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陈大响:最后一粒子弹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 喆 刘志勇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12-19 11:29
陈大响(左)

“向射击地线前进!”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肩扛两道“粗拐”的老兵,低身快步前进,卧倒据枪、瞄准击发……“一号靶50环!”枪响靶落,新兵们巴掌拍得通红。

对一名老兵来说,这一幕可能再寻常不过了。兵龄越老越有兵样子,他自然能和新兵一样趴在冰冷泥泞的靶场接受考核;枪枪满环,也只是对他16年持之以恒铆在带兵一线的褒奖。可熟悉他的人知道,这一幕对于他来讲意义非凡。还有几天就要退伍了,他在考核场上射出了最后一粒子弹。

这个新兵眼中的“兵王”,干部口中的“响班”,就是第73集团军某旅四级军士长陈大响。16年的军旅生涯,让他身前身后留下这样一句话,“大响大响,不同凡响!”

那年深秋,红蓝捉对厮杀。陈大响受命带领两个班穿插迂回敌指挥所,实施“斩首”行动。眼看直升机就要到达机降点,这时电台传来侦察报告:“预置机降点被发现,立即撤回或更改着陆点。”战情瞬息万变,撤还是不撤?“就地机降!”没有丝毫的犹豫,陈大响抓起绳索,就带头往下滑。机降点下方布满荆棘,加上速度过快,他左脸被划得鲜血淋漓。哪有时间止血,只见他拔出刺刀,劈出一小块空地,协助战友顺利机降,直扑对方“中军帐”……

“你这块‘勋章’分量可不轻啊。”这次行动让陈大响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疤痕,连长打趣地对陈大响说。“哪个军人身上没有几道疤?”说这话时,陈大响脸上的伤疤生动地起伏。

“困难面前他先上,危险面前他先闯,荣誉面前他靠边。”说起陈大响的传奇故事,战友们都赞不绝口。

“冲锋舟晃动大,乘员难瞄准,命中谈何容易!”那年,连队担负海上对目标精准射击新课题,很多骨干流露畏难情绪。“我上!”陈大响主动请缨,他参考平衡、射击和弹道学原理,研发了一套动荡射击平台。

谁料,偏偏课目验收那天风高浪急。战友们都为他捏了把汗,小声嘀咕,“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陈大响潜游登舟后,迅速据枪瞄准锁定目标。还没等战友缓过神,子弹已破膛而出,枪响靶落。

除了为连队革新各种训练“神器”,陈大响平时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把自己的兵带好带成才。入伍16年,当班长14年,陈大响带过的兵,有的转士官成为骨干,有的考军校成为军官。退伍前最后一年,他主动提出再带一批新兵。

有个叫段逸的河北籍新兵,训练怕苦怕累,动辄泡病号。副班长看不下去了想“修理修理”这个“刺头兵”。陈大响却笑着摆摆手,说了这么一段话:“鸡蛋要是从外面打破,破了也还是个蛋。只有从里面破壳而出,才能迎来新生……”

没过几天,段逸意外扭伤右脚,脚踝肿得跟发面似的。陈大响不仅每天给他打饭、盯着服药,还在睡前点着白酒给他揉脚。“再不好好练,真对不起老班长!”很快,训练场上多了一个“拼命三郎”。

“有意瞄准,无意击发……”走下考核场,陈大响趴到不远处一名正在练习瞄准的新兵身边,他边手指靶标边讲解射击要领,那神情专注得好像这世界里只有人和枪……

保持冲锋姿态

连长 刘世坤

在我心里,陈大响就是一粒上膛的子弹,随时准备射向来犯之“敌”。只要保持这种“冲锋姿态”,他一定能不断续写“冲锋人生”。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