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 雪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刘兆林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2-02 09:28

那是个遥远的冬夜。

又轮上我和一个新兵站岗。

自然灾害闹的,不仅人的肚皮受了牵连,山、水、草、木也都瘦了。

夜岗除了冷困难挨,新兵还害怕。那是个城市入伍的新兵,以前没度过这样的夜晚。我们默默站着,听自己肚子咕噜噜叫。

我在外面巡逻一阵,正要回岗楼,听新兵向谁发问:“口令?!”

连问两声没见回令,他大喝道:“站住,不站住开枪了!”

我听他拉动了枪机,急忙往回跑。刚撒开腿,枪声已经响了,一连四声,把全连一齐惊醒。

十多束手电光集中到一点,明晃晃地照着躺倒在地的一头驴。驴身上的几处枪伤汩汩地流着血,肚皮已不再起伏。完了,完了,连队那条宝贝驴被打死了。它是连队的活宝贝,刚往一个哨所送东西回来。哨所和连队就那么一条没支没叉的小道,也没人家,这小道它自己走了八九年都没出事,怎么偏偏死于我这班岗。

新兵吓傻了,我惊呆了,都忘了饿,任大家七嘴八舌埋怨着。那夜,我被驴折磨着,根本就没再入睡,大概好多人都没再睡好。

驴既死了,也活不过来,我和新兵被埋怨一通之后,自然涉及到如何处理后事问题。任何事情都是这样,不管大小,只要许多人同时关心它,就会成为不同思想的分水岭。那时候,一般事都容易和肚子有牵连,这头被误杀的驴,便和大家的肠胃发生了纠葛。

“天上的龙肉,地下的驴肉,没病没灾死的,不吃白不吃!”“胃亏肉”的代表人物造开了舆论。

重感情的同志也说开了:“无言战友死了,还想吃,长的是狗嘴吗?”

困难时期,偌大一头没病没灾的驴呀,不吃确实是胃的一大损失,但我还是反对吃。那是头通灵性的驴,饿死我也咽不下它的肉。

那新兵更是难过,打死了驴不说,又给同志们制造了矛盾,惹了多大麻烦。他左右为难,哀求说:“别吵了,有气冲我撒吧,都怨我!”

“吃不吃驴肉不关你事!”“胃亏肉”们这样说时,心里在想:还该谢谢你呢,不是你,我们哪有吃肉的希望?他们继续加强舆论:“驴有功不假,长征路上,红军为了走出草地,还杀了陷入泥沼的战马呢!冬季施工到了节骨眼上,整天清水煮白菜的,大锤能抡得起来吗?吃驴肉等于加油,革命需要嘛!” 他们边说边找炊事班长去了。

炊事班长经常使唤那驴驮粮驮菜,感情自然深一层,让他扒驴皮砍肉,怎么下得了手?“胃亏肉”们也不管他下不下得了手,连说带拽把他拉出来。

探家刚回来的饲养员,不知啥时伏在驴身上,手摸着驴的伤口,抽抽咽咽在哭。

炊事班长扔下刀,想拉饲养员起来,拉不动,自己也叭嗒叭嗒掉了泪。

“……你们也该想一想,连洗脸水都是它天天从山下给咱们驮。昨天早晨,我拎桶去打水,它早在井边等着了……”

听我这一说,饲养员越发哭得厉害。没人再说吃肉,一个个眼光变得柔软。

这忠厚老实的驴,是8年前从百多里外集镇上买的。往连队来那天,它就驮着买他的人过了好几道河。翻山了,它在前面拉,下岭了,它在后面拽。上了平川地,轻轻拍它一下,它就颠儿颠儿地跑哇。一到连队,它成了连队饲养的动物里最不用人操心的一个。吃完了草,就在黑乎乎的磨房里磨豆腐,低着个头,一圈又一圈。从连队到营部那十里崎岖小路,它走了多少个来回?被蛇咬了的新兵骑着它去治过伤,来队看儿子的老母亲骑着它赶过路。寄邮的包裹,还有一封封来往的书信,不都是它驮送的吗?灾年荒月肚子受委屈,它就更委屈三分,草里没有料哇。它是刚送完东西回来,还没吃到夜草呢,就空着肚子死去了……

从连长到新兵,全连都动了感情。驴肉不但没吃,还为驴开了追悼会,最后把它安葬在营房后面的山坡上。

低沉的氛围,反为临近尾声的施工任务鼓了劲,可不几天战士们又挺不住了。定量的粗粮加盐水煮冻白菜,越吃越饿。还有比完不成任务更叫指导员着急的吗?

晚上,连长和指导员把司务长叫去,派他连夜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出发前,司务长到各班打招呼,说他连夜到百里外的小镇去,请地方政府帮助解决点肉蛋,改善伙食,好突击按时完成任务。他让大家等着,买不着就不回来。

夜里不少人就等不及了,梦中已经吃起了各种各样的肉,白天干活好像也不那么饿了。

第二天熄灯号刚吹,司务长背回60多斤马肉,来回二百里,司务长真买到啦!多少人扯着司务长的胳膊,搂着司务长的脖子跳高,后来竟把他抬起来欢呼。司务长可立了大功,这60多斤马肉,不仅让几个压铺板的新兵下床上了工地,全连饱餐几顿马肉饺子后,一连几天突击,任务奇迹般地完成。

两年后,经济形势好转,漫长的饿夜终于结束。吃肉不再困难了,可也真奇怪,官兵们感觉吃啥肉都不如那年的马肉香?

有一回,老兵们嚷着司务长去买了一次马肉,也还是不如那次的马肉香。司务长实在忍不住了,说:“那年月,哪能买到马肉哇,那是我们自己的驴肉!”

啊,到底吃了?!

是连长、指导员做出的秘密决定。那夜,司务长把刚埋下的驴,从冻土里扒出来,用锯锯下几大块好肉,又背到挺远的山沟收拾干净。为了不让大家察觉,他在山沟拢堆火,硬在雪地里饿了一天,傍黑才把驴肉背回来。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