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海索马里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久辛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07-17 11:00

谁也不愿在吼狮面前舞蹈。——阿拉伯谚语

一粒光

扫过 非洲大陆

最东端的犄角

鹰嘴儿钩内的尖

刺入一闪即灭的光芒

天光乍破 覆盖整个大陆

漫入鹰的眼睛——摩加迪沙

灯光稀疏 椰树摇曳

哦 索马里半岛 我来了

海面上

一轮旭日徐徐升入我的双眼

在我云蒸霞蔚妖娆无限的心海

突然涌入索马里海盗出没的波涛……

1

那是一种进入记忆的方式

一种月光 来自唐代张九龄的笔下

海上生明月 天涯共此时

此时 身高一米八六的战士张楠

觉得比唐代诗人的月光

更令他难以忘怀的

是几小时前摩加迪沙的恐怖袭击

那是一截一截冒着烟的血肉坨坨

一坨一坨 冒着烟

而且肠子拉得老长

挂在残垣断壁上 还有心肝肺

粘在墙上 和血一起

正在 往下流淌……

这人间 这大地之上

东一坨 西一块

不仅冒着烟 还往泥土里渗着血

是红色的 是鲜红

是冒着烟的鲜红

在他 在张楠和我们的眼里奔流

流啊 流——像月光洒满大地

大地一片银装素裹

而此刻 不 就是八九个小时之前

怀绑炸药 作为人肉炸弹的少女

那位少女呢

那位月光一样的少女呢

那位眼中闪出十分之一秒乞盼的少女呢

那眼神儿 那乞盼的眼神儿呢

在这地上的哪一坨血肉碎骨的

残渣之中呢 他——张楠 和我们

我们绝不相信 那地上一块一块

一坨一坨 碎骨血肉的残渣

与眼前浮现的少女有关

绝不相信与那少女的眼神儿

有一丁一点儿的关系 是的

我在遥远的东方古国

想到那起爆炸案 也绝不愿

往任何美丽的少女身上联想……

2

那晚没风 战士们哭了

摩加迪沙的夜色

碧透得可以闻到月亮上桂花的清香

银色清香轻轻地笼盖着窗外的房屋

与远方的海面 大使站在窗前说完那段话

刚刚来到索马里的八名武警战士

默不作声地热泪直淌

不是想念母亲

不是思念心爱的妻子或未婚妻

他们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被人寄予

这么庄严 神圣

却紧紧贴着死亡的心脏

甚至可以听到死亡怦怦跳动的心

在向他们召唤的时候——

被赋予他们象征祖国 象征长城

成为一个国家的屏障

成为共和国的尊严

后来 就是昨天 张楠的战友

——我的好兄弟 在微信中告诉我

他们是被大使的一番话

所包含着的那份光荣

感动的——八颗年轻的心

和十六只热泪扑扑簌簌滚落的眼睛

在窗外月光的映照下

闪耀着圣露般晶莹的泪花

我感受到了那泪花的重量

否则 我的心海里

怎么会一下子沉浸去

十六颗圆圆的月亮呢

十六颗 排成两列 整整齐齐

八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在我的眼前一一浮现

他们的名字是:张楠

王蓬勃 李杰 赵军团 王旗

李海鹏 任方金 朱随军

年轻的月亮 血肉的灵魂

在索马里海的波涛中

踊跃着生命永恒的皎洁……

3

令人心神往 夜色多么好

休息吧 大使说

战士们把千言万语

压进周身的每一寸血肉

包括所有的骨头 是的

血肉代表语言 骨头代表生命

而默不作声呢

则代表信念积聚的血性

和钢水浇铸的灵魂

正彻底融化在一起

关于战士与祖国

那首歌是怎么唱的呢

嗯呐 月亮代表我的心

我的心 战士的心

祖国的心 和平的心

天地有知 他们不会辜负

那一份碧海天心的神圣的光荣

4

在索马里 在摩加迪沙

五星红旗——就是通行证

始终代表并象征着和平

只要看到它 索马里人即刻冰释

所有误解 道路畅通无阻

作为中国军人 或中国公民

只有在此时此刻才能体会

一个强大的祖国她之所以强大

仰仗的 绝不仅仅是物质财富

还有精神 还有令人信赖的善良和无私

那才是赢得尊重与敬仰 真正的力量

5

那天 张楠甚至没有靠近窗户

他只是正对着窗口 一颗流弹

破窗而入 直接钻进了

他的左胸

——距离心脏 只有不到一厘米

幸亏 他一口气做八百个俯卧撑

一千多个仰卧起坐

跑三个五公里越野 跟玩一样

倒立在单杠上半小时 可以一动不动

然后 再来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回环

之后 才是乳燕亮翅的潇洒落地

超负荷 超强度的训练

给了他刚健的肌肉

虽然距离心脏 只有不到一厘米

但那近似的 一厘米肌肉

那肌肉的密度与质地

足以保护他心脏的自由跳动

像铜墙铁壁 将死亡

坚决挡在他的生命之外

他的身躯 当然是血肉之躯

子弹擦着心脏而过的穿击

正像命运交响曲的前奏

——是死神来敲门了吗?

6

梆梆梆梆——生死抉择

是留下来 还是听从大家的劝告

赶快 回国治疗

走 还是 留

这一刻的抉择令张楠犹豫

姐姐因患癌症病逝

钟情他的女友渴望他早点回去

父母就不用说了 那个牵挂

在隔三差五的视频中

都能从母亲眼里噙着的泪珠看到

那天 大使站在他的床前

告诉他 返程航班已经订好

可以启程了 走 还是——留

张楠又一次想起了

那位充当人肉炸弹的索马里少女

和那少女乞盼的眼神儿

那眼神儿 十分之九以上

闪射出的是决绝刚毅

那刚毅是暗黑色的冰冷

不带一丝半缕温度

还有十分之一以下呢

是乞盼 她乞盼什么呢

渴望救赎 为什么自爆且滥杀无辜

是决绝 为什么眼里会含着乞盼

意味深刻 含义丰富

更何况 它竟蕴于一位少女

美目流转的顾盼中

却又瞬息之际 化为了灰烬

她的乞盼究竟包含了什么呢

当你恐惧对现实的追究

对一个生命自绝的破解

才是真正的恐怖 无论一个人

还是一个国家 抑或一个民族……

7

再比如 母亲

就是张楠的母亲 和我们

张楠的战友——我们的兄弟姐妹

如果目睹了这位少女的眼神儿

又会怎么想 多元的世界

遇到了多元的人类 但是只要是人

难道还能脱离了 相亲相爱的人道

他 张楠蓦然想起随大使

给索马里难民输送救援物资的情景

他看到 一群索马里妇女

抚摸着中国制造的缝纫机

像遇到了久别重逢的丈夫

喜出望外的热眼

和抚触缝纫机的 微微颤抖的双手

让张楠看到了索马里的灵魂

他们的灵魂深处的 渴望

与整个欧洲亚洲拉丁美洲

包括非洲 与世界各民族人民

是完全一样的心灵

都是渴望平安 永久

都是那两个普通的字——生活……

8

13岁的索马里摇滚歌手克南唱道:

我们生来自豪 高贵不输罗马

到处是暴力和贫民区——那是我的家

我听他们说 爱是唯一的办法

于是 我们为他们而战

却被他们所骗 他们总想控制我们

但他们无法将我们捆绑 因为

我们像野牛那样战斗 勇猛直前

——为一口食物而战……

他说的“他们”是谁

“他们”如何欺骗了他们

使他们为“他们”而战斗

而“他们”还想控制他们

一个13岁的孩子 却有着雄辩家的

敏锐言词 和冲破一切牢笼的自由意志

这是战乱与恐怖的土壤

培育出的天才 很难说

他日后不会成为马丁·路德·金

成为纳尔逊·罗利赫拉赫拉·曼德拉

煎熬的心上扭结着痛苦的思考

而思考的血腥又夹杂着悲伤

他不是悲悯而是绝望

更令人惊叹的是

他已经独立 并获得了思想

……张楠的思绪沿着海风

在月光下的索马里海域凝聚

这的确是一个自有人类以来

最伟大的时代 然而

这又是一个值得全世界的

每一位公民 深深悲悯的时代

所以 德彪西是伟大的

他的《大海》起伏与澎湃的

每一个音符 都属于忧郁

是忧郁的波涛翻卷着忧郁的浪花

每一朵飞溅开来

都是忧郁的 心的破碎

都是破碎的心 汇成的大海

大海 大海

你何时能够汇成 悲悯的大海

以你恢宏无比的力量

把冷漠变成同情

把同情变成怜悯

把怜悯变成救赎

把救赎变成信仰

变成地球上的 每一位公民

所有生活的行为准则和习惯……

9

在悲悯与救赎之间

张楠觉得自己 必须留在摩加迪沙

必须和他的战友——就是大使

和我们 奔走在刀刃上的枪林弹雨

针尖儿上的恐怖袭击 去履行

人道主义义务 代表祖国

甚至 代表人类

和索马里难民一起 深入恐惧

接受煎熬 虽然这里并不缺他这一个

但张楠的决心是 今生如能在这里

在这个刀锋上的国度——索马里

在摩加迪沙——这个针尖上的首都

奉献自己 才不负中华儿女

热血灌顶的血肉之躯

才不负大使所托之光荣

才是“难酬蹈海亦英雄”……

10

他留在索马里海天一色的涛声中

和那涛声拥抱着的椰风吹拂下的人群

他和那人群中极少极少的

东方古国——中华人民共和国

使馆的工作人员一起

在不间断的爆炸与枪声中

和恐惧中的索马里人一道

承受着苦难 饱受着灾难

他们给儿童发放书包和食品

以扶助的行为和目含友爱的微笑

表达着中国对世界的感情 在索马里

饥饿与物资的极度贫乏 犹如

一个个枯瘦的 黑孩子的胳膊与双腿

太瘦了

瘦得 像落下一只麻雀

就能压断的枯枝

唯有那一对黑洞洞凹陷下去的 大眼睛 亮晶晶地闪烁着银亮的光芒

每一对 都像皎洁的月亮

圆圆的月亮

深陷在孩子们的眼窝

而那目光 则闪着直刺人心的疑问

为什么我们饥肠辘辘

而你们却比我们生活得好

你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我们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吗

他们把我们当成了你们

又把你们当成了 我们的镜子

他们看见了自己 卑贱的

丑陋的瘠薄的 无依无靠的

举目无亲的 随时会死的

死了会发臭腐烂的

并且是没有人来埋葬的 自己……

他们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而我们从你们身上 看见了悲哀

内心深处的悲哀 无处不在的悲哀

又无以诉说的悲哀 悲哀的月光

很皎洁 皎洁着整个摩加迪沙

皎洁着整个索马里半岛

甚至 也皎洁着整个非洲

皎洁的悲哀 与悲哀的皎洁

直入骨进心

入下一代人的骨头

进下下一代人的心里

那皎洁的悲哀 就高挂在天上

就沉浸在海里 贯通天地

入骨进心 我知道

作为张楠的战友 我们都知道

这皎洁的月光 作为风景

它的美 无与伦比

但是 作为饥饿的孩子的目光

这皎洁 就是一把利剑

直刺人类的良知……

11

皎洁的非洲之角

镶嵌在索马里孤儿的眼窝

明晃晃地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仿佛那古老的诵经声

海潮般拍击着张楠和他的战友

——我们的心扉 我们感受到了

那个寂静无声的质疑

那个贯穿古今的情绪

从公元七世纪到二十一世纪

莫非要延续到下一个世纪吗

摩加迪沙 那一群群孤儿眼窝里的月亮

刹那间 便沉入索马里海的最深处

一如张楠和我们的忧虑

在望不到底的深渊中

明晃晃地挣扎着……

12

在饥肠辘辘的索马里孤儿面前

耍酷的异乡人 你没看到

摩加迪沙那残垣断壁上的弹洞吗

那是黑鹰直升机射出的子弹

——留下的历史遗迹 而那黑鹰

当时还没回过神儿来 就被索马里民众 用你们贩给他们的武器——揍了下来

这里不需要世界警察

一如太阳与月亮 不需要任何真理的指引

它们有它们自己 交替升降的轨道

甚至连光 都是他们自己的……

13

月光的翅膀 沿着霞光的歌声飞翔

饥饿的索马里从来不缺少旖旎的风光

张楠和他的战友 就是我们

我们在这里严守当地民族的风俗习惯

尊重宗教信仰 寻找相亲相爱的道路

一百五十多次的出行任务中

每次钻入贫民窝棚

送上食品衣物

把身上所有的美元掏出

堆放在窝棚里的床上

我们都有如释重负的幸福感

都有给予之后的满足

和拉起贫困兄弟姐妹的些微成就

如果全世界的富人 都来拉

用劲儿地拉 把所有贫困中的人民

拉起来 拉进富裕文明的生活

谁还和你有仇 谁还会恨你富足

爱绝不抽象 爱就是拉起弱者

和强者一起 走向光明……

大使是唯一会讲索语的外交官

他对在索的中国医生叮嘱

注意安全 千万不要走

要留下来 索马里缺医少药

要尽可能多地为百姓防病治病

他抱着骨瘦如柴的索马里儿童热泪长流

简陋窝棚中的大使令张楠久久难忘

他在日记中写道:阴暗

这个词儿 原来是有形象的啊

那是一种发霉的汗腺的味道

在燥热闷骚的窝棚中弥漫

不止刺鼻并且入脑进心 并且叩问天良

张楠和他的战友 就是我们

我们 从使馆同志的行为中

体会到:所谓文明

就是人的良知要往低处走

哪怕自己微不足道 微如尘埃

也要为更低微 更渺小的人们做点事

哪怕是一个亲切的眼神儿

一个流溢于心的纯真微笑

一个相助的手势

一串急忙赶上前来援手的脚步

那是人——心与心于瞬息之际

相融相合的——宽广无边的大路

我们——张楠的战友

和索马里人一起

走在大路上

走在摩加迪沙的大路上

走在索马里半岛——所有的大路上

就是中国走在大路上

就是人类文明走在大路上

在这里 在使馆同志的带领下

把一颗颗心——中国心

注满爱 然后 一一种下

种在非洲之角 犹如沉进

索马里海的 那些星星和月亮

在大海中闪烁着有限 却永恒的光明……

14

2015年7月26日下午四点零五分

半岛皇宫酒店 卡塔尔埃及肯尼亚

及中国大使馆 一切如常

那是当地时间 也是当地的下午

气温很高 酒店内的

四个国家的使馆 冷气开放……

突然 一声巨响——气流

把所有窗框击飞 将所有天花板

击落 丁零当啷哗啦啦——钢架吊装的

天花板 与飞进室内的窗框

比子弹比弹片 更凌厉凶残

使馆工作人员 伤亡是绝对的

中国三伤一亡 报道说

一颗自杀式炸弹 袭击了

半岛皇宫酒店 张楠——我们的战友

在袭击中不幸牺牲

在这里 所有的不幸都包含着必然性

而所有的灾难

都源于自然的极端与人为的极端

大海极端 有了海啸

苍天极端 有了暴风骤雨

沉默一如泥土的大地 仅仅极端了

一下子——就有了山崩地裂

而人的极端呢 放眼世界

从法国遇袭到阿富汗暴恐

从叙利亚动荡到非洲的难民潮

人类如果没有获得

洞穿“极端”的“第三只眼”

我们就无法进入恐怖世界的内部

从而找到 起于青萍之末的根源

我们的好兄弟——张楠的献身

就毫无价值……

极端是悲凉的夜色吗

是闪烁在那位少女眼神儿中的乞盼吗

尽管那是一秒钟的十分之一

然而 对我来说

却期望那是一种留恋 一种顾盼

一种妩媚动人的魅力闪现

于是 我们就可以据此而呼唤

快把这十分之一的 最后的乞盼抓住

向她表达——对她的尊重 爱慕

向往和追求 还她最初的爱情

还她热恋的甜蜜 和高贵的忠贞

朴素的勤劳与智慧

使所有贫困中的饥民

都能感受到人类世界的真诚救赎

与公平公正 感受到人间的温暖与友爱

并使之真正获得生命的希望……

谁也不愿在吼狮面前舞蹈

我不愿蹈海于针尖上的索马里

我有两万两千名战友

在十支联合国维和部队里战斗

加上张楠 已有十七位中国军人的亡灵

在世界各地的动荡中魂游

他们与无辜而亡的平民一起

在地下祈祷和平

为我们活着的人类呼唤爱

他们像一根根针 扎在我们的心上

流出的第一滴血洒在了哪里的土地

哪里的土地会为他们长出橄榄树

我不知道 我知道我们还会流血

虽然不知道

流出的最后一滴血 将洒向何方……

为此 我将继续蹈海于针尖

蹈海于动荡的世界 因为我是军人

是酷爱和平与维护和平的——中国军人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