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广西靖西市烈士陵园4区4排12号墓碑——

你是谁,为了谁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陈典宏 特约记者 罗文义 通讯员 刘伦富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4-06 10:24

广西边城靖西市烈士陵园,4区4排12号。

暖春,碎金般的阳光从斑驳树影中投射下来,洒在一尺见方的冰冷墓碑上,几行碑文映入眼帘——

邝胜龙烈士,生前系54262部队侦察队战士,1983年1月入伍,21岁,共青团员,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县人,1984年8月23日在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中光荣牺牲,一等功臣。

没有照片,没有更多介绍。此刻,他的一生浓缩为这短短60多字的碑文。

这,也是绝大多数人们对邝胜龙烈士的全部了解。

你是谁?为了谁?

清明节前夕,记者追寻烈士邝胜龙的成长足迹,回眸他的青春芳华。

“胜龙这孩子,打小就听话,很讨人喜欢”

最初的寻找,没有记者想象中的那样容易。

从广西首府南宁到边城靖西,从广西军区军史馆到某边防团团史馆,记者查阅很多资料,但记载邝胜龙烈士的文字,大多只有寥寥数语。

多方寻找,记者终于通过钦州军分区辗转联系上邝胜龙生前一位战友,得知他的家人就在钦州。

电话沟通后,记者驱车直奔邝胜龙的家——钦州市钦南区民生街邝屋园巷1号。

这栋崭新的四层小楼,跟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只有门楣上那块“光荣烈属”的牌匾,无声诉说着这家人的身份。

记者刚一进门,邝胜龙84岁的老母亲黎秀珍,就颤颤巍巍地从里屋走了出来,紧紧拉住了记者的手。

就像见到自己的儿子回来一般,黎妈妈的泪水不断从深陷的眼眶溢了出来。深埋心底的记忆,随着一张张老照片涌了出来。黎妈妈时而幸福时而痛心地回忆:胜龙这孩子,打小就听话,很讨人喜欢,上学那会,家里吃饭的人口多,负担重,他一放学就回家挑水,把两口水缸装得满满的,喂猪、做饭、种菜,样样他都抢着干……

妹妹邝胜娟比邝胜龙小5岁,和哥哥感情特别深。小时候,哥哥一放学就背着她玩耍,带她去抓鱼。邝胜娟说:“哥哥初中毕业后到一个工厂上班,第一个月刚领工资就给我买了一大堆好吃的。”

哥哥邝胜忠永远记得33年前的那个早晨。两名胸戴小白花的军人和人武部、民政局、公社的干部来到家中,他一下子反应过来:弟弟没了!

邝胜忠说,当年,得知胜龙牺牲的噩耗,父亲邝兆恒一头晕倒在地,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星期。母亲也哭晕了过去。

这些年,两位老人只要见到穿军装的人,总会想起牺牲在边关的儿子,泪水落下一行又一行。邝胜龙生前留下的一块手表、几张黑白照片,以及组织发放的烈士证书和那枚用生命换来的一等功军功章,成了一家人永远的珍藏。

“胜龙啊,你看,部队的人又来看你了!”整整一个下午,黎妈妈抚摸着儿子的遗物,不断念叨着邝胜龙儿时的一幕幕——仿佛那些时光就在昨天,就在眼前。

“如果他还活着,一定过得比我们都幸福”

从邝胜龙家里出来,跨过两条街,经过抗法名将刘永福故居,记者来到1976年邝胜龙曾经就读的钦州市三中旧址。如今,这里已成为钦州市滨海新区建设指挥部。不久的将来,一座新城将从这里拔地而起。

从这里驱车驶入一条新修的市区主干大道,行车不到几分钟,记者来到了新建的钦州市三中。正值午休时光,一群满脸阳光的孩子,有说有笑从校门蜂拥而出。他们的身后,漂亮的教学楼在阳光下巍然耸立。

30多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但眼前这些阳光灿烂的脸庞、耳边这些欢声笑语,仍一下子将记者带回邝胜龙上学的当年时光。

邝胜龙的初中班主任胡朝清如今退休在家。他对邝胜龙这个学生印象深刻:这孩子身上有股英雄气。当时,班里一个女孩子和同学吵架了,想不开要跳楼,邝胜龙一个箭步上去,将她拉了回来。

邝胜龙初中同班女同学符群杰回忆,上学那会,街上流浪狗很多,她每次被狗追赶,都是邝胜龙上前为她解围。说到这,她长长叹了一口气:“他连场恋爱都没谈过,就匆匆走了。”

在初中同桌王廷耀的印象里,就像那个年代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邝胜龙爱唱邓丽君的歌,爱看时尚杂志,喜欢文学,闲余时间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

记者在一张黑白照片上看到,邝胜龙生前穿着军装,白净的面容,透亮的眼神,匀称的身材,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青春勃发的朝气。“胜龙脑筋活,身体好。”和胜龙从小玩到大的伙伴邓家坚说:“如果他还活着,一定过得比我们都幸福。”

细算他的年龄,如果他还活着,他也不过53岁。对人生而言,53岁正是收获的季节。

和邝胜龙差不多岁数的同学,如今大多已经儿女长大、事业有成,有的成为行业的中坚,有的正在享受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有的守在父母膝下尽着儿女的孝道。

“放心吧,我们替你回家,孝敬母亲”

邝胜龙生前战友陈有安的家,在距离钦州市区一个小时车程的贵台镇。记者驱车前往与他会面。 这个和邝胜龙同年的战友,每年8月23日都会烧一炷香,找个无人的地方一坐就是一天。妻子曾经不理解,他说:“今天是我好战友胜龙的忌日,你不懂!”

那一幕永远刻在陈有安的心里。那天,他和邝胜龙一起参加拔点作战。半道上,邝胜龙塞给他一片人参片说:“有安,这个给你吃,能提神。”没想到,战斗打响,邝胜龙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到这里,陈有安嗫嚅着嘴唇,泪水涌了出来。这些年,陈有安无数次在梦里,梦见邝胜龙给他说的话,对他眯着眼睛微微笑……

陈有安回忆,邝胜龙身体好,个头高,人又灵活,入伍不久就被选进侦察队。在侦察队,邝胜龙打沙袋、搞格斗、练捕俘动作比谁都狠,比谁都刻苦,还在广西军区组织的侦察兵大比武中荣获过“全能侦察兵”的称号。

邝胜龙跟陈有安约定,当了侦察兵,就得立几个功回来。在侦察队一年多时间,邝胜龙6次执行侦察任务,次次主动请战。

说起邝胜龙的母亲,陈有安一口一个“妈”。当年,他从部队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邝胜龙的家,叫邝胜龙的母亲一声“妈”。

在这个和自己并无血缘关系的家中,陈有安住邝胜龙入伍前住的房间,做儿子应做的家务,尽儿子应尽的孝道。邝胜龙父母过生日,他要么赶来庆贺,要么送来礼物。邝胜龙母亲住院,陈有安一直守在病床前,不肯离开半步。他说:“如果胜龙活着,他也不会离开。”

当年,和邝胜龙同批入伍的钦州籍战友一共有124人,只有邝胜龙没有回来。这些活着从战场回来的战友,把邝胜龙的家人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他们学着邝胜龙叫邝胜忠为“二哥”,认邝胜龙的母亲做“妈妈”。

逢年过节,他们都会从各地赶来看望老人。战友李强胜说,战友每次聚会,大家都会给胜龙留下一个座位,摆上一副碗筷,把第一杯酒敬给他。

2015年4月,邝胜龙的父亲去世前,战友们从十里八乡赶到家中,看了老人最后一眼。那天,老人含笑闭上了双眼。老人走后,十几个战友像亲儿子一样,忙里忙外操办着后事。

邝胜龙生前所在团的团长邓诗新,过去在广西工作时经常去看望胜龙的家人。2013年,邓诗新在海南组织老部队纪念丛书发行仪式,还专门邀请邝胜龙一家到海南岛旅游。

又一个清明节即将到来,陈有安照例来到烈士陵园,含着泪说:“胜龙兄弟,你放心吧,我们替你回家,孝敬母亲。”

“当年你打仗的地方,如今变化可大啦”

去年清明节,二哥邝胜忠开着新买的小轿车,带着儿孙前往靖西市烈士陵园,一家人前去祭拜弟弟胜龙。

奔驰在风景如画的高速公路上,看到沿途都是到边境旅游的人们,邝胜忠默默念叨:“胜龙,你看看吧,当年你打仗的地方,如今变化可大啦。”

变化的不只是边境。在胜龙家里,新建的四层楼房刚刚装修一新,一套颇为大气的红木沙发,透露着家境的殷实。邝胜忠告诉记者,他们兄妹几个都下海经商,不算大富但手头也都比较宽裕,如今一家33口人四世同堂,母慈子孝,人丁兴旺。

“胜龙你看,我们都过上好日子啦!”邝胜龙战友陈有安荣立二等战功,退伍后,被安排进镇工商管理所工作,日子平静而幸福。去年,他在镇上盖起了三层小楼。

荣立三等战功的李强胜回乡后,摆过地摊,做过小本生意。2005年,他成为钦南区水东街道东南社区的一名干部,每月有了固定收入,一家人其乐融融。“与那些牺牲的战友相比,我很知足。”他说。

英雄接力有来人。邝胜龙大姐的儿子如今参军入伍到了部队;陈有安的儿子陈才亮如今在父亲的老部队服役。

采访结束时,记者逗了逗邝胜龙侄子邝子良刚满2岁的儿子。看着儿子开心的笑容,邝子良说,等他长大了,也让他像爷爷叔叔们一样,去当个解放军。

版式设计:梁 晨

上图1:2017年清明节前夕,在烈士邝胜龙的家中,老母亲深情抚摸着儿子的遗像,不断念叨着邝胜龙儿时的一幕幕——仿佛那些时光就在昨天,就在眼前。邝胜龙的哥哥邝胜忠说,父亲前年去世了,他们兄妹几个都下海经商,手头也都比较宽裕,如今一家33口人四世同堂,母慈子孝,人丁兴旺。

上图2:烈士邝胜龙遗像。33年前,这位同学眼中“时尚帅气”的青年,在边境作战中英勇牺牲。刘伦富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