,长期战备巡逻在祖国海疆一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