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强军标兵的转型担当

——记第74集团军某合成旅“黄草岭功臣连”车长王锐(中)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记者 钱晓虎 马 飞 特约记者 张首伟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08-15 10:30
这个难题,谁也没想到会被一个兵轻松解决——

某新型两栖突击车夜间驾驶总是右偏,问题出在哪?大家束手无策之际,一名中士不声不响,在试验、失败、求证中找到答案,使新装备提前一个月形成战斗力。

这次试训,谁也没想到会被一个兵率先突破——

合成旅组建后,某营担负试训任务。时间没过多久,一名中士就已把各合成兵种专业和装备知识熟悉了个遍,并提出专业互训、一体联训、组合施训等6条建议,一项艰巨任务就这样打开了突破口。

这名中士是谁?第74集团军某合成旅“黄草岭功臣连”官兵会骄傲地回答:“是我们809车车长——王锐。”

新课目训练抢着“吃螃蟹”,新装备试训敢“叫板”——这个战士有颗“紧迫的心”

岭南夏日,酷热难耐,刚经过信息化“加改装”的809车车内温度超过40摄氏度,闷得人喘不过气。训练间隙,809车组列兵王家晨跳下车,抱怨道:“这个战车还缺个空调!”

“咱们的战车最缺的不是空调,而是一场实战!”正在一旁休整观战的王锐脱口而出。

有人说,心里装着什么,就会发现什么。王锐说,他心里想着的是“面对部队改革调整,自己的观念理念、战位职责如何跟着变?”

近年来,王锐驾驶的809战车,经历过加装炮射导弹、北斗导航系统换代、车长任务终端升级3次大的“加改装”。每次“加改装”,王锐都黏着厂家师傅讨教,对着说明书逐条消化。改装刚完,他便拿出整套实用操作流程和技术保障方法。厂家师傅们打趣地说:“你倒是动作挺快,以后都用不着我们上门服务了!”

在装备信息化“加改装”中,王锐对自己要求近乎苛刻。驾驶训练,他蒙上潜望镜,用显示终端、CCD摄像仪处置情况;通信训练,他不用语音通话器,逼自己用数据传指令;射击训练,他既练传统技能,又要求自己用火控系统快算快打,实现加装当年车组就形成战斗力。

“王锐有一颗‘紧迫的心’!”连长张景栋感慨,“在连队他就像一个上紧发条的‘闹钟’,时刻警醒大家不能懈怠。”

去年,上级赋予连队新装备试训任务,张景栋按照先专业理论、再实装操作的老套路制订训练计划。“训练进度太慢了!”试训第一天,王锐就向张连长“叫板”,“新装备和老装备的原理差别不大,没必要用整块时间学理论,应将理论学习和实装操作穿插结合。”最后,张景栋调整了训练计划,连队提前半个月完成试训任务。

今年5月,王锐所在连队编入合成营移防至一个古战场旁。一到新驻地他就将周边的地形等研究一遍,到工兵、机步、炮兵分队取经。清晨,朝阳似火,他轻拍相伴8年的“战友”809战车道:“老伙计,当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咱得上阵杀敌,你说咱准备好了吗?”

战车不语,剑指长空,高扬的炮管指向古战场,仿佛在作答:“时刻准备着!”

坚信“滴水能穿石”、遵循“一万小时定律”——这个战士有双“踏实的脚”

陆军某兵种训练基地训练部部长周成云,是多支部队装甲专业考核的考官。一次,他到部队出差,王锐跑到他跟前:“首长,能否留一个您的电话号码?”他心里疑惑:“一个战士要我的号码干嘛?难道想拉关系、走捷径?”但见王锐一脸真诚,他还是报出手机号。

此后,周成云不时接到王锐的电话。和他预想的不同,王锐从未请他关照考核,而是常常向他请教新型战车专业训练问题。一次休假回家,王锐还专程转车到周成云的单位,找他借教材教案。尽管周成云考核过2300余名装甲兵,但还是被踏实肯学的王锐打动了,于是倾囊相授。王锐对他的称呼也由“首长”变成亲切的“周老师”。

“这几年,王锐的步子迈得很快,但每一步都踩得很实。”指导员陈骁文对记者说。

“努力奋斗才能梦想成真。”王锐最喜欢习主席的这句话,他在日记里写下感悟:“有人说,方向比努力更重要,但方向确定之后,努力最重要。”

5年来,王锐先后换过5个岗位,每个岗位都干得踏踏实实。当驾驶员,大到负重轮、发动机的构造性能,小到螺丝垫片的规格用途,他都如数家珍;当技师,他将4张电路图贴在墙上默画背记,将电路图装入脑中,500多个参数刀刻石雕般铭记于心……

两栖突击车被誉为“陆上猛虎、水上蛟龙”,专业更复杂,培训周期更长,考级难度更大。一般一个特级的培训周期要4到5年,考取两个特级至少要10年,有些人直到退役都拿不到一个特级。对于王锐的“三特计划”,起初战友们大都表示怀疑。但王锐坚信实干成就梦想,他遵循“一万小时定律”——要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需要1万小时的坚持。

每次训练前,王锐都抢着去设置场地,趁大部队没来,他就先练一会。中午训练结束,大家回去午休,他抢着留下来看车,猫在车里熟悉部件、练习操作。

一年内,王锐果真拿下通信和射击两个一级,今年7月又通过通信特级考核,成为全军最年轻的“双特”两栖装甲尖兵。

干战士的活,担干部的责,操旅长的心——这个战士有副“担当的肩”

王锐的一个大胆的举动,曾让大家惊出一身冷汗,领导却为他点赞。

2015年8月,各级筹划已久的“联合行动-2015”实兵演习拉开大幕,王锐所在连队担负右翼主攻,他率领809战车作为基准车第一个抢滩上岸。突然,王锐发现岸滩通路上裸露着两枚未爆弹,仅有左侧可勉强通过。

“怎么办?这可是不小的安全隐患。”“出了事,把咱军衔一撸到底,谁也担不起这个责。”“往上报,等工兵来排除未爆弹,再继续演习吧!”车组人员心里没有底。

“打仗哪有暂停一说?”王锐坚定地说,“这场联合演习准备那么久,各级投入那么多精力,打了那么多实弹,咱们要是停下来,右翼主攻群也得停下来,整场演习都会受影响。”

“冲过去!出了事我负责!”王锐冷静观察,驾驶战车精准通过,及时将安全路径推送给右翼主攻群,部队安全登陆。导演部人员通过战场监视系统看到这一幕,惊出一身冷汗。一名参谋说:“这个兵,差点捅了大娄子。”“不!”一位将军却赞赏道:“这个兵,有担当!”

新战车列装后,由于与信道通信配套的整流器未配发,信道通信实装操作训练一时难以展开。对此,王锐一头钻进修理车间,借来报废的整流器捣鼓,准备把“老古董”接到新装备上。

“能行吗?你刚当车长,小心别把新装备弄坏了,吃不了兜着走。”战友好心提醒,王锐却不在意。他向连队申请获得同意后,开始测试性能,更换老化线路,焊上新电阻。经过几天几夜捣鼓,成功让“老古董”起死回生,信道通信实装操作训练正常展开。

演习中,连队一辆新型战车抛锚。事后发现,是装备保养不细致导致战车故障。“新装备保养标准主要根据厂家说明书制订,在实际操作中过于繁琐,能否制订一个更简单的标准流程?”王锐道出自己的想法,有人泼冷水:“这是旅长该操的心,你一个兵瞎折腾个啥?”

但王锐还是想试一试,他带着几名骨干查阅资料,反复操作试验,遇到不懂的地方,就打电话向厂家请教。一个月后,他绘制出一套《装备保养标准流程图》,连队装备保养质量大大提升,战车“掉链子”的情况明显减少。

“干战士的活,担干部的责,操旅长的心。”这是战友们对王锐的评价。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