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开始只认识陆航部队的战友到如今朋友遍布各军兵种,第80集团军某陆航旅直升机营营长徐伟的交友变化,折射出我军联合作战、体系作战能力的提升——

一名直升机营长的“朋友圈”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 刘建伟 康子湛 中国国防报记者 方 帅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1-10 09:48
陆军第80集团军某陆航旅直升机营长徐伟在训练(资料图)

前不久,陆军第80集团军某陆航旅直升机一营营长徐伟串休。可他并没有回家,而是直奔市里找新认识的朋友——回家探亲的某合成旅合成营营长李天鹏,研究下一步陆空联合演习中有关协同方面的战术细节。

“一个飞行员竟然和合成营营长成为好朋友!”看到记者很惊讶,徐伟掏出手机自豪地说:“这有啥,这些年我不仅交了很多陆军的朋友,还认识了不少空军、海军和其他军兵种的战友。”

记者翻阅徐伟的微信看到,他的“朋友圈”里,不仅有很多陆军官兵,而且还有不少空军、海军和火箭军等部队的战友。当兵18年的徐伟告诉记者,前些年他的朋友大都是“陆航圈”的,这5年来“朋友圈”不断扩大。

“朋友圈”扩大背后有原因。徐伟介绍说,这首先是陆航部队指挥模式改变带来的新变化。以往都是由旅领导直接指挥战机,营长只能“打下手”。如今随着指挥重心不断下沉,营一级指挥员被推向前台。特别是经过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后,陆航部队作为陆军新型作战力量,合成化、专业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作为一名武装直升机营营长,现在他既需要指挥本营战机升空作战,还要指挥兄弟营的勤务和运输直升机。

这让他有更多机会认识其他军兵种的战友。徐伟告诉记者,首次担任指挥员,他就认识了海军某部参谋王馨熠。那次海上联合演习,徐伟指挥全营武装直升机担负海军舰艇编队护航任务。由于要解决武装直升机与舰艇之间的速度差、舰艇编队在不同“敌情”下的护航战法等问题,他和王馨熠在一起忙碌了好几天,演习还没结束两人就成了好朋友。

“听出我啥意思了吗?”徐伟突然反问记者,“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的‘朋友圈’扩大的更深层原因,其实是我军实战化程度不断提高。举个例子,过去我们进行陆空联合演习,飞行员只要按时间飞到任务区域完成自身担负的任务就可以返航,关注其他军兵种作战行动相对较少。”

“现在不一样了!”紧贴实战的多军兵种联合训练成为常态,每一场演习“中军帐”都能指挥到单兵,这就要求每一名参演官兵都得了解演习作战意图。这些年,徐伟每次演习都得提前到“中军帐”,跟各军兵种指挥员讨论战术协同细节。

“就拿李天鹏来说,我们的认识还有故事呢!”徐伟笑着对记者说,前不久的一次演习中,他带领武装直升机一营,负责为李天鹏的合成营提供空中掩护。由于两个兵种之间战术战法运用原则不同,演习一开始,李天鹏就想让陆航战机从空中突击,对“敌”进行火力压制。

“‘敌’防空网没有破除,在防空火力如此密集的情况下我们就往上冲,这不成为‘敌人’的活靶子了吗?”徐伟当场就跟李天鹏“理论”了起来。结果,两人“不打不相识”,很快成为好朋友。

“还有一个更深的变化!”徐伟激动地告诉记者,这些年他认识的各军兵种的朋友不仅越来越多,而且“层级”也不断下沉。过去他认识的大部分是各部队指挥员,现在很多营长、连长、参谋还有士官也和他成了朋友。

认识某合成旅四级军士长李兵的经过,让徐伟印象特别深。去年盛夏,某合成旅远程机动到朱日和综合训练基地进行跨区演习,徐伟是配属给他们的空中作战力量指挥员。让他没想到的是,李兵班长竟然主动找到他。原来,李兵所在班担负尖刀班任务,想请武装直升机进行机降佯攻。那几天,徐伟和李兵吃饭在同一口锅、睡觉在一个帐篷,终于找到了最适合的机降地点,成功达成了作战意图。

“认识的基层指挥员越来越多,说明了联合作战越来越深入。”该旅政委马庆增感慨地说,徐伟营长“朋友圈”的变化,既生动折射出我军联合作战、体系作战等实战能力的显著提高,更让我们真切感受到我军实战能力不断迈上新台阶的铿锵步伐。

“军队是要准备打仗的,一切工作都必须坚持战斗力标准,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每次学党的十九大报告,徐伟都心潮澎湃:“使命如山,时不我待。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一定不负领袖重托,为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而奋斗!相信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朋友圈’还会继续扩大!”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