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少云生前所在班”班长金光亮

绝地突围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杨 磊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6-12 09:33

“至少六七米!”目测了一下断崖的深度,“邱少云生前所在班”第49任班长金光亮感到浑身的毛孔瞬间袭过一阵寒气。

跳的危险显而易见,他心里犯起了难。不过,跳就有机会重整旗鼓反败为胜;不跳,他和营长必定双双被俘,退出战斗。

一个小时前,蓝军前沿指挥所遭到红军“掏窝”,大部分官兵“阵亡”,金光亮保护着营长突围。夜间能见度太低,他们慌乱中走上了这条“绝路”。

“他们抓的是我,你没必要跟着一起冒险。”营长的话被远处骤然响起的枪声打断。“在这!他们在这!”紧接着就是一阵嘈杂的呼喊。

“邱少云连队的兵,关键时刻都敢舍命拼命。”没等营长回话,金光亮率先纵身一跃……

身在英雄部队,自有一股英雄本色,再难再险也要夺取最后胜利。

那年,连队赴高原参加联合演习,接到命令对海拔5000多米的“敌”指挥所拔点。氧气浓度不到内陆一半、平均气温零下15度,全连官兵在2小时内越冰河、翻达坂、抗袭扰,强行军近10公里迂回到“敌”后方,一举夺下高地。演习结束,蓝军指挥员佩服地说:“他们创造了奇迹!”

一次战斗中,金光亮受命前出潜伏侦察,意外深陷重围。

“突围!”只见他从6米高的藏身处跃出,随后和战友顺着一段山坡边跑边打,直至跳入河中。河水冰冷刺骨,负重过多的金光亮只能朝对岸蹒跚而行。行至半途,河水已漫过脖子。

“这不过就是一场演习。”从河岸边远远地传来追兵的喊话声,“性命要紧,快退回来吧!”

“演习就是打仗,我绝不能给邱少云这个名字抹黑。”金光亮只管往前走,河水漫过鼻子就憋着口气走。几分钟后,久违的空气扑面而来……

又是一次绝地突围。断崖之下是一片茂密的树丛,金光亮和营长落地时两腿深屈缓冲,只受了些皮外伤。他们随即将身体紧紧贴着地面,迅速朝着远处匍匐而去。

爬出树丛后,掩身于就近的一个碉堡。这时,营长打开地图发现,一条小路从前沿防御阵地直通现在的防御点:“战况不容乐观,是固守待援,还是主动出击?”

“我们在路口设伏,打他个措手不及!”金光亮眼神里流露出冷峻的杀气。他从背包里取出备用弹夹换上,带着原来据守碉堡的几个人鱼贯蹿出。

果不其然。风雨渐歇,路口处红军一个战斗小分队穿插而来。

“听我命令,杀!”金光亮一声令下,率先冲出,背靠一棵树和对方展开激战。呼啸而来的子弹不时打在树上,有几次掀起的树皮擦着他的脸飞过……最后,他和战友全歼红军战斗小队。

“红军后援分队肯定随后而至,咱们抓紧时间撤退吧?”有人建议。

“越看似危险,越充满机会。”金光亮指挥队员在树林中辗转腾挪,树叶下、草丛边,专挑不起眼的地方埋上激光模拟地雷。“红军”始料不及,损失惨重。

这一仗,红蓝双方你来我往足足打了两个昼夜。战至最后,蓝军余7人据守最后防御要点。红军扔出一排烟雾弹,借势往前抵近。

“冲啊!”金光亮提枪跃出如猛虎下山直扑红军阵地。顿时,枪声大作、杀声震天……

战局揭晓,蓝胜红败。阳光拨开云层,洒下几抹鲜艳的暖色。金光亮终于能腾出手抹把脸,他脱口而出连长常说的那句话,“今日‘邱少云’,依旧是能打仗的兵!”

(图片摄影:王晟宇)

印象

好兵就要能打仗

■指导员 贺连山

金光亮两次绝地突围的故事,常被战友们谈起。在我们连队,“邱少云”这个名字,意味着顽强的战斗意志,总是让人在关键时刻创造奇迹。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