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的“气”象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朝全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4-15 19:52

李迪是部队培养的作家。他在部队写部队,回到地方后又写部队又写警察,而他笔下的警察,大多是从部队复转的。这些老兵把部队的光荣传统带到地方,成为李迪笔下可歌可泣的无名英雄。这部报告文学集《听李迪讲中国警察故事》(群众出版社)来自于他这么多年的勤奋写作。

作家的写作姿态是成就一个作家的很重要因素,这是一个作家的“气”象。作家接地气,他的作品才能有底气;作家接人气,他的作品才能有人缘;作家接“天气”,他的作品才会比较大气。这些年来,这么多读者喜欢读李迪的作品,无论小说还是报告文学,原因就在于他接了地气、人气和“天气”。他真正是走进了生活、走进人民群众当中去。当今文学界有两个著名的例子,一个是离野生动物最近的作家胡冬林,还有一个就是离警察甚至是离看守所的犯人最近的作家李迪。李迪的勤劳不能不令人佩服。

李迪是个快乐的人。每个作家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小人、一个儿童。李迪就是这样,他的心里永远住着一个孩子,他对一切都感觉很好奇、很好玩,因此,他善于发现生活中那些好玩的、有意思的事物。他笔下的警察马长林拿着大喇叭到市场喊话,派出所王永年所长摆一个小摊,警察郭春华开一个茶馆……包括扬州社区民警陈先岩,他看到社区里居然有一个穿白大褂的人在对围观群众忽悠,说你吃下这个打虫药能拉出黄金来……李迪像孩子似的到处给我们搜集有趣的、好玩的故事。好奇之心是一个作家非常重要的初心。作家就是要寻找生活里新鲜新颖、奇怪奇异、特殊特别的东西。李迪虽然很累,很辛苦,一年几下江南,到无锡、到湖州、到扬州,都是在基层,都是在公安的第一线,但是他累并快乐着,是一个快乐的李迪。

李迪是个善良的人。他写的作品都很有人性化,贴近人心。就像他写《丹东看守所的故事》,丹东看守所的那些管教警察,包括王晶、戴晓军等,都是非常人性化的,他们是在给犯人实施灵魂的外科手术,是在医心救人。李迪怀着一颗善心触摸人心,他笔下的警察都非常善良,而且恪尽职守。《警官王快乐》里的王快乐处理的大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拉面馆的老板马老汉被一个顾客踢了一脚,围观的群众说依我们回族的习俗是踢人一脚赔一只羊,一只羊值2000多块钱,王快乐采用人性化执法,让这个顾客只赔了300块钱。最后马老汉找到王快乐说我并不是要这点钱,我要的是这个脸,马老汉买了两条烟送给王快乐。王快乐是非常好的警察,廉洁自律,等到马老汉的孙子满月时回给他一个红包,300块钱还回去了。李迪笔下的这些警察都深受老百姓拥护和爱戴。我们说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民心是党的根据地,有了这么一批李迪笔下的好警察,我们党的根据地就会非常牢固、非常扎实。

李迪又是个热心人。他写的都是警察里典型的人物,都有个性有特点,虽然每个警察笔墨不多,并不是长篇大论,大多是小故事。但是这些小故事却雕琢出了警察的鲜明形象,很好地表现了和谐警民关系,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正向价值的东西。现实中,我们看到有些地方警民关系紧张,老百姓对公检法有各种各样的看法,但李迪笔下的警察都是可亲可敬的,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公安警察的核心价值观:忠诚、为民、公正、廉洁。即便是犯人或嫌疑人,李迪也写出了他们人性的觉醒,写出了人性中向善的、向美的一面。李迪在采访、创作时不仅仅把警察当作自己的家人、亲人,甚至把犯人也看作是平等的、值得同情的人,并投注以悲悯的目光,用悲悯的情怀照亮这些人物。民警陈先岩将一个小混混小陆子改造得非常好。小陆子打老婆,陈先岩了解到,他打老婆的原因是老婆喜欢占小便宜,到菜市场顺手拿人家一根黄瓜或一个西红柿什么的,回来小陆子“教育”他老婆。李迪写的都是人性本善的人物,或者揭示出人本身都有可以变好、向善的一面。

李迪还是一位演说家。他在写作时心目中有一个理想的读者,是在面向读者讲述。就像这个时代的新评书一样,他要讲给人听,因此,他很讲究语言。他的语言很少有华丽的辞藻,因为这些可能不适合说书,而且语言非常精炼。作为一个作家,他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文字非常节省。有时也运用一些比喻、俗语、歇后语,都恰到好处,让人觉得有文采。譬如他写:“细长的面条水似的在手间流淌”——就可以想象出这个师傅的熟练程度,他写“鸭梨脸成了生茄子”“笑得菜花似的”……李迪的这些形容、比喻,都很有意思。因此觉得他是一个说书人、演说家,我们能从他讲述的各种故事里体会到李迪的快乐,感受到人性中美好的东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