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诗词中诗意行走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谭 萍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4-15 19:51

大美中国·远方      李 凯摄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秀丽的山川孕育出诗的灵气,勤劳的百姓培育出诗的魂魄。几千年来,历代诗人为我们留下了数不清的美妙诗篇,从《诗经》到《楚辞》,从《唐诗》到《宋词》,无数骚人墨客为后人描绘了一幅幅钟灵毓秀的诗意山河。

山川之美

中国诗词中描写名山大川的极多,人们耳熟能详的有杜甫的《望岳》、李白的《望庐山瀑布》、苏轼的《题西林壁》等名篇,其中的名句诸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等更是妇孺皆知。诗人在美丽的大地诗意行走,为我们留下了无数浪漫的篇章。

中国山水诗的开山鼻祖是南北朝时期的谢灵运,这位唯美、浪漫的诗人有着颇为显赫的身世。唐代诗人刘禹锡写过一首《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今天看来,谢灵运应该是位标准的“乌衣郎”。公元422年,谢灵运被贬到荒远的永嘉担任太守,这位政治抱负落空的世家子弟写下了“将穷山海迹,永绝赏心悟”的诗句,走向山水,回归自我的心迹初露端倪。

永嘉地处浙东南楠溪江畔,风光旖旎,作为一郡太守,谢灵运醉心山水,游荡于奇山异水间。在永嘉一年多的时间,是谢灵运山水诗创作的巅峰期,其现存的40余首诗歌,永嘉时期的便有20多首。

无独有偶,在谢灵运逝去几百年后的唐代,浙东又迎来了一个诗歌的春天,“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李白在梦中重温了当年谢灵运的足迹。据学者考证,除李白外,在唐一代还有王勃、杜甫、王维、温庭筠、杜牧等400多位知名大诗人在此徜徉,他们击节高歌,留下了1500多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形成了一条史无前例的唐诗之路。

与浙东齐名的另一条唐诗之路是长江三峡。提起三峡,我们能够忆起的第一首诗一定是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公元759年春,李白因永王李璘案流放夜郎(今贵州一带),取道四川赴贬地,行至白帝城忽闻赦书,惊喜交加,随即放舟东下江陵(今湖北荆州)——今读此诗,诗人当时那种喜悦畅快的心情仍能扑面而来。

三峡是幸运的,上苍不仅将世间绝美的景色集中于此,更将最天才的诗人赐给了这块土地。据统计,在《唐诗三百首》中,描写长江的有54首,而直接描绘三峡的就有12首——想中国地域之广,300首唐诗中竟然有12首专写三峡,可见三峡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

情感之美

诗词是情感的产物,与其它艺术形式相比,诗词更注重情感的表达。

美学家朱光潜在《谈美》一书中说:“诗和散文不同,散文是叙事说理,事理是直截了当、一望无余的,所以它忌讳迂回往复,贵能直率流畅。诗遣兴表情,兴与情都是低回往复,缠绵不尽的,所以它忌讳直率,贵有一唱三叹之音,使情溢于辞。”朱光潜还举例说,比如看见一个年轻姑娘,叙事只需说“我看见一位年轻姑娘”,而说理则需说“她年轻所以漂亮”,但如果你一见就爱上了她,就需要一种缠绵不尽的形式来表现,朱光潜以古诗《华山畿》为例,表示应该这样说:“奈何许!天下人何限?慊慊只为汝!”

朱光潜的表达非常“迂回往复”,其实说白了很简单,他的意思是诗词最擅长表现人的情感。

想起了那首传唱千古的《钗头凤》。陆游与爱人唐琬被迫分离后各自成家,几年后陆游在沈园与唐琬夫妇相遇。面对青梅竹马的唐琬,陆游感慨怅然,不能自已,题《钗头凤》于壁间,极言离索之痛:“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琬读后也依韵和之,情意凄绝:“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相爱却不能相聚,陆游“错,错,错”“莫,莫,莫”和唐琬“难,难,难”“瞒,瞒,瞒”的感叹,既荡气回肠,又有恸不忍言、恸不能言的情致,令人不忍卒读。据说此次相遇不久,唐琬即抑郁而终,而陆游直到晚年还常到沈园游园,其意不言自明。

唐诗中描述相思之情的作品也不在少数,其中以王维的《相思》最为知名:“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今天《相思》已成为男女之间的情诗,红豆也成了爱情的象征。其实,诗中抒发的原本是思念朋友之情,与今天的理解有异。

李龟年是唐玄宗时期著名的宫廷乐工,深得玄宗宠爱,与王维、杜甫等人也非常熟悉。天宝之乱后,杜甫辗转漂泊到潭州(今湖南长沙),“疏布缠枯骨,奔走苦不暖”,晚景极为凄凉。而此时李龟年也流落江南,经常演唱王维的《相思》曲,据《明皇杂录》记载:“每逢良辰胜景,(李龟年)为人歌数阙,座中闻之,莫不掩泣罢酒。”这对故交在这种情景下相见,杜甫感慨万端,写下了《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这一幕与《红楼梦》中“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又是何其相似。

变幻之美

吟咏清明的诗词不胜枚举,但流传最广的当属杜牧的《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小杜用白描手法为我们勾勒出一幅动人的清明春景图,也为这个传统节日注入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千余年来深受人们的青睐和喜爱。

后来有人进行二次创作,《清明》摇身一变成了一曲情趣盎然的小令:“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这曲小令如电影的分镜头,几幅画面依次切换,别具一格,味道全新,极富音韵美感。还有人将其改为五言诗和三言诗——“清明雨纷纷,行人欲断魂。酒家何处有,遥指杏花村。”“雨纷纷,欲断魂。何处有,杏花村。”如此虽然也别有风味,但读来总让人觉得少了诗的节奏和韵律,缺了原诗那种朗朗上口的神采和情趣。

对《清明》最令人称奇的再创作,是不增减一字就将其改编成人物、地点、背景、表情、动作、对白和情节俱全的史上最短独幕话剧:

(清明时节)

(雨纷纷)

(路上)

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相传晚清某书法家为慈禧太后书一纸扇,录唐代诗人王之涣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不料匆忙之中漏了一个“间”字。慈禧发现后大怒,指为欺君,欲将其问斩。书法家忙说:“太后息怒,这不是王之涣的《凉州词》,而是臣据《凉州词》填的小令。”随即朗声诵道:“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慈禧为他的机智所动,不但没杀他,反而重重加赏,巧妙断句,救了这位书法家一命。

这种变幻之美,非潜心把玩是不足以领略其中之妙的,这也正是中国诗词和传统文化的魅力之所在。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