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顽童”老戎

——记陆军炮兵防空兵学院南京校区政工教研室教授戎向东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姜宁  王银飞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8-01-16 15:05

宽额头、爬满褶皱的脸,一双睿智的眼,一副金边眼镜架在鼻梁上,迈着缓慢深沉的步子走上了讲台。就这样,我与传说中的“老戎”相遇了。

不是说老戎诙谐风趣,像个“老顽童”吗?看着不像啊。只见老戎双手扶在桌上,从前至后、从左至右把教室扫视了一遍,此时的老戎更像一个充满智慧的老者。然而随即,“暴风雨”来临。他指着教室内新一期板报,严肃地发问:“这是你们通宵达旦出的板报?谁课余看过板报?”然后脸色愈加凝重:“下大力气出一些没人看的东西,其宣传效果为‘0’、教育价值为‘0’,长此以往,政治工作威信就立不起来!”

老戎舔吸了一口貌似滚烫的开水,接着说:“究竟什么是政治工作?为什么说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

老戎的脸色逐渐放晴发亮,教室里逐渐有了愈来愈烈的笑声、掌声、应答声……下课后,一老众少聚在一起,纵论政治工作的“前世今生”,早已忘记上课初的“硝烟”。

几堂课下来,我们与老戎没有了代沟,“老顽童”的秉性让我们更易接受他的教诲。一次拉歌比赛,两个学员队“拉”得天昏地暗。赛后,老戎作为评委点评:“半小时下来,没唱一首歌,瞧把孩子们憋得,脸都成‘茄子’了。”大家一哄而笑。老戎言归正传:“什么是拉歌?你们半天比啥了?现在宣布,比赛双方统统出局。”然后,他从刘三姐与秀才拉歌相亲讲到我军拉歌的历史,又谈到部队拉歌的现状,其间不时传出的笑声、掌声,令我们心服口服。

听“老顽童”的课是种享受。老戎上课时总会形神兼备地亲自示范。一次队列歌曲演唱课上,同学们边唱“我爱这蓝色的海洋”,边步伐整齐地行进。老戎在一旁边叫边扭:“扭起来!扭起来!”大家莫名所以。老戎叫停后说:“大家都是天才,硬是把一首三拍子的歌认认真真地唱成了二拍子。”大家笑作一团。老戎说:“三拍子的歌不适合队列行进中演唱。现在战士见多识广,看在我们朝夕相处的分上,你们好歹给我长长脸吧。”

我们喜欢上老戎的课、信服他讲的道理,就在于他的“老顽童”方式与我们之间心灵的某种契合。他从来不会绷着脸讲大话套话,总是在嬉笑怒骂中、闲暇琐事中,让我们了解并掌握做好一项工作的目的、方法和效果。

“‘戎’马一生只为军,来世仍做军教人。”老戎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却像一本优秀的书,每一页都是精彩。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