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红色传统的“播火者”

——军队退休干部徐文涛与一座军史馆的故事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 刘建伟 特约记者 赵 雷 通讯员 刘 磊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7-31 09:51

徐文涛为前来参观的中学教师讲解后勤史。高 磊

盛夏沈阳,热浪蒸腾。比天气更热的是原沈阳军区后勤史馆,慕名前来参观的地方党政机关人员和大中小学生络绎不绝。

因为,这个后勤史馆不仅好看,还好“听”。这座3000多平方米的展馆中,有500多件珍贵历史文物和2000多幅历史图片,还有一位被参观者誉为全国年龄最大、级别最高、最有魅力的讲解员。他用生动详实、声情并茂的解说,让沉睡的历史变成了鲜活的教材。

67岁,大校军衔,辞去领导职务创建后勤史馆,开馆12年来作为唯一一名讲解员义务进行1500多场精彩讲解……徐文涛的这些经历和标签,无不印证着他撰写的《后勤史馆赋》文尾的那句话——“先贤不朽兮风浩浩,后继可期兮柏青青”。

“宁讲万言史,不冷一人心”

“他把鲜为人知的后勤史做成了精神盛宴!”一名前来后勤史馆参观的领导这样评价徐文涛。

因为特殊的历史地位,原沈阳军区后勤史既是东北党史、军史的缩影,又是中国革命史的重要组成部分。2004年底,当时的沈阳军区联勤部领导提出建设后勤史馆,徐文涛主动辞掉原联勤部二分部副部长的职务,请缨筹建后勤史馆。

没有样馆,没有文物,缺少资料和经验,只有一个废弃的机关食堂。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徐文涛和一名战士、两名退休干部白手起家,不到两年,像燕子衔泥般一个字一个字地“垒”起了原沈阳军区60余年的后勤史。

为了节省经费,从制作展板到安装灯箱,从构思解说词到打扫卫生,徐文涛都是自己动手。展馆一天天形成规模,满头黑发的徐文涛也渐渐须发斑白。

听过他讲解的人都说,徐老的讲解没有固定模式,而是根据观众的行业或身份特点临场发挥,上至八九十岁的老人,下到幼儿园小朋友,都喜欢听他解说。小学生来史馆参观,不懂什么是后勤,他就启发他们:“你们家谁买菜做饭管家务呀?”小学生齐声回答:“妈妈!”“那你们的妈妈就是后勤部长……”深入浅出的讲解,一下子使孩子们明白了。

徐老每年都有上百场讲解,不仅不收分文,而且每次讲解都是一次创作。用他的话说就是,备课既要“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形势和任务”,具体内容还要“一对一”。面对几百人的团队参观者如此,面对几个人甚至一个人也是如此,“宁讲万言史,不冷一人心”。

2011年,远在哈尔滨市的林卓,专程赶来收集伯父的历史资料。面对这名普通工人,徐文涛同样是3个小时不停歇,以不变的激情,一样的认真,让他充分感受我军军事后勤的历史沿革……

“如果丧失对历史的记忆,我们的心灵就会在黑暗中迷失”

几年前,沈阳某高校组织大学生来后勤史馆进行国防主题教育,徐文涛跟大学生们探讨起来:“抗日战争时期,多少国人罹难?”

然而,现场给出准确答案的学生寥寥可数。如此状况让徐文涛警醒,他不禁想起了那句警示:“如果丧失对历史的记忆,我们的心灵就会在黑暗中迷失。”新形势下,固根与拔根、铸魂与蛀魂的交锋与较量,一刻也没有停歇,传承红色基因任重道远!

由于并非专业出身,徐文涛深知,要做好红色传统的“播火者”,首先要做一个学习者。这些年,徐文涛养成一个习惯,坚持每天抽出时间阅读数万字的书报,多方面汲取养分。展馆中,5万多字的文字说明、2000多幅珍贵的历史照片,都是徐文涛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中一点点筛选出来的。为了构思解说词,他白天想、晚上想,吃饭想、走路也在想。一次,在机关资料室翻阅资料时,他竟忘了下班时间,被管理员锁在了屋里。

深学细研,让他对红色历史熟稔于心,赢得了无数参观者的称赞。在参观留言簿上,记者看到一名战士的留言:参观完后勤史馆,“居安思危”4个字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沈阳药科大学的一位大学生写下这样的话语:曾经以为历史遥远得像摸不着的天空,但徐馆长把那段历史鲜活地拉到我们面前,同时给予我们深切的期许——不能虚度青春年华,因为祖国的未来就在我们身上。

如今,后勤史馆已经成为军地青年传承红色基因的平台。很多年轻人都把自己参观后勤史馆的感想、图片上传到社交媒体上,引来点赞和好评,也让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军史爱好者慕名而来。

“我愿做一根火柴,点燃每一名观众心中红色信仰的圣火”

夜深人静时,看着展馆里自己淘回来的一件件“宝贝”,徐文涛不禁想起史馆刚组建时的一幕幕场景。

当年,为了置办“家当”,他走访了几百位后勤系统的老前辈,考察了几十个博物馆和展览馆,收集了几千幅照片和数百万字的文献资料。谈及为何如此尽心整理红色历史资料,徐文涛动情地说:“再不去抢救发掘,很多革命前辈就不在了,这段历史可能就湮灭了。”徐文涛的执着感动了很多革命前辈的后代,他们捐献了在朝鲜战场上利用敌机副油箱改制的浴盆、在苏联留学时的笔记、井冈山时期红军医院的针线盒……

高尔基曾说过:一个人是可以做到他想做的一切的,需要的只是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坚持不懈的努力。凭着对后勤工作的深刻理解和对后勤部队的深厚感情,徐文涛把后勤史馆建成了闻名全国的国防教育基地。

后勤史馆影响力与日俱增,先后被命名为“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辽宁省“国防教育基地”“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以及沈阳市“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这时,有人劝患有严重糖尿病的徐文涛:“功成名就该急流勇退了!”

可徐文涛不这么想,他说:“只要身体允许,我就会一直干下去!”

“不与他人比官职,只跟他人比价值。”这些年,徐老身边的战友有的当了将军,也有曾经的下级如今职务超过了他,有人就问他:“为后勤史馆付出了这么多,心里会不会不平衡?”可徐老每次都自豪地说:“看看成千上万的参观者留言,想想那么多人听了我的解说后会思考回味,我觉得多累都值得。这就是我要追寻的人生价值!”

“我愿做一根火柴,点燃每一名观众心中红色信仰的圣火。”采访快结束时,徐文涛感慨地说,“虽然我现在糖尿病很严重,有时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腿迈不动步,但我是‘小车不倒只管推’。现在后勤史馆的参观者已有20多万人次,今后我们还要感动更多的人,把红色基因一直传承下去……”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