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专家”是怎样炼成的

——记新疆军区某通信团一级军士长胡明

来源:人民陆军报作者:李林涛 陈建武 张强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4-13 14:54

古镇疏勒,一座小院,夜夜挑灯,键盘声声。

一连几天,新疆军区某通信团一级军士长胡明工作室的灯都彻夜亮着。他正忙着编写某型通信装备教案,并将30年来的维修经验与常见问题汇编成册。他知道,这些可以让团里的技术骨干少走些弯路。

灯光下,一张张鲜红的荣誉证书格外显眼: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次荣立二等功、8次荣立三等功,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

一个战士如何成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兵专家”?带着疑问,笔者走近胡明,探寻他的成长之路。

面对困难迎着走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翻开胡明笔记本,扉页上写着这样一句话。

30年前,刚入伍的胡明,对电码符号毫无感觉。当同批入伍的战友们开始每分钟抄近百个电码的时候,他还徘徊在不到5个的水平上。

为了提升自己的水平,胡明每天强化训练近20个小时,抄报成千上万组,训练量是别人的10倍之多。长时间加班加点训练,困极了,就趴在机台上休息一会儿……

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年底考核,胡明每分钟抄听电码近300组,与全军报务兵最高纪录几近相同,领导不禁感慨:“作为新兵,胡明能有这样的成绩,都是用汗水换来的。”

学专业有拼劲,干工作有狠劲。2009年冬天,团里接到赴高原执行施工任务的通知,作为团队技术骨干的胡明当即立下“军令状”:任务不完成,不下雪山。

在素有“生命禁区”之称的喀喇昆仑,平均海拔4500多米,空气中的含氧量仅为平原的一半,紫外线强度是平原的两倍,在高原上徒步行走,相当于在平原地区负重20公斤行走。

胡明每天抬着20公斤重的水泥,送往一公里外的施工点,来回30余趟;组装成千上百套大型设备,焊接密如蛛网的线路,他加班加点通宵干;低温、潮湿、狭窄的作业点,胡明只能弯腰操作,一忙就是一整天。战友们劝他:“别太累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胡明一笑而过:“是啊,可边防通信是咱们国家和军队的本钱。”

前年,团里列装一批新装备。面对加速新质战斗力生成的使命呼唤,胡明白天跟着厂家技术人员学装机、调试、布线。晚上,他又独自抱着厚厚的电路图、说明书,认真琢磨每个元器件的信号流程。两个月披星戴月的潜心耕耘,换来他对新装备的“门儿清”。

三十载孜孜不倦、勤奋如初。在漫长的军旅生涯中,胡明留下一串闪亮的印记:先后出色完成亚丁湾护航、维稳处突、边境封控等重大通信保障任务,共安装518210组电台,排除故障点5000多例,维修量高达350余部。

科研创新不停步

10年前一次巡修,胡明听到战士抱怨:“短波自动通信装备程序复杂,人工操作繁杂,费时费力,要是能有更快的方法就好了……”

战友的抱怨触动了他,经过反复思考,胡明决定对某型综合短波业务终端实施技术改进。可当只有初中文化的他提出自己的想法时,招来不少不同的声音:“你一个普通战士逞啥能?”

面对质疑,胡明并不服气。没有资料和仪表,他就联系厂家争取支持;没有场地,他把连队库房当成“研究所”;没有时间,他就利用晚上休息时间加班加点刻苦钻研。一个月后,胡明的革新方案出炉,但数万元的材料费让他犯了难。

“这个钱我们党委来掏,一个战士能提出革新方案,即便这个钱打了‘水漂’,也值!”团党委会上,时任团长孙道成坚定地说。

有了领导的支持,胡明的决心更加坚定。那段时间,为了弥补理论短板,一本本崭新的专业书籍被他翻卷了边,各类稿纸在他办公桌前堆成了山。

梦想的花蕾,在汗水浸泡下悄然绽放。60天后,胡明创新成功,不仅提高了收信机的抗干扰能力,还实现了报文存储、查阅和无纸化作业。第二年,这项科研成果获得了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并在全军推广应用。

去年,改革强军浪潮在团里泛起阵阵波澜。有人劝他说:“胡班长,凭你的专业技术,何不到地方另谋高就?”对此,胡明坦言:“无论怎么改,战士本色永不改。党培养了我,只要组织需要,我就会恪守初衷安心工作。”

改革风浪涌,创新不停歇。这一年,他独立自主研发的台站网络控制软件,率先在全军打通通信装备单链路关节,获得上级联合评估小组的肯定。

正是凭着这份对创新的坚毅执着,胡明先后针对部队实际情况研发出密语报辅助处理系统和×××内置数据卡系统。此外,他还针对新装备的实际情况对远程收发报控制器、插报机转接盒、自动收报控制系统、电传模拟系统等13种附属设备进行了技术革新。近年来,他先后有5项科技创新成果获军队科技进步奖,10项技术创新成果被部队推广使用。

守卫边关尽忠诚

从军30年来,胡明先后担负多项重大任务,攻克多个训练难题,成果斐然、载誉无数。然而,最令他感到安慰的是亲人的支持,最令他感到愧疚的恰恰也是他的亲人。

2013年,为了把“信息天路”延伸到边防一线,高原通信工程施工队开始组建,急需一批技术骨干。谁也没想到,一级军士长胡明第一个向组织递交了赴高原参加施工的申请。

“老公,我快要动手术了,你能回来陪陪我吗?”开赴施工一线的第二周,胡明的爱人李英打来电话,她患病急需做手术。此刻,夫妻俩一个在雪域高原,一个在黄河之畔。

听到妻子的话语,胡明的泪水无声滑落。自从结婚以来,妻子口中最多的一句话是:“你放心,家里有我。”温柔贤惠的妻子从未提过任何要求。可眼下,光缆施工进度缓慢,任务依然繁重。思来想去,胡明悄悄收起请假条,继续坚守在施工一线,将全部的痛苦和煎熬装进心里。

术后,李英躺在病床上,年仅16岁的女儿胡兴宇独自承担起照顾她的重任。那段时间,女儿夜夜守在母亲床头。母亲不能下地,她就端水为母亲洗脸擦身,趁母亲睡了又赶紧自学功课。一天晚上,胡兴宇一本正经地告诉妈妈:“爸爸在卫国尽忠,因为他是军人。他的责任由我来承担,因为我是军人的女儿……”

半年后,胡明完成工程施工任务下山,第一次见到术后的妻子才知道,当初,手术前需要家属签字,是女儿用颤抖着的双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一刻,他紧紧将妻子和女儿拥进怀里,无声的泪水流淌在一家三口的脸颊。

这些年,胡明长期在高原上执行任务,有的施工地点一年四季连鸟都不见一只,常常是施工开始就与世隔绝。期间,胡明先后有4位亲人相继离世,都是他的妻子独自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无怨无悔。胡明的妻子李英常常对他说:“你是军人,有更重要的责任。你守好大‘家’,我守好小家,等你平安归来团聚。”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