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报告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康 孙荣乾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12-22 09:58

某红军团负责群众工作的干事吴超然,手里捏着自愿奔赴南疆边防部队工作的《申请书》,在团领导办公室门前踱步,“里面在说话,谁在汇报工作吧?”

昨天,团领导向全体干部传达了上级通知,要求推荐一名政工干部赴新调整的某兄弟单位工作。吴干事回到家已是凌晨一点多,看到妻子已经入睡,他关掉卧室的灯,轻轻带上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冷静考虑自己要不要主动申请调往外单位工作的问题。“团机关几名兵龄长一点的干部,下一步都面临职务调整,年轻一点的,还缺乏机关工作的历练……”他细细地将身边的情况盘点了一圈,发现对照上级通知要求和标准,自己是最合适的人选。

他的思绪变得有些凝重……有消息说,要去的单位驻防南疆,那里条件异常艰苦。估计推荐人选很难确定,可能主动申请报名的人不会很多。他想,这个时候,领导肯定也在认真酝酿,不管最终推荐谁,都得做一番思想工作。现在部队驻地虽也属于高原艰苦地区,但相对于南疆干旱缺水、风沙弥漫的自然环境,还是要好很多。

“既然我最合适,就让我去吧!”定下决心时,心潮竟有些澎湃。他起身准备回屋时,抬头的一刹那,猛然看到墙上那张放大的结婚照,心情又忐忑不安起来。这些年,夫妻二人一直分居两地,几个月前,妻子刚从南方老家随军到驻地。这段时间才把工作稳定下来,自己就这么一走,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她能同意吗?

吴干事径直走到阳台,推开窗户,操场上红色灯光勾勒的“走遍‘新西兰’(指新疆、西藏、兰州——编者注)、听从党召唤”一排大字跃入眼帘。平日里跑步从那里经过,看到的只是字,并未用心去体会和感悟有着80多年辉煌历史的红军部队孕育的师魂。可此刻,他却认真地在嘴里反复咀嚼这句话,觉得其深刻内涵需要每个人用行动诠释。

他坐到写字桌旁,一改电脑打字的习惯,用手书写了此刻的心声……

第二天早晨,他迫不及待地叫醒妻子,商量了这件关乎全家未来走向的大事。欣喜的是,通情达理的妻子思量许久后表示:“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我就跟你到哪里。”“谢谢你!”平时很少表达的吴超然一把抱住妻子,紧紧地、久久地抱着……

此刻,站在团领导办公室的门口,吴干事那颗悬着的心在不停地跳跃着。当兵这些年,他的一切早已融入了这支部队的一草一木。而一旦下决心离开,难舍之情油然而生。正当他思前想后时,团领导的门开了,只见一位熟悉的战友走了出来,吴干事没多想,只是冲着对方给了一个笑脸。

“报告!”

听到里面应声,吴超然推门走了进去。

还没坐下,他一眼瞅见办公桌上已经摆了好几封《申请书》,定睛一看,心里“咯噔”一下:比自己动作快的大有人在啊!

吴干事的脸一直红到脖子根,领导告诉他,在他之前,已经有好几名干部递交了《申请书》,大家都和他一样,要继承红军部队的优良传统,主动接受组织安排,到艰苦地区任职。

“本以为就自己最合适、最积极、最主动,没想到战友的行动更迅速、更果断、更坚决。看来我还是来迟了。”他嗫嚅着说。

“迟来早来都是好样的,红军部队的干部就是得有这样一种境界和胸怀,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里安家。”团领导的话,让吴超然听来像对自己的一种肯定和赞赏,他的信心更足了。在认真介绍了群工干事到南疆地区工作的特长和优势后,他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和决心。

几天后,吴超然接到赴新单位报到的正式通知。他将手头工作一项一项认真进行了交接,随即收拾好行装、打起背包,悄悄登上即将远行的汽车。

没想到,像谁下了命令似的,机关朝夕相处的战友们都出来为他送行。他立刻扑下车,一一和大家相拥而别。那一刻,阳光灿烂的吴超然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泪花背后是一如既往的坚毅目光。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