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步兵祝雪明

子弹有眼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刘 伟 纪 涛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2-27 09:41

 

“请求停止比赛,这样对中国参赛队太不公平。”伊朗领队向裁判长示意。

正午时分,“国际军事比赛-2017”军械能手的比赛现场——原本热浪滚滚的戈壁滩却突然狂风大作,顿时黄沙弥漫。而此时,距离中国队员的上场时间已不足两分钟。

“打仗,哪里会有什么暂停键?”话音未落,只见角落里一个消瘦的身影忽地抬起身,挤过人群,双手将厚重的头盔往脑袋上一扣,抬腿便朝比赛场地走去。

这个风中硬汉,便是新疆军区某团上士祝雪明,本次作为一名轻机枪射手参加修理排接力比赛。在他意识里,越是艰险越向前。

那年冬天,团里组织冬季长途行军拉练,中间特意安排他对轻机枪的相关战术动作进行示范演示。身旁的战友都是“善意”地扯扯他:“找个草丛趴十几分钟,等大部队一过任务就完成了。”他却摇摇头,硬是在一片凹凸不平的瓦砾地上做完了全套战术动作。起立时忽感左腿疼痛难忍,最后一查:“小腿轻度骨裂”。

“命令面前没二话,任务面前没困难。”这十四个字的团魂精神,犹如发红的烙铁,深深烫印在他的内心之中。与其说他是对于胜利的向往,不如说是他对于这十四个字的执著追求。

同样是在一个冬季,部队接到上级通知,赴藏北高原进行冬季高寒山区实兵对抗演习。他想都没想,第一个报了名。

初上高原,周围的一切都让他感到陌生,寒冷、风沙、头痛……高原似乎在以其残酷的方式“嘲笑”着他当时的决定。

卧床整整睡了三天,感觉症状稍微有所缓解,他马上领出了自己的轻机枪,参与到了连队的日常基础训练中。

几个月后,演习如期而至。连队抽点人员,要组成直插敌人心脏的“突击队”,祝雪明又是第一个举手报了名。近300米的“冲击距离”,4700米的海拔高度,等到他跑到预定地域后,早已是两眼昏花,头痛欲裂,手中的轻机枪重得感觉怎么也托不起来。

怎么办?“擦雪!”作为突击队中的重要火力单元,他不开第一枪,“敌人”便随时会有反扑之势。于是他脱下手套,随手抓了一把雪,在脸上胡乱蹭起来,等到意识稍有恢复,便立刻扣响了枪上的扳机。

那次,80个人形气球靶,祝雪明一人便“消灭”了17个,是人均完成数量的两倍还多。

“在高原,到处都是皑皑白雪,敌人难道会穿着这样五颜六色的衣服活生生地被我们打吗?”随后,他带着气球靶碎片去找连长……

时钟拨回到比赛时间,这一次哑口无言的换成了此次集训的领队——刘志文。

“祝雪明准备,开始!”拆卸、排障、组装……一切顺利。装弹、上膛、跃进。此时,远处的靶标早已“隐匿”在了风沙之中,只现大致轮廓。

“迅速判风!”祝雪明趴在堑壕工事中,朝远处遍地的骆驼草望去——“草弯五分之四,风速大致是每小时九千米。”于是,他将瞄准点稍向上风方向一偏,凝息屏气、扣动扳机、缓慢击发。

零点几秒的时间,在祝雪明的时间里被定格、分解,他的目光,也似乎跟着子弹一米一米划过了眼前的茫茫沙尘,直刺靶心。两枪过后,480米远的靶子应声而落。

“中了!”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祝雪明乘胜追击,“啪、啪……”五枪之后,剩余靶子悉数“消失”。

借助自己独创的轻机枪弹鼓双手压弹法和高超的射击技能,一个项目,比对手提前15分钟完成,祝雪明将金牌牢牢收入囊中。

“Chinese soldiers!”在场的外国军官纷纷竖起了大拇指。此时,祝雪明的目光早已张开“双翼”,顺着子弹射出的方向,朝更远处的目标“飞击而去”。

(图片摄影:何贵范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