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8号”常家兴

子夜前,虎口拔牙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杨 磊 李灰懿 张石水 王钰凯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8-11-06 09:40

距哨兵不过十米的石桥边缘,下方有一片沼泽,正是极佳的隐蔽点。“天狼8号”常家兴悄悄地潜入沼泽,取出夜视仪,调整好角度,准备观测阵地情况。

眼看对“敌”指挥所“抵近侦察”任务完成在即,谁料竟蓦然刮起一阵狂风,桥上的碎石落了下来,打在他的头盔上“啪啪”作响。“谁在那里?”哨兵发现异样,走了过来。

一步、两步……脚步声逐渐沉重,已经快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常家兴,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早已疲劳到了极点。眼看一切努力即将付诸东流,过去的30多个小时的坚持在他脑海中疾闪而过。

前天夜里,他和队友们从枪声中惊醒,随即展开了40公里负重行军;昨日深夜,为了抵抗困乏,教练一次次地用辣椒水朝他猛泼、拿电击棒刺激他的身体、队员们更是互相在脖子上扇起了巴掌……又生生挨过了一夜。

疲劳一直延续到今晚,可受领“抵近侦察”任务的常家兴,依旧不能入眠。在行进了十几公里、潜入了“敌”后方后,他确信“敌”指挥所应该就在附近。

然而,在哨兵的眼皮底下侦察,无异于虎口拔牙。

“我看到你了,出来!”哨兵恐吓道。随即,清脆的拉环声响起,一枚催泪弹飞了过来,落在距常家兴不足半米的地方,瓦斯气体瞬间笼罩了整个沼泽地。不到5秒钟,他开始流泪流鼻涕,嗓子火辣辣的,但他依旧纹丝不动;1分钟后,接触到瓦斯的皮肤奇痒难忍,却又不敢去挠。他紧张得后背发凉,额头渗出了汗珠。眼见瓦斯气体没有消除的迹象,他一头扎进污水之中,以减少气体的吸入。

“特种兵,就要有一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血性胆气。”不知过了多久,瓦斯气体已随风散去,常家兴还憋在泥潭里纹丝不动。

“难道是错觉?”哨兵发现没有异常,关了手电筒,走回了哨位。

常家兴松了一口气,但大脑却因为瓦斯气体的影响而产生了晕眩,困意顿时加剧。昏昏沉沉中,他不断地提醒自己,任务还没完成,决不能睡着!下定决心的同时,又一项难题摆在了眼前:虽然有几处大型帐篷,可还是不能确定指挥所的具体位置。只能继续监视了!

夜,静得出奇。

不知又潜伏了多久,就在常家兴感到上眼皮马上就要贴住下眼皮时,忽然发现多名“敌”军官出现在远处一个不起眼的小帐篷内,原来在那!常家兴来了精神,立即上报坐标信息。

2小时后,“敌”指挥所被端掉的消息传出。

子夜时分,常家兴抬头望了眼天上的满月,顿时倍感温暖,又挺过了一夜。此刻,距离魔鬼周结束,还有72小时,战斗仍在继续……

心声

在困境中坚持不懈

■常家兴

战场上,瞌睡就是敌人。你永远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打响。“魔鬼周”每天不足3小时的睡眠时间,就是为了时刻保持清醒,与疲劳斗争到底,比敌人多坚持一阵就多一分胜算。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