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为旗“武”政委

—— 记北部战区陆军某特战旅政委武仲良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钱晓虎 魏 兵 特约记者 陶连鹏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4-05 09:35

熟练掌握跳伞、潜水、狙击等特战技能,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6次;

多次带队参加全军军事比武、国际特种兵竞赛,队员中36人次荣立一等功,67人次荣立二等功;

历任连长、营长、旅副参谋长、训练基地副司令,被表彰为“优等师职指挥军官”……

他叫武仲良,有勇有谋,能打硬仗。然而,2013年10月,他被任命为某特战旅政委,从此开启了一段“转型”的军旅人生……

“政委也是指挥员,武艺练不精腰板就不硬”

到旅机关采访,旅政治部主任刘兆明却把我们带到了训练场,说今天按计划是政委“跟训日”,武仲良正在训练场上。

“政委去一线指导训练,身边是不是得跟着几名参谋、干事?”记者心里这么琢磨,却没看到这么一拨人。

“瞧,攀登高墙的那个人不就是武政委吗?”顺着刘主任的手指望去,我们看到了一个没系保险绳、徒手快速爬上13米高墙的迷彩身影。

好一个武政委!只见他顺着高台旁一根长绳,双手上下翻倒,眨眼工夫就下到地面。

“呦!您这双手跟砂纸似的!”松开手,我们看到了一双干瘦、粗糙的大手:右手掌上有七八个用指甲都掐不动的老茧,有三个还磨掉了皮。

“政委的手茧,在大家眼里像军功章一样让人钦佩!”在一旁组织训练的特战四连一班班长单体华说,跳伞、潜水、狙击等特战技能,政委样样精通。

“政委也是指挥员,武艺练不精腰板就不硬!”武仲良是政委,却把尚武精神演绎得淋漓尽致,险难课目带头练、训练难题带头解、新型装备带头学,遇有急难险重任务更是带头上——

2015年6月,原济南军区组织全区战训法集训观摩,特战旅担任“敌后”破袭任务演示。那天,天公不作美,空中能见度超出伞降极限。上级征求特战旅意见:跳还是不跳?武仲良和旅长郑永强意见一致:战争不会挑天气,险难任务看主官。他们带头跃出机舱,赢得全旅官兵的钦佩。

这些年,不管是常委“跟训日”,还是平时有空,武仲良都会到训练一线,对发现的问题当场严厉指出,时不时地为战士做示范。

一身伤疤、一手老茧、一身肌肉,在特战旅,武仲良兵龄最长、年龄最大、军衔最高,但每天两个小时的体能训练雷打不动,让不少年轻官兵自愧不如。每年新兵下连,都有人追问老兵们特种兵训练的奥秘,老兵们总是这样回答:“你看旅领导怎么练,你就怎么练!什么时候手上的茧子和政委一样多了,你就有资格说自己是特种兵!”

“爱兵情不真,带兵人说话就没威信”

在特战旅,武仲良爱兵也是出了名的。

在过去,特战旅因险难课目多导致训练伤居高不下。武仲良到旅里任职后,把预防训练伤作为新一届旅党委班子的大事来抓。有人说,咱特战旅就是干的危险活,险难课目训练受伤很常见。

武仲良一语破的:“既要严格训练,又要科学训练。”他统一党委“一班人”思想,连下几步“先手棋”:一是从八一军体大队、北京体育科学研究所等单位邀请专家,到旅里一起研究探索特种兵训练的科学理念和方法。二是投资建成集心理康复、运动治疗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专业康复中心,让官兵不出营门就能进行康复治疗。几个月后,官兵们的训练成绩提高不少,训练伤病率也显著下降。

一次,上级在这个旅组织大型观摩活动,战士赵乙潞参加“徒手与敌持械格斗”课目集体演示时,扮“敌人”的战友一紧张,把器械重重砸在赵乙潞的头部。

下场回到休息区,赵乙潞突然看到武仲良从看台下来跑到自己面前,赵乙潞心里咯噔一下,敬礼的手还未举起,武仲良一下就把他拉进自己怀里,仔细瞧了瞧头部,关切地问:“受没受伤?让军医看看要不要去医院?”赵乙潞想,看台上还坐着那么多首长,政委专门跑到休息区来询问一名战士的伤情,眼泪不由地掉了下来。

“你把自己这颗心捧给战士,战士才会把自己的心捧出来。”当政委这几年,武仲良总念叨这句话。

去年底,武仲良到特战十二连蹲点,看到一名上士正在房间里发呆,当晚就把被褥搬到这个房间。聊天中得知,这名上士叫雷少一,刚和女朋友吵了架。为啥?连队规定战士每周只能周二、周四晚7点到9点和周末休息时间使用手机,女朋友几天等不到小雷一个电话,问这恋爱还怎么谈?

武仲良马上掏出自己手机,让雷少一拨通了女朋友的手机,以战友和领导的身份,给小雷的女朋友解释了原因,并命令雷少一拿着手机到外面打了半个小时“温情电话”。

“爱兵情不真,带兵人说话就没威信。”任旅政委3年多来,武仲良专门给自己准备了一套军用被褥,走到哪住到哪,全旅许多班排他都住过,每到一处,都与班长骨干谈心,官兵们都说他是能交心的“草根政委”。

“处处是授课现场,知行合一才能令兵信服”

干了21年军事工作的武仲良,到特战旅当政委,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训练场上的400米障碍他能轻松跨越,政治工作中的“400米障碍”又该从哪迈开步子?

面对角色转变,武仲良老老实实地当起“小学生”,从一点一滴、一步一动学起:系统地学习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创新模式抓党委中心组理论学习,虚心借鉴兄弟部队开展思想政治工作的好经验。几年下来,他累计撰写了40余万字读书笔记和学习心得,收集整理了20余本学习资料,探索总结的《战斗精神培育18招》经验做法,在全军转发推广。

如今,武仲良也是政治工作的行家里手了。2016年9月,他给全旅新兵授课,从自己的8枚军功章讲起,配合训练中的一张张资料照片,把使命感、荣誉感讲进了新战士的心窝里,有的新战士说:“政委的课我爱听,听得热血沸腾。”

这话传到武仲良耳朵里,他却摇摇头说:“当政治工作干部的,处处是授课现场,知行合一才能令兵信服。”

旅里组织潜水训练,教员考虑到武仲良已经48岁了,膝盖上还有伤,就在负重脚蹼训练时,拿掉了他装具上5公斤的压铅。下水前,武仲良发现自己的装备比战士轻时,他对教员说:“你给我拿掉5公斤铅,政治工作干部的地位在战士心里就掉了5公斤重。这咋行?”

眨眼3年多过去了,武仲良“转行”当政委干得咋样?前不久,陆军工作组到旅里对武仲良进行考评,他的民主评议优秀率高达96%。

 

上图:武仲良参加400米障碍训练。本报记者 穆可双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