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从“军中清华”国防科大走来

——几名军校学员毕业前夕的青春回眸

来源:军报西部陆军作者:王良文 曹壮 付伟川 张怡然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5-16 21:28

(一)那条难忘的的“小路”

“养成”,在字典里这样解释:“培养而使之形成或成长”。养成,是在思想政治教育的基础上,侧重人的道德品质和行为习惯的一种教育。从小到大,家庭、学校、社会养成了我们自觉遵守社会道德和行为规范等良好的道德品质和行为习惯。而从进入大学生活后,在走进国防科技大学校园的那一刻起,我们背上行囊整装待发,踏上了一条“军人养成”的道路上。巧的是,这条路的名字就叫——“养成路”。

初识·原来是你

2013年仲夏,我同祖国各地的有志青年一道,胸怀大志地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军中清华”——国防科技大学。回想当时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信封上气势雄伟的城墙、神圣庄严的八一军徽,不由得让我心生敬意和自豪,因为我也即将成为这城墙内的一员!

怀揣着对未来的紧张与向往来到长沙,然而当我下了火车,赶往录取通知书上的地址时,路过城门而不入时,顿时一大堆的问号涌进了我的脑海。随后,迎接我的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门,上面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心里多少是有点失落的……

走进校园,看到道路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林,宽阔的道路,有点让我讶异。果然这“军中清华”就是够气派。瞧这路,这楼,这树!当我走在环校公路上看到了“养成路”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愣住了。看上去平凡又普通的路,却总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切。这是我第一次与它的邂逅。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一切都充斥着庄严肃穆的气息,让我不禁将腰杆挺直了起来,整个人也顿时如打了鸡血一般,充满了斗志。虽说没能见着期待的城墙,但是我知道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将注定不平凡。

报道,签字,交材料,父母把我交代给新训班长之后,不舍的离开了。而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我,在送走了父母之后,便拉起班长开启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班长,伙食怎么样啊?”“平时队里的生活管得严吗?”“班长,这里的学姐漂亮吗?”……面对我这个初来乍到的新兵蛋子,班长总是耐心地解答着我的各种疑惑。

“班长,那条路为什么要叫养成路啊?”

当我突然冒出的这样一个有点无厘头的问题,却把班长给难住了,只见他顿了顿,神秘地笑着说:“这个问题啊,等你大四的时候我再来问你,我想听听你的答案!”我不禁一愣,心想一条路难道还有啥稀奇的不成?

养成路啊,那时的我是真的没有想过,你,竟然会成为我的大学生活中,如此重要的一个角色……

相知·幸好是你

两个月的新训生活,对于原本就习惯了在教室伏案写字的我们,显得有点苦,不过还好我坚持下来了,也很荣幸在新训结束后,被安排为骨干,这让我感觉的肩上多了一份责任。回归到学习生活的我们,上课下课,日复一日。在学习生活之余,我也尽职尽责地完成着骨干的工作,虽说不是太难,但是作为大一新生的我还是有些压力。而在每天下课后,走在养成路上回寝室的时光,让我觉得这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

这时的养成路对我而言,就像是记忆中通往外婆家的那条小路,分外亲切。看到两旁生机盎然的树木花草,不由觉得,原来在如此严肃紧张的军校当中,竟然还有这样一条静谧安宁的道路。巨大的树荫庇护着路过它的学员们,不会被炎炎烈日晒到;淡淡的花香给过往的行人以和谐的舒畅;每每走到这里,都让人不觉地放慢了脚步,想要多享受一下这如沐春风的感觉……

养成路啊,这时我才真的发现,你,不仅庄严的让人敬畏,也可爱的让人沉醉! 

熟知·不想是你

班长,是一个来自北方的汉子,黑黝黝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作为来到学校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训练时,他是严厉的班长,教会我们什么叫坚持;生活中,他是爱笑的大哥哥,带着我们适应着这里的一切。

我很讨厌一句话“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然而现实便是如此。还记得班长他们毕业离校的那一天,我们在考场奋笔疾书,只为能抓紧时间赶到我们可爱的班长身边,跟他说一声“珍重,再见!”

当我们几个人急急忙忙地跑向班长所在连队的时候,只见他已打好行囊,还是那一张再熟悉不过的笑脸,嘴里嗔骂道“咋来的这么晚!再等不到你们我可就走咯!”此时的我们,眼泪不争气地在眼眶打转,班长依旧微笑着,拥抱着我们每一个人,就像当初新训结束的时候,他说“不是每次离别都要用眼泪来祭奠”。可是,当我们列队站在车外,大喊着班长的名字敬军礼的时候,一向坚强爱笑的班长,强忍着泪水回过头去,只留给我们一个潇洒的挥手。

那一天的养成路,显得格外无情;那一天,我流下了大学生涯的第一滴眼泪;也是那一天,你,让我体会到“离别”原来是如此艰难。 

    坚持·助力有你

大一,不知不觉在紧张和迷茫中度过了,经历了考试低空飘过的紧张刺激,也经历了竞赛获得佳绩的兴奋激动。那时的我,满心以为自己为四年的大学生活,已经书写了一个完美的开端,接下来没有什么困难可以击倒我。然而,就在刚刚升入大二后的第一次五公里测试中,我却被狠狠“击败”了,倒数的名次,26分的成绩,一切都是那么的刺眼。

谁都不想跌入倒数,而我更不想就这么轻易放弃!眼看体能考核就要到了,如果成绩还不及格,这不就是在给连队抹黑吗。

“环校公路两公里,我每天都跑个两三圈,我就不信区区五公里,小爷我战胜不了!”

说跑就跑,“万事开头难”,这句话可一点都没说错。光是跑完第一圈下来,我就感觉自己好像有些体力不支了。看着养成路两旁笔直的XX树,参天耸立,不断向上生长着。树亦如此,人更应如此!“加油,坚持!”我站在养成路上大声对自己喊话,仿佛是想向它证明,我可以!

那时候,每天坚持跑圈成为了我生活的最大目标与动力,而每次跑完我都会在养成路上走一走,好像在对它宣示着“小爷我说到做到!”而它也总会给我送上阵阵微风,带来清凉的慰藉。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慢慢地我的五公里成绩从26分提高到了21分,体能考核也顺利过关,然而我还是坚持每天的跑步。

记得那时候体能考核结束,我如往常般跑到你身边,高兴地看着你,回忆起每天跑步时留下的脚印与汗水,回忆起身体与精神的挣扎,感谢有你,陪我度过了艰难的时刻,感谢有你,教会了我什么叫做坚持。

体能考核结束之后,我还特地跑到你那里,慢慢的看着路边的一草一木,心中默念:哼,我讨厌你!但是,我也爱你。

 

别离·最想是你

转眼大三学年也已进入尾声,而我也将离开见证了我苦辣酸甜的养成路了,去到那个我曾向往的城墙内,度过最后一个学年了。

就在临别走的前一晚,我还是一如既往地跑了一个三大圈。最后,默默地停在了养成路上,就像大一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一样,慢慢的看着路旁的一草一木,心里满是感慨。原来那颗曾经跟我一样高的小树苗,现在也已经比我高出一头了;原来我最喜欢的那簇花坛,在那晚开的格外动人;那晚的月光,透过树叶间洒落在地上的光斑,演奏出了最美妙的旋律……

徐志摩在离开剑桥大学的时候,写下“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当我站在养成路上回忆起,在三号院的点点滴滴,走到我大一第一次看到养成路的地方,走到了我走了一个小时最终发现教学楼的地方,走到了我第一次走队列没走好被班长叫出来罚站的地方,走到了我第一次跑大圈跌倒了悔恨的哭泣的地方……

今夜无人话离别,今夜处处书离别。安静的你,伤感的你。 

诉说·感恩是你

时间是个淘气包,它会将你所经历的一点点积累,然后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点如数返还给你。现在我就正经历着,那过去的一点一滴,把我拉进无穷无尽的回忆漩涡中,无法自拔。

不禁回想起当初与班长讨论关于你名字的问题,他说要我给他答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始生之者,天也;养成之者,人也;能养天之所生而为天子。”厚德博学,强军兴国,我们虽不是“天子”,但在踏进国防科大校园的那一刻起,穿上军装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要成为一名保卫祖国安宁稳定,肩扛人民幸福生活的共和国军人。

养成路啊,你承载着我三年的喜怒哀乐,承载着我三年的酸甜苦辣,承载着我三年辛酸荣辱。你不仅仅是一条通往教学楼的路,而是通往我未来军旅人生的路。我想对你说,多幸运,让我在大学期间遇见了你;多美好,让我在这毕业之际还能有与你的回忆珍藏;多希望,我能在将来的某一天,带着满身荣耀站在你的面前,真诚跟你说一句,谢谢你。

 

(二)那些怀揣“科大魂”的青春

长沙的天气像极了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昨天还艳阳高照,今早一醒来就又听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下雨天最适合把浮躁的心静下来,回首过去。转眼间,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毕业季。而这一季到来时,我不再依依送往,而成了即将离去的一枚。

 

依稀还记得四年前,高考结束后的我们,面对分别,相拥而泣,互道珍重,步入各自的大学生活。我来到了曾经魂牵梦萦的国防科大,报到的那天,伫立在庄严的校门口,难掩心中的兴奋和激动之情。

“这里是英雄的舞台。”一直记得新训时的连长说过的这句话,经过两个月的新兵训练,我从一名稚气未脱的地方高中生转变为一名军校大学生,皮肤变黑了,但骨头变硬了。寒假回家的时候,妈妈说我身上添了阳刚,有了气质,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在这里,除了正常的课程学习,每天都有体能训练,同学们为了两边都不落后,每晚都学习到深夜,连队的俱乐部深夜总是灯火通明,座无虚席。奋笔疾书的莘莘学子有时忘记休息,被队干部命令才肯去睡觉。

我们一起学习,一起训练,在风雨中摸爬滚打,在课堂上刻苦钻研。就是在这样的锤炼下,锻造出了一批批文武兼备的优秀人才,成为我军的中流砥柱。四年的时光,我从这里开启我的军旅生涯,现在即将离开,走向新的舞台。进了科大门,就是科大人。出了科大门,带着科大魂。是科大,让我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军人;是科大,让我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党员。

这里聚集了全国矢志强军的热血儿郎,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坚韧与顽强。带伤坚持训练,摔倒了爬起来继续前进,身边有太多鲜活的英雄故事。我为能成为一名科大人而感到自豪。无论以后身在何方,军校的四年生活都将是我人生最宝贵的财富,我会用一辈子去珍惜。

我们将带着科大的精神,怀揣梦想,奔赴祖国的边疆海岛,为强军事业增添新的辉煌。

 

(三)战友小熊的雄起 

“哎,老王,你听说了吗?最近连里好像要组织一场400米障碍的比赛,你们班谁去啊?”“还能有谁?当然非小熊莫属啦,是不是很稳健?”“完了完了,第一名又要被你们班抢走了。”

小熊,本名熊泽宏,广西人。人如其名,身高体壮,皮肤黝黑,性格开朗。大一刚下连队时,我就与小熊分在了同一个寝室,当时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头脑简单、心直口快。因为在刚开学不久他就冒了不少泡,害的我们全班跟他一起受罚,而他却总是嘿嘿一笑,我们也就不想再怪他了。

真正改变我对小熊看法的是在之后的一次三公里的测试中,当时的我拼尽全力也才跑了十二分半。跑完后大家都在传有人跑完全程只用了十分钟左右,当时我就觉得很惊讶,觉得根本不可能,再仔细一打听,原来那人就是小熊。回到寝室我向他请教长跑的“秘籍”,他告诉我高中时他曾经参加过长跑训练,腿上绑五公斤的沙袋练了整整一个多月。我想,这大概就是天赋加后天努力的结果吧。

此后,小熊在体能方面的优势越来越多地表现出来,在军营这个大环境可谓大展身手。他多次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强军杯、定向越野等多项比赛,而且还取得了不错的名次。大家都在羡慕他在体能方面的天赋,而只有身为舍友的我知道他为了提高自己究竟有多拼:他每天晚上都去武装三大圈,每天在班里举十组哑铃,中午还去做卧推……所有的荣誉都是他应得的,而我也打心底里佩服这位“体霸”舍友。

小熊不仅对自己的体能很上心,也非常在乎自己的战友。大一上的体能要考单杠一练习,对于体能是一张白纸的我来说,想要及格简直难于上青天。而小熊一有空余时间就带我去练习,耐心地给我讲解拉杠的方法,并指导我进行背肌的训练,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晚上我实现了零的突破,激动的我搂着他又哭又笑,表达我对他发自内心的感激。

这就是我的战友小熊,认识他是我最大的幸运。

 

(四)从“豆腐块”到“国防绿”

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从何时起得了“强迫症”。即使寒暑假在家,每天早晨都会按学校的生物钟准时起床,把自己的被子叠的方方正正,还没等爸妈醒来,就已经把地面打扫的干干净净,看到姐姐吃瓜子时乱扔瓜子皮,嘴里总会偷偷嘀咕几句。

高中住校的我,被子永远像一条懒虫窝在床上,即使被点名批评也我行我素,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被子会被自己叠成豆腐块,没想过曾经“随遇而安”的洗漱用品会摆的整整齐齐,如果哪里有不整洁,总觉得浑身难受。发现这些改变后,我在为自己的变化感到自豪的同时,也感恩我的母校,它是我学习知识的殿堂,是我改变陋习的训练营,也是铸造我军人血性的练兵场,感谢您,让我得了“强迫症”。

军校的四年,培养了我优秀的军人素养,走路不再嘻嘻哈哈,和朋友勾肩搭背,总是阳光自信,昂首阔步。有一次,去地方大学找同学,他总是跟不上我的步伐,我却显得轻松自在,这都归因于我们每天都会带队去上课,走出了“军人速度”。更让他奇怪的是,我总是可以走得笔直,仿佛不会累,也永远不会垮,我自豪的跟他解释说:“因为我们令行禁止,让怎么走,就怎么走,才走出了这样的“军人姿态”。

每逢周末下午,我们总会进行一周一次的卫生大清扫,你会发现:每个宿舍都是那么干净整洁,窗户擦得锃亮,一个个豆腐块整齐放在床头。

有的班级有时其他同学有事不在,即使只有一个人,也会将整个寝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整理的齐齐正正。有地方的领导来参观,看到我们整齐划一的宿舍,都不禁感叹道:“国防科大的学员不仅学习优秀,内务竟然也如此整洁”。每当听到别人的赞许,我心中最感恩还是我的母校,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

我们停下是一座山,纹丝不动;走路是一条线,横平竖直;眼睛里只有一个目标,改革强军。我即将离开您的怀抱,我的科大,感谢您让我变成了这样的“强迫症”,感谢您给了我浴火重生般的第二次生命,感谢您让我变成了强军路上的一抹“国防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