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水中冲刺的女兵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海华 孟 博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11-27 10:30

秋染故乡河(油画)孙立新

2小时44分,距离终点8公里。

大雾,一条泥泞不堪的路,偶尔一两声寒鸦的鸣叫,静得出奇。吕思宁一步一个踉跄地走着,眼睛迷离着睁不开,一个脚步不稳“扑通”一下跪在了泥里。此时的她只看见两眼之间无数的亮点在闪,“咚咚”飞快的心跳敲打着胸口,嘴里泛起淡淡的血腥味。

“我们不能停,时间不多了,这段路跑不起来,我们就快点走。”一旁的肖茗丹扶起了吕思宁,嘴里坚强的她其实也已经达到了身体的极限,发软的两腿在没过脚踝深的泥里机械地一步一步往前迈。

这次第四季度魔鬼周集训,武警8680部队侦察科定下了男兵女兵几乎同样的标准:所有科目全部参加,并且列入单项不合格当即淘汰的标准。这些对于女子特勤班的6名参训队员来说,的确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更何况这次30公里武装越野是在第4天凌晨才进行的,规定完成时间只有4个小时,这一切,只能用残酷的考验来形容。

“班长,我看不见前面的路,估计是坚持不下来了。”吕思宁迷迷糊糊地跟肖茗丹说着,手腕上一点血丝慢慢地顺着泥水往外渗,刚才撑地的时候被划破了。

“看不见路就只能往前,走过这一段就好了。”肖茗丹帮着吕思宁处理伤口,“还记得我们在教导队的时候吗?我去逗教导员养的兔子,结果被蹬了一下。那兔子劲儿真大,把我手腕都蹬破了,就跟你现在受伤的地方一样。”

“对,那时候你害怕得‘狂犬病’,去医院打疫苗,结果医生说没事,擦个碘伏就回来了,花了30块钱车费,哈哈哈……”

想起往事欢乐的点点滴滴,吕思宁的精神好了很多:“班长,身边有你真好,这个时候还能给我讲笑话,你说的对,我们不后退,往前走。”

“但是,我要停下来了。”

“为什么?”吕思宁心里一惊。

“哈哈,鞋掉了,捡下鞋……”

3小时12分,距离终点6公里。

下起了小雨,在隆冬时节感觉格外寒冷。雨水渐渐渗透女兵们的特战服,引来一阵阵寒颤。吕思宁抬眼看着帽檐的雨水,笑了,问肖茗丹:“班长,我是真不明白,你说你一个二期士官,不想着怎么退伍嫁人,冲什么30公里啊?”

肖茗丹也笑了,但很快变成一种思考的深沉:“今年是我在部队的最后一年了,我想让特战榜单上有我们女兵的名字。”

其实大家都知道,像魔鬼周这样的极限训练,女兵只要坚持下来就已经非常让人敬佩了。但是肖茗丹心里一直藏有一个自己的“小目标”——“极限训练勇士勋章”。这是一个所有战士心目中的“圣杯”,也是让很多素质非常优秀的男兵都可望不可及的荣誉,这个好强的女兵想向着梦想“搏一搏”。所以,面对30公里武装越野,参训的6名女兵被肖茗丹分为两组,4个人在后面“尽力跑”,素质最好的她和吕思宁“向前冲”。

“要不是班长在身边,我肯定已经上收容车了。”吕思宁冲着肖茗丹笑了笑。

肖茗丹也笑了,旋即神情沉重起来:“昨天晚上那一幕我永远忘不了,半夜起来集合,第一次经历‘淘汰仪式’。”

“是啊,看着被淘汰的战友含泪答到,真扎心啊。尤其是贾班长,他可是所有人心中的勇士,可惜在400米障碍中受了伤。看到他在救护车上向我们竖起大拇指那一刻,我感觉所有人都在强忍着不哭。”

肖茗丹整了整自己的特战服,又帮着吕思宁系紧子弹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一次次魔鬼周集训,一次次让自己变得更坚强。时间虽然不多了,抓点紧,一定能完成任务。”

“没毛病,班长说得都对,哈哈……”

3小时36分,距离终点3公里。

雨停了,能见度比刚才清晰了不少。“思宁,前面是一个大下坡,这是我们缩短时间的最后机会了,跑起来。”肖茗丹拉着吕思宁向下冲,但是她感觉怎么拉都拉不动,身体素质比她还好的吕思宁总是和她差着半个身位,就是上不来。

冲到最下面时,吕思宁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右手握着脚踝。肖茗丹脱下了她的作训鞋,右脚踝已经肿了起来。

“什么时候受的伤?”

“大概是过泥路的时候扭到了吧。”

肖茗丹沉默了,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极力掩饰着心里的矛盾,就好像两个自己在激烈地争吵:还剩3公里,最终功亏一篑?如果继续跑,吕思宁怎么坚持?

“班长,我没事。”吕思宁看出了肖茗丹的心思,双手撑着地面,咬牙站起来。但是她只迈了一步,一下子又坐到了地上。

这一下吕思宁感到极度的疲惫,四肢都在发胀和轻微的颤抖。如果说一直在跑还不会有这种感觉,一旦停下来,27公里积累的体力透支,一下子就凸显出来。

“先喝点水吧,我这儿还有小半瓶。”肖茗丹拧开瓶盖递给吕思宁,其实,她自己也已经嘴唇干裂、舌头发木了。

“砰……”两个人都愣住了,吕思宁的手一直在抖,没有拿住,瓶子掉到地上,仅有的一点水瞬间就消失在泥水间。

“叫收容车吧。”肖茗丹淡淡地说了这句话,抽出了身上的对讲机。在体力、意志都达到极限的时候,一个小小的挫折都有可能被无限放大。肖茗丹就是再乐观、再坚强,可她终究也是人。

“班长,你自己先跑吧!我慢慢走。”

“我们一起并肩作战,怎么能把你扔在这儿呢。”

肖茗丹看着自己手中的对讲机,一秒、两秒,最终还是缓缓地放在嘴边,准备按下对讲键。

“……女兵加油!”没等肖茗丹开口,对讲机里就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她们两个互相看着对方,谁也说不出话来。原来,跑在后面的4名女兵在十字路口遇上了武警8680部队野营拉练队伍,大家停下来一起为女兵们呐喊助威,而她们也第一时间按下了对讲键,把这份鼓劲打气传递给肖茗丹和吕思宁。

“女兵加油!”每一个字都与肖茗丹和吕思宁的心共鸣共振着,她们突然感觉,在自己最孤单无助的时候,其实有很多人陪伴着你,自己身上肩负的荣誉,也绝不是一个人的荣誉。

“女兵加油!”吕思宁极力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肖茗丹仰望天空,泪水也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吕思宁强忍着站起来,活动活动脚踝,深吸一口气:“班长,3公里,冲吧……”

终点。

侦察科长申艳良低头看了看手表,叹了口气:“这次魔鬼周集训,依旧是没有什么亮点。”

“哎……”申科长抬起头望去,路的尽头有两个女兵,一边手挽着手,一边向终点线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

结果呢?两个女兵以3小时52分的成绩跑过了终点线,随后的三天里又顺利地完成了魔鬼周集训的各个科目。吕思宁由于全年参加魔鬼周集训并且成绩全部达标,2017年3月荣获武警总部颁发的“极限训练勇士勋章”。肖茗丹因为身体原因缺席一次魔鬼周集训而遗憾落选。

然而,这些荣誉似乎并没有成为官兵们关注的焦点。在大家心中印象最深的一幕是,一身泥水的两个女兵咬着牙,笑着,携手向终点跑来。那一刻,她们那么狼狈,但是她们看上去那么美……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