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3年参加“苏沃洛夫突击”国际军事比武,2次荣获“最佳车长”殊荣,第79集团军某旅合成四营支援保障连班长王鹍龙——

从步兵班长到“冠军车长”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叶洪林 王 鑫 本报特约记者 海 洋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5-19 10:11

草木葱茏的季节,辽东山区某野外驻训场,一辆步战车蹿出荆棘丛。

“前方反坦克堑壕,注意减速!”电台传来车长提示,只见步战车迅速减挡,然后进壕、爬升,提挡、加速。一股浓烟喷出,步战车在马达轰鸣声中冲上土岭,并相继通过涉水场、车辙桥、侧倾坡、崖壁等障碍区。

风卷尘土,战车疾行。到达终点,步战车甩尾急停,在履带扬起的烟尘中,一名四级军士长从驾驶舱跳下。他就是连续3年参加“苏沃洛夫突击”国际军事比武的步战车车长、第79集团军某旅合成四营支援保障连班长王鹍龙。

“一名优秀的步战车车长,不仅要能对上通联、对下指挥,还应该具备上车能驾驶、战斗能射击的本领。只有这样,才能胜任实战指挥。”曾3次带队参加“苏沃洛夫突击”国际军事比武的该旅副旅长张立国告诉记者,从赛场夺冠迈向战场打赢,王鹍龙已经成长为“多面手”。

2015年,该旅第一次受领参加“苏沃洛夫突击”国际军事比武的任务,120余名装甲车乘员报名参加集训选拔。从步兵班长转岗步战车车长的王鹍龙就在其中。

3个月集训选拔,严酷的淘汰制让王鹍龙如坐针毡:电台通联、指挥协同,大家水平不相上下。他感到,作为一名车长,如果没有过硬的全局掌控能力,就难以脱颖而出。于是,有过短暂驾驶经历和仅掌握基本射击原理的王鹍龙,把业余时间放在了强化训练上。

背水一战,王鹍龙多问、深钻、苦练。换挡的右手虎口磨出厚厚的老茧,常踩油门刹车的右脚也出现习惯性点颤,但他的驾驶技术日益成熟。火炮射击射程跨度大,精准度要求高。为练好眼力,他每天午休时间把装满水的脸盆端到太阳底下,盯着水面不眨眼;晚上又盯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或点一根檀香练瞄准。

实力造就自信。从集训队员成功晋级参赛队员,王鹍龙对车组的指挥通联和战术协同越发得心应手。连续参加国际军事比武的机会,让他的实战经验也越发丰富。

去年5月,科尔沁草原深处。一场“四进三”淘汰赛打响,胜者将代表陆军装甲部队第三次参加“苏沃洛夫突击”国际军事比武。谁都不愿被淘汰,王鹍龙所在的239车组蓄势待发。

出发命令响起,步战车如离弦之箭冲向跑道。越障、射击,动作迅捷而沉稳。“嘀……”战车刚进入第二射击阵位,一个突发状况让王鹍龙大吃一惊:全车断电!电台无法通联,故障无法报告,指令无法接收……倘若处置不当或耗时太多,必遭淘汰!

王鹍龙当机立断:炮长电传换手传,驾驶员保证战车不熄火!然后,他把一根绳索一端拴在炮塔的传动座上,另一端拴在自己右腿上,完成与射手的指令协同。而驾驶协同,则用车长拍驾驶员肩膀的方式完成指令传达。整整一圈下来,靠着平日积累形成的默契,他们硬是完成了越障和射击,最终以第二名的成绩晋级“梦之队”。现场观摩的上级首长对王鹍龙的临机处置给出了“胆大心细、有勇有谋”的评价。

八月塞下,鼓角铮鸣。“苏沃洛夫突击”国际军事比武中国库尔勒赛区,多国参赛队论剑天山。在这场铁甲战车的对决中,由王鹍龙担任车长的第一车组,凭借清晰的指挥思路、默契的战术配合、过硬的驾射本领,以绝对优势斩获单车赛第一名。

“如果说射手是眼,驾驶员是脚,那么车长就必须主动担起战车‘大脑’的角色。”入伍15年,王鹍龙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2次荣获“最佳车长”殊荣,并荣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三等奖。前不久,王鹍龙获评集团军首届“雷锋传人、强军先锋”标兵。

上图:王鹍龙进行协同装弹训练。

叶洪林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