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英雄连”上士赵高祥

“拔点”亮招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连军 陈凯凯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06-19 09:27

“59秒,58秒……”硝烟弥漫中,只见一个身影左冲右突,向着前方高地跃进,边跑边默数着倒计时。还有50秒,左翼助攻分队即将对纵深目标发起火力打击,他要赶在此前,炸掉前沿那个复活火力点。

等连长王志涛从战车潜望镜里发现那个人影时,已经晚了,“赵高祥,危险……”电台里,一句话还没说完,那个身影已经消失在一个土丘后。

王志涛急得直跺脚,那个身影正是上士、四班长赵高祥,也只有他能干出这样的“猛事”。

那年深秋的演习,四班奉命担任浮桥架设任务,就在部队发起冲击前,突降一场暴雨,湍急的河水猛涨。为保障全营顺利过河,赵高祥“噗通”一下跳进齐胸的水流,带着全班用肩膀撑起被冲翻的浮桥。等部队通过后,他们抱在一起,哆嗦了好久才恢复体温。

这一次,是连队首次参加高原实兵演练,对手是常驻高原的蓝军部队,地形熟悉,战法老练。据说,很少有人能在他们手下讨到好。

高原缺氧、环境恶劣……有些人还在痛苦地和高原缺氧作斗争,赵高祥却显得兴奋不已。“陌生的作战地域,陆空多兵种协同,全程实打实爆,这样的演习才带劲!”赵高祥说这话时,脸上肌肉紧绷着挥动双拳。

赵高祥虽然兴奋,却并没有鲁莽轻敌。反复研究连队下发的敌情通报,他发现,这次演习是多兵种联合,指挥协同精确到秒,既不能一味猛冲猛打,更不能有丝毫延误。而且,蓝军据守高地要点,进攻通道则是一马平川的草原。

如何克服地形的不利因素?该用什么样的战术?这些问题,始终萦绕在赵高祥脑海里。演习前几天,他一直在研究一个战例。在连史中记载着:1979年2月的一次边境战斗,四班5人战斗小组凭借不怕死的战斗意志和灵活的战术,歼灭了63名敌人,全班2人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3人荣立战功,连队也被原广州军区授予“突击英雄连”称号。

“灵活机动永远是进攻战斗的灵魂。”38年前的那场战斗在赵高祥看来,战术运用堪称完美,前辈们身上那股子英勇无畏的突击精神更值得膜拜。

一颗红色信号弹升空,进攻战斗开始。数轮火力打击过后,轮到步战车冲击进行精确“拔点”。每个班的目标是清除蓝军前沿零散分布的交叉火力点,步兵才能顺利向高地发起攻击。

“发起冲击!”赵高祥果断地指挥着驾驶员左冲右突,适时释放一发烟幕弹,绕着“Z”字形向蓝军前沿快速突击,冲出烟雾的瞬间,战车骤停,一发发炮弹呼啸出膛……

“先迷茫,再突击,后拔点”,这是赵高祥总结出的战法,虽然仅有九个字,却极大考验驾驶员的驾驶水平和射手稳定的射击素养。赵高祥率先带领四班完成“拔点”任务,他再一次在步战车里仔细观察打击效果,让他震惊的是,前方200米处竟然有一个蓝军火力点“复活”了。

“一个残存的火力点会极大地增加进攻战斗的伤亡率。”赵高祥下定决心“必须打掉它!”可就在射手准备发射时,却发现车载火炮卡壳了。一看表,还差1分多钟就是新一轮炮火打击时间,来不及排除故障了。而其他战车距离过远,鞭长莫及,战车载员也在后方几十米。

“机枪掩护!”赵高祥抱起一个炸药包就蹿下了战车,借着地形掩护,快速向火力点接近。只听“轰”的一声,蓝军工事被炸的粉碎,巨大的冲击力把赵高祥冲到了高地下的一个弹坑里,爆炸掀起的漫天沙土瞬间把他埋住了。与此同时,天空响起“啾啾”的声音,数发炮弹呼啸而至,左翼助攻分队开火了。

不知过了多久,刺耳的呼啸声停止了,山脚下随即响起了战友们的呐喊声。抖落身上的泥土,向山下望去,赵高祥一眼就认出了连队那面“突击英雄连”连旗,在空中飘扬着,鲜红亮丽。

不多时,全连成功攻上山头高地,“突击英雄,无往不胜”的连魂在赵高祥心中回响。

心声

血性方无敌

■赵高祥

我们血脉里,流淌的是英雄传承下来的血性基因。踏着英雄足迹前行,用英勇和无畏赢得属于自己的勋章,这是芳华最美的模样。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