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壮志 永驻海天

——张超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发言摘登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综合稿责任编辑:田佳平
2016-08-25 11:49

戴明盟

王 亮

张 亚

聂元闯

陈 欣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英雄,一支能打胜仗的军队不能没有英雄。

生死之界,一念之间——国为重,己为轻。海军歼-15舰载机飞行员张超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8月24日,距离张超牺牲100多天,人们在人民大会堂和他的战友、家人等代表一起分享这位英雄的故事。

这是一位平凡英雄。爱笑,顾家,会爱,感恩,有情义,爱追梦……品味他的平凡,我们愈加感受到英雄就在你我身边。

这是一位真心英雄。真心爱国,真心爱家,真心爱战友……感受他那颗赤子之心,我们愈加感受到这位英雄的伟大与坚强。

这是一群无名英雄。作为中国第一代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张超和他的战友们每天气势如虹的飞行,父母未曾看过,妻儿未曾看过,亲朋也未曾看过。他们震撼海天的“演出”,只有唯一的“观众”——祖国。

8月中旬,祖国见证了他们传来的捷报。张超同批战友带着他未竟的梦想,驾驶歼-15舰载机成功着舰,取得了航母上舰资格认证。

英雄壮志,永照海天。今天,我们分享这位英雄的故事,实则是在聆听来自海天之间的祖国“心跳”和强军“脉动”。

——编 者

“飞鲨”勇士悲憾海天

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部队长 戴明盟

作为航母战斗力的刀锋,我们这支部队边组建、边试验、边训练,闯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舰载飞行训练之路,自主培养出我国第一批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前进的道路并不平坦,要奋斗就会有牺牲。2016年4月27日,是一个无比悲痛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我国年轻的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张超同志,因突发飞机电传故障,倒在了实现航母飞行梦想的最后一刻,献出了年仅29岁的生命。

张超是我亲手挑选的飞行员,他阳光自信、热爱飞行,血气方刚、勇于担当,是这批飞行员中的佼佼者。

至今,我仍清晰记得2015年初,我带队到张超所在部队遴选飞行员时的情景。当时,他跑到我的住处,自报家门说:“我特别想成为你们飞鲨战队的一员。”我问:“你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吗?”他回答得斩钉截铁:“知道,但我就是想来!要干就干最难的,要飞就飞舰载机。”

加入“飞鲨”战队,直面全新的武器装备、全新的训练模式、全新的操纵习惯,一切都得从零开始。作为超常规培养的“插班生”,张超不断自我加压,加班加点,补训苦训。

战友们都说,张超真是人如其名,他始终以赶超的姿态在奋力前行,以超多的汗水、超强的毅力收获了超常的成绩。

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被誉为“刀尖上的舞者”。有人分析,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航天员的5倍,是一般战斗机飞行员的20倍。

以身许国,何惧生死?张超曾对妻子说:“如果有一天我牺牲了,就把我的骨灰撒到大海里。”这种无惧无畏的英雄气概,始终砥砺着张超的战斗激情。海上超低空飞行,是歼-15舰载机战术训练中的难点。课目越难他越想飞,任务越险他越敢上。张超一再请战,最早完成了这个飞行课目。

最令人痛心的是张超的最后一次飞行,面对突发故障,他第一反应是挽救飞机。飞参数据显示,那种情况下,他的操纵近乎完美,壮举令人震撼。生死一瞬足以见证,他是当之无愧的“飞鲨”勇士!

生死抉择尽显忠诚

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参谋长助理 王 亮

4月27日,晴朗的天空高远透亮。对于飞行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当天,张超共有两个架次的飞行任务。第一架次是超低空掠海突防飞行,他的战术动作衔接流畅,非常好地完成了规定课目。

中午12点半左右,张超开始第二架次的飞行。按照训练计划,他需要在与辽宁舰甲板1∶1的着舰区,连续完成6次陆基模拟着舰。

“飞鲨”围绕模拟着舰区盘旋着,对中俯冲,后轮触地,前轮触地,拉升复飞……张超飞得很棒,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他叫好。

很快,他开始进行第6次陆基模拟着舰,这也是整个团队全天的最后一次着舰。张超的整个下滑过程精准稳定,自然流畅,近乎完美。12时59分10秒,飞机沿着标准下滑线从我眼前呼啸而过,后轮在理想的“落点”率先触地。我和指挥助理不约而同喊了声“漂亮”,在记录板上打出本场次的最高分。

然而,就在这本该“落地为安”的瞬间,无线电耳麦突然传来急促的语音告警:电传故障……随即,飞机像一匹正在狂奔的烈马被勒紧缰绳一样,前轮猛地弹起,机头急促上仰。

按照特情处置规定,遭遇这样的故障,可以立即跳伞。然而,张超没有这么做。他第一时间将操纵杆猛推到底,牢牢把定,试图把上仰的机头强压下去,挽救这架造价数亿、朝夕相伴的战机。可是,飞机没有丝毫响应!

兄弟啊,真的不能再管了!我和塔台指挥员同时对着话筒大喊:“跳伞!跳伞!跳伞!”

12时59分16秒,机头还在上仰,飞机骤然离地20多米。无奈之下,张超终于拉动弹射手柄,“砰”的一声,连同座椅弹射出来。但是,高度太低,弹射角度太差,救生伞没来得及张开,就重重地摔向了地面……

救护车呼啸疾驰,我们不停地对他呼喊:“兄弟,坚持住,坚持住啊!”一路上,张超断断续续地说:“我是不是再也飞不了了……”只言片语,流露出他对飞行事业的无限眷恋。

碧海蓝天恒爱久远

张超同志妻子 张 亚

我和张超相识相爱6年,有一个宝贝女儿,有一个幸福而温馨的家,我们对未来的日子做过很多美好的规划。然而,他突然走了,带走了对我们的全部承诺,没有留下一句嘱托。

与张超相处这些年,我感觉他这个人,爱飞行真是爱到骨子里。因为爱他所爱,所以追求他所追求。在张超的影响下,2012年6月,我下定决心,辞去令人羡慕的航空乘务员工作,特招入伍到张超所在的部队,和他成了肩并肩的战友。

2015年初,海军选拔航母舰载机飞行员,张超知道消息后第一个报名。当时,我们刚把家安顿好,女儿还不满一岁,但我知道飞舰载机是他的梦想,我不能拖后腿。

张超调到舰载机部队后,我们又开始两地分居。我一直想去部队看看,他总说训练太忙,不让我过去。今年4月,我和他终于约好去部队过五一。我早早买好4月27日的火车票,收拾了一箱子漂亮衣服,还做了他喜欢的发型。上车那天,我特意穿上他最喜欢的那套连衣裙。一路上,我憧憬着见面时的情景:他带着我最喜欢的百合花,抱着我转圈,一遍一遍地叫我小名……

然而,我刚到北京,就意外地被部队的人接下车。我一看那么多人,吓坏了。我哭着不停地问,张超到底怎么了?他在哪里,我必须见到他!我一直相信,张超不会离开我。

到了殡仪馆,看到他静静地躺在那里,我的天塌了!遗体告别那天,看到灵堂上爸爸的照片,女儿突然哭了:“爸爸,我要找爸爸。”我把女儿抱到张超的遗体旁,对她说:“含含不哭,爸爸飞行太累了,不要打扰爸爸睡觉。”

张超走后,有段时间,女儿只要看到我闭眼睡觉,就使劲拍打我的脸:“爸爸睡觉了,妈妈别睡!含含怕,妈妈你起来。”

张超走了,他的爱永远伴随着我和女儿。如果有一天,祖国需要我上战场,我也会像他一样勇敢地冲锋陷阵!

超,你知道吗,你的同班战友们在航母上胜利着舰了!按照当初的约定,当你驾驶飞鲨在辽宁舰着舰后,我和女儿要捧着鲜花迎接你的凯旋!今天,我带着鲜花来了,来和你一起感受这份荣光!

搏击海天执著追梦

海军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飞行中队长 聂元闯

我和张超既是大学同学,也是同团战友,朝夕相处了十来年。听到张超壮烈牺牲的消息,我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但我深深理解他瞬间的英雄壮举。

2004年,我们一起考入空军航空大学。张超自信阳光,刻苦上进,学习成绩非常好。他热爱飞行的强烈愿望让我印象深刻。

2008年,我们一起分配到海军航空兵某训练基地。带飞教员问他,有没有兴趣留下来?出人意料的是,张超谢绝了教员的好意:“我想到一线部队去,飞战斗机!”

作为成天在一块的好战友,我知道他骨子里有一种英雄情结,始终想着部队,想着打仗。他多次和我聊起“海空卫士”王伟,他说:“王伟是我心中的英雄,他敢用生命与外军飞机较量,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是个纯爷们!”

一拿到分配意向表,他就毫不犹豫地填下了王伟生前所在部队——海军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来团里报到时,张超直截了当地告诉团长:“我就是冲着王伟来的!”

有幸来到英雄所在部队,张超深感这是使命的交接。从此,他比以前抓得更紧、训得更严、练得更苦,在我们同批里第一个放单飞、第一个飞夜航、第一个打实弹、第一个担负战备值班,成了大家公认的“飞行超人”。

我们团是南海一线主力作战部队,承担着维护南海主权权益的神圣使命。近些年,外国舰机在南海活动十分频繁。张超和战友们坚持逢舰机必跟,几乎每天都有紧急战斗起飞任务,多的时候一天有四五次。

2013年4月,外军一架侦察机又在我周边抵近侦察。接到指挥所命令后,张超立即单机执行战斗起飞任务。那一次,他成竹在胸,驾驶歼-8Ⅱ飞抵目标空域后,迅速占据有利位置,按规定进行跟踪监视,形成对外机的有力震慑。

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2015年,海军实施超常规措施,在三代机部队遴选舰载机飞行员。张超梦寐以求的机会来了。他第一个向团里递交了申请,郑重写道:“人民海军要想走向远海深蓝,就要有一群不畏风雨的海空雄鹰!”

强军路上使命催征

中央人民广播电视台记者 陈 欣

我是一名军事记者,报道过我们的辽宁舰入列,兴奋,绝对的兴奋;报道过我们的歼-15着舰,自豪,满满的自豪。

我们看到了辉煌。而辉煌的背后,是付出。

在舰载机部队,每个飞行员的宿舍门旁,都贴着自己的人生格言。张超选择的是这样两句话:文能握笔安天下,武能跨马定乾坤!

一股豪气,扑面而来。豪气背后,使命催征。

真的没想到,飞机上舰是这么难。改装舰载机,是操纵习惯的彻底颠覆。张超为了建立新的肌肉记忆,一年的飞行起落,相当于过去6到7年训练的总和。而每一次模拟着舰,又都承载着数倍于以往的超负荷!

真的没想到,平时训练也那么险。舰载机起降,是公认的高危课目。“刀尖上的舞者”绝不是随口一说的比喻,而是用鲜血和生命绘就的真实形象。张超他们的每一次训练,都是惊心动魄的考验,每一次平安着陆,都是化险为夷的凯旋。

真的没想到,探索之路如此任重而道远。舰载机的技术和训练,是大国的核心机密。为了航母,国人盼红了眼,科学家熬白了头。现在,是“飞鲨”舞者把“生命先抵押给死神”,义无反顾走上了这条路。

采访前,我心头一直有个疑问:部队遭遇这么大的挫折,而且很多飞行员亲眼目睹了烈士牺牲的现场,官兵们的士气有没有受到影响?部队的训练还是否正常?

没想到,采访期间,战机的轰鸣震撼着我的耳膜,营区里的呼号高亢响亮。

官兵们告诉我,部队复飞,部队长戴明盟飞第一架,随后是参谋长张叶飞第二架……这支英雄的部队,在碧海蓝天继续翱翔。

就在前几天,张超的同批飞行员圆满完成在辽宁舰上的阻拦着舰和滑跃起飞,高标准通过了上舰资格认证,他们为“飞鲨”战队注入了新鲜血液。

捷报传来,我的耳边不由回响起了舰载机飞行团的团歌:披着清晨第一缕曙光,年轻的“飞鲨”滑跃启航。穿梭在茫茫的海天上,谁在用忠诚书写信仰……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