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长徐克松

“偏执”的铁血教头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海华、邵洪波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9-12 10:37

摄影:李世才

“士官带了长,仍干兵的活,挂长未必响。”这句善意的提醒,着实让士官长徐克松挠头。

这还要从徐克松上任团士官长之初讲起。

那天,徐克松到训练场检查,当场指出一位新排长的组训方法不灵活、战场应变能力差。谁想,这位排长当即和他“杠”上了!“班长,我在军校学过,用不着你教。”徐克松一时语塞,半天话才出口。“那就各训一组,来一场PK如何?”作为一名入伍16年的四级警士长,这不是他想挑衅,而是几番掂量才下的决定。他深知只有立起士官长的工作标准,干出实绩才能服众。这位新排长听着就来劲了,“那就以一个月为期!”看起来他们都不露声色,却仿佛能闻到浓浓的火药味。

“都是一号士官长了还这么拼,图啥?”一时间,质疑声不断传到徐克松耳中,“再折腾岂不拖垮训练成绩?”因为按照他的训法,射击时肘部要悬空,这不仅增加了射击难度,射击考核成绩也直线下滑。他依旧带着10个战士铆在训练场上严抠细训。

一场新老训法的比拼在200米应用射击中展开。排长带着他组训的10名队员经过50米快速跃进后已经气喘,还没来得及调整姿势和呼吸,靶子就不见了,10名队员有7名脱靶。而徐克松带的队员采用悬臂射击姿势,出枪瞄准快,10人全部命中靶子。

“跟着徐班长练,那感觉酸爽!”二连士官长李波说,徐克松是出了名的“铁血教头”,对极限训练的追求近乎偏执。

有天深夜,狂风卷雨。徐克松正组织营连士官长进行夜间实战化射击试训。只见一排排子弹穿透浓密的雨帘,直奔百米外的半身靶。“1号靶5发、2号靶4发……”手握对讲机的徐克松,听着还算不错的射击成绩,却面无喜色。

“全部撤出射击场,从出发地线跃进100米后再射击!”徐克松此话一出,射击场一片沉寂。“这是在挑战极限啊!”已经习惯了不断加码的营连士官长们嘴上嘟囔,可行动起来从不拖泥带水。

跃进、换弹夹、跪姿射击、跃进、换弹夹、立姿射击……几个回合下来,营连士官长们蔫儿了:跃进中换弹夹时弹夹掉地、到位后据枪瞄准慢、射击成绩也不理想。徐克松把大家聚在一起开了个会,查不足找原因、想对策再训练。终于,在反复摸索中总结出夜间快速射击快平稳“三字诀”(跃进快、呼吸平、出枪稳),大大缩短了训练进程、提升了训练效果。

徐克松研究训法战法堪称“入魔”,担任考官更是铁面无私。

今年半年军事考核,徐克松提出带实战背景、突出实战氛围的考核模式就让不少连队吃尽苦头。在实弹射击考核中,正当官兵进入射击位置瞄准击发时,担任考官的徐克松突然扔出两枚爆震弹和烟幕弹,弄得不少官兵现场发蒙。结果可想而知,靶纸上就找不到几个弹孔。

“你是不是故意刁难?”一向以神枪手连自居的六连这次考核成绩惨不忍睹。“这是要排名打分的军事考核,不是演习演练。”连长杨洪昌当面质问徐克松。

“按实战要求设置考核条件,才能倒逼出训战不结合的问题。如果真是在战场上,岂会是两枚爆震弹和烟幕弹那么简单?”这句话让杨连长无言以对,更让官兵们体会到了与实战化的差距。

如今,在徐克松的“直谏”下,雨中5公里武装越野、200米跃进射击……一系列实战化训练课目已成家常便饭。他这“铁血教头”的名号也越叫越响,越传越神。

(图片)

心声

向极限要战斗力

■徐克松

把简单的事做到极致就是绝招。我始终坚信,在训练中不断突破极限,才能不断提升战斗力。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