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士黎建东

制胜出击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 康 孙荣乾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4-17 10:40

天山脚下,呼呼的白毛风刮了一夜,帐篷的门帘被扯开好几次。

清晨6点,风总算是消停了。突然,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将睡在门口处的下士黎建东惊醒,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密集的枪声,“嗒嗒嗒……”

黎建东猛然起身的那一瞬间差点摔倒。“我这是咋啦?”“慌什么!”黎建东心里像是有两个人在一问一答。他很快将自己的紧张情绪镇定下来。

就在这时,野战车场方向传来一声巨响。黎建东抬眼一看,野战车场附近一股浓烟弥漫,并急速向四周扩散。

“化学袭击!”刹那间,神经紧绷的黎建东像触了电似的,他伸手抓起床下的防毒面具戴上,带领战友们跑步赶往疏散地点。由于黎建东所在排宿营点距离连疏散点最远,待他们赶到,其他排的战友们早已到位。平日跑一趟5公里都不咋出汗的黎建东今天却离奇地流了一身大汗,摘下防毒面具,急促地喘息。

“小股‘敌人’企图偷袭我野战车场,遭哨兵警戒驱离后,正向西侧逃窜,上级命令我连迅速追击歼灭……”站在前方土堆上的连长蔡靖宇个子不高,却声如洪钟。

“按预案各组立即行动……”连长蔡靖宇一声令下,全连官兵按各自战斗小组径直向“敌”逃窜方向追去。

按照行动方案,黎建东是连队尖刀组组长。10名身手敏捷的战士在长途奔袭的过程中不时快速向黎建东靠拢。

擅于奔跑的黎建东在前几次的追击演练任务中已经显露锋芒——成功擒拿对手,被战友们称为连队“尖刀中的利刃”。

可今天,黎建东不知怎么了,浑身的劲像是使完了一样,两条腿根本不听指挥,头上的那顶凯夫拉头盔显得十分沉重。黎建东喘着粗气,吃力得向后仰仰头,用衣袖擦擦额头上不断冒出的豆大汗珠。他不想让大家看出他的不适,从而影响士气,便咬紧牙关,行进间利用手势给大家分配战斗任务。

“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休息一会?我们能行!”细心的副组长黄新程,看他有些异常靠前询问。

“我没事,大家跟紧,快点!”黎建东迈着沉重的脚步,领着队员跑了约2公里后,步子明显减缓了许多,全身的汗水渗透了迷彩服。战友们看到此时的黎建东满脸通红,张着大嘴不断调整呼吸。

“有情况!”担任右前方警戒任务的副组长黄新程突然停住脚步,一个手势,大家或快速蹲下,或利用地形快速卧倒,然后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侧前方20多米处的山包。

刚刚还在大口喘气的黎建东此刻也屏住了呼吸,迅速蹲下,利用手势指挥大家快速展开战斗队形。

“一组左,二组右,三组跟我来!”突然“精神焕发”的黎建东随即紧了紧头带和鞋带,带领大家轻轻地摸了上去。

越过山包,黎建东发现两名“敌人”正背向于他,他把枪往身后一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上去。“敌人”奋力反抗,他竭尽全力最终将对方扑倒,交由身边的战友处置。当他再次起身行动时,这个钢铁硬汉像根下了锅的面条,突然软倒了……

黎建东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野战卫生室的病床上,手上插着输液针管,身边围了一圈战友。军医魏晓刚帮他在身体擦伤处涂抹酒精,看他睁开眼睛,毫不客气地“批评”道:“你小子不要命啦!高烧39度多还这么拼命!幸亏你战友把你送来的及时,否则烧坏五脏六腑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下次绝对不能再这样硬撑了。”

“下次不敢啦!”黎建东冲军医嘿嘿一笑,黢黑的脸庞上显露出一排白牙。

黎建东出院后,连长特意为他举行欢迎仪式,“我不提倡带病坚持训练,但我喜欢像黎建东这样敢打硬拼的兵。”

那一刻,全连官兵为黎建东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图片摄影:张丽洋)

心声

敢于死磕到底

■黎建东

战友们都叫我硬汉,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成功哪有什么捷径,不过是竭尽全力,死磕到底。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