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兵曹栋:战鹰的眸子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胡晓宇 章 越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8-01-16 15:08

“飞豹”战机呼啸着掠过,滚雷般的巨响振聋发聩。曹栋觉得就贴着自己的头皮,营房外的骆驼草震得晃脑袋。

身为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导航站站长,他保障飞行一向沉稳,此时操作导航设备的手竟有些颤抖,“参加‘航空飞镖’比武的最后一批战鹰归建!”

“咱们旅得了国际军事比赛‘航空飞镖’项目轰炸机组第二名,网上都传开了,师傅你紧张什么啊?”下士肖旺笑了,正检查备用油机的曹栋头微微一抬,素日温暖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威凛寒光,“战机全部安全落地,保障任务才算完成!”

导航机轰响着,无声电波将方位、距离等一串数据,发射到穹顶之上,赋予战机犀利的眼睛。凝视战鹰划过导航台上空,接收信号,对准银灰色机场跑道,抖着战尘编队降落,曹栋长长吁了口气,聚焦多时的眼眸里“呼”地蹿起兴奋的火苗,仿佛亲自飞越天山,远赴异域参战。

“骏马要看一双眼睛,勇士要看走过的脚印。”他耳边倏然响起这句哈萨克族谚语,用来概括团队的胜利如此恰切,“团队改装‘飞豹’战机不到5年啊!”

10年前的隆冬,18岁的四川广安籍新兵曹栋,第一次听哈萨克族牧民操着生硬的汉语说这句谚语时,刚分到机场数公里外的偏远导航站,天山脚下的晨风刀子般扎着脸,他心里结着“冰瘩疙”。

“清闲自由,适合养老!”听老兵说,导航台站偏远散,宛如散落在机场四周的星星,每天的任务就是开机关机……曹栋眼里“呼呼”燃烧的火焰降了温:“安逸怎么当精兵?”

“不许开灯!”一个月后一个深夜,正当他准备放弃当精兵、混两年回家时,一声呵斥将他叫醒。那夜,天黑如墨,所辖空域突现不明飞行物,部队紧急进入一等战备状态,飞行分队凌空出击。见班长李刚摸黑在操作间“盲操”,他飞快跑去开灯,不想被班长狠狠制止。

白天一团和气的班长,夜里咋变成凶神?他无辜地寻找着班长黑夜里冷冷的瞳仁,“开了灯,扰乱飞行员夜航视线!”

夜伸手不见五指。班长熟练操作着设备,曹栋眼前猛然划过一道亮光:“摸黑操纵导航设备,也是门儿绝活儿!”

“想学不?想学我教你!”那晚,曹栋的眸子闪着光,和班长明红的烟芯辉映,宛若澄澈夜幕上的星。

“骏马要看一双眼睛,勇士要看走过的脚印。”这生动的谚语在心里扎下根蔓,曹栋觉得导航兵像极了战鹰的眸子,他一步一个脚印擦亮:操作手册翻毛了边,机器上的开关按钮摸得锃亮,战机保障程序熟稔如掌上纹络……后来,他又到空军某通信训练基地、空军大连通信士官学校学习导航。学成归队那年,团队作为全军第一支由歼击机改装战斗轰炸机的部队,正式改装“飞豹”!

盘旋掠升、横滚机动、对抗攻击……战鹰练翼,轰鸣激荡天山峰谷。曹栋专注地守着导航机,娴熟地将导航信号传向长空,嗅着空气中日渐浓烈的战味,保障“飞豹”飞越天山,飞向远海,飞出国门,他也带出一波波精兵,导航站实现人为差错率、故障率“双零”,荣立集体三等功。

战鹰从异域归建那晚,望着漫天星斗,曹栋拍拍身边的兵,“你说咱啥时候也能去国外保障一次飞行,露一下绝活?”眸子装满刚毅,他觅着自己10年来成长的足迹,延伸到团队高原驻训、体系对抗、中巴联训的炫目航迹……

“骏马要看一双眼睛,勇士要看走过的脚印。”曹栋梦见自己保障着战机在异域夜航,他灵敏精准地在黑暗中操控着装备,抬眼望,战鹰风驰电掣,尾焰绚烂如虹。

心声:只为“鹰眼”更明亮

■曹 栋

只要发射的导航信号让“鹰眼”更亮,不论付出多大努力都觉得值。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