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党分忧 一心善后

—— 写给北京军区善后办政工组老干部处处长全忠的一封信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高志文 杨清刚 特约记者 赵 品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3-27 10:36

编者按 信是沟通的桥,信访工作因信得名,也因信而立。北京军区善后办政工组老干部处处长全忠,就是一位扎根信访岗位十余年,用心倾听群众呼声,用情温暖群众心灵的优秀信访干部。在他的帮助下,信访对象有的洗清了冤屈,有的落实了待遇,有的得到了补偿……他用自己的模范行动,诠释了善后战线官兵的责任和担当。

全忠因工作与信结缘,收信、读信、回信,是他工作的重要内容。在采访全忠事迹的日子里,倾听他接访过的群众讲述一个个感人的故事,我们决定也写一封信寄给全忠——用这种他最熟悉的方式,来聆听信访群众的感动和心声,也为读者还原一名军队信访工作者的心灵世界。

立春之际,我们慕名在燕山脚下见到了你。

干裂的嘴唇、沙哑的声音、略显单薄的身躯,是什么让“70后”的你,容颜跑在了年龄前面?

我们注意到,不管站着还是坐着,不管严重胃溃疡发没发作,你不时用手摁着腹部。究竟是多少次的疼痛不适,竟让这“摁”成了你的习惯性动作?

拨打信访接待室门上的手机热线,传来你响亮而又略带嘶哑的声音。你的部属劝你留办公室电话,或是留他们的手机号,但你为何执意要留自己的号码?

当然,这样的疑问还有很多。你回答说,干的是善后,工作要靠前,千斤重担千人挑,越是改革紧要关头,越要勇于担当作为。

略加思索,你又补充了一句:干了十余年信访工作,我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职业!

信访信访,信任才来访。这不仅是群众对信访工作者本人的信任,更是对党和军队的信赖

退伍老兵罗开友想说,要不是你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他这一辈子可能就完了。

7年前,这名饱经沧桑的川西汉子第一次找到你,诉说自己的冤屈,你的心仿佛在流血。

1989年1月,罗开友的妻子因家庭矛盾离家出走,与罗开友素有嫌隙的岳父诬告他犯了杀妻之罪。在被羁押近两年后,由于没有确凿证据,罗开友被释放了,但杀人嫌疑仍不能排除。

为洗清不白之冤,罗开友开始了漫漫寻妻路。当他费尽周折找到早已改名整容的妻子时,时光已过去近20年。面对事实,当地为其恢复了名誉,但善后问题却未能妥善解决。

有人劝你,罗开友的问题主要发生在地方,与部队关系不大,你手上挠头事那么多,何苦再揽这事儿。

“一名参过战的老兵,一个曾经是提干苗子的优秀班长,因为遭人诬告毁了前程,必须为他讨一个说法!”罗开友的冤屈让你愤慨难平。

罗开友的家乡地处偏远,悬崖峭壁间的盘山公路,经常让初来乍到的人心惊胆战。这样的路,你先后跑了4趟。有一次为躲避山上落石,汽车差点坠入悬崖,至今还让你后怕。

走访上百名群众,几十次与有关部门座谈,记下5万多字的笔记……面对如山铁证,诬陷者终被绳之以法,罗开友依法获得了国家赔偿,还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工作。

“信访信访,群众信任才来访。”你总爱说,这不仅是对信访工作者本人的信任,更是对党和军队的信赖,千万辜负不得。

还记得那位崔大嫂吗?那年冬天,你难得请假回了趟老家照看病重的母亲。谁想椅子还没坐热,突然接到她的求助电话,急需你帮助协调分配政策性住房。

那一刻,向来干脆利索的你有些犹豫。面对卧病在床的老母亲,你多想在家待几天啊!然而,给母亲做了顿饭、喂完药后,你还是买了当天的飞机票,匆匆赶到崔大嫂的单位。

住房落实后,这位部队干部遗孀感动无比,发来的短信至今还存在你的手机里:我就见过你一回,没想到问题解决得这么快,是你帮助了我和孩子,你就是我们的恩人!

还有一位老婆婆对你记忆犹新。有一次找你反映房屋质量问题时,由于情绪激动,她坐在地上不肯走。为了让她省点力,你就蹲下来用身体当她的靠背,陪着她。两个小时过去了,你起身时两眼一黑,差点栽倒在地。

老婆婆当时说,单凭这一点,就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一不烦、二不躲、三不推、四不怕”,这是你给自己立的信访规矩。

善后办成立后,你主动把单位涉及转隶的十几名重难点上访者的问题揽过来。这些与你素昧平生的人,至今可能还不知道,正是因为你的“磨破嘴”“跑断腿”,他们的合理诉求才得以协调解决。

信访信访,信服才息访。能解决的全力解决,政策不允许的也不能一推了之,要想办法让群众信服

跟你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你是个“政策通”,既能用好用足政策为上访群众争取利益,也能依据政策做好劝解工作,让上访人员心悦诚服。

还记得那位宋德敏大爷吗?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他主动放弃提干机会退伍回乡。不成想20年后,他反悔了,认为自己应该按照“哪里来、哪里去”的原则回北京复工。

按照政策,宋大爷的诉求不符合规定。他辗转最后找到了你,你耐心为他讲政策,但他因年老听力下降,你便把相关政策规定和解释的话一字一句写给他看,半年多下来,写过的纸摞起来足有半米高。

见宋大爷态度迟迟没有松动,你又先后两次到其家乡,会同地方工作人员和家人一起做工作。

你发现有不少乡亲受了宋大爷的误导,工作难开展,便到村广播室向全村宣讲相关政策规定,把宋大爷的情况讲清楚。在你的感化下,他终于同意息访。

为妥善安置宋大爷的生活,你经常给他送衣送饭送药,又为他申请了困难补助,用真情融化了这位上访30多年老人心中的坚冰。

能解决的全力解决,政策不允许的也不能一推了之,要想办法让他们信服。你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还记得老兵王景文吗?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受到劳动教养处理,1970年复员后到各级上访申诉。经过复议,部队对他的问题予以了纠正。但他对处理结果不满意,提出回到部队退休和巨额经济补偿诉求。

搞清楚40多年前的政策谈何容易!你借阅了大量尘封已久的政策书籍,在办公室翻了整整半个月,终于查到了部队纠正问题的政策依据。你依法依规劝说解释,耐心地做好思想工作,使他的态度有了明显转变。

还记得那个大雨如注的傍晚吗?你的爱人在单位值班,女儿放学回家被困在公交站台。尽管离你的办公室只有几百米远,但正赶上某地住房拆迁问题接访,你被一群人围得水泄不通。

女儿足足等了两个小时也没等到你,后来还是你的同事去帮你接的她。其实,你的妻女对这些早已习惯。因为你给她娘俩讲得最多的,就是来访者的不易。

你严格按照政策法规办事,难免有人对你不理解,甚至有过激行为,你身上大大小小十几处伤疤就是这样留下的。对此,你轻描淡写地说,让他们排解一分心中怨气,社会就减少一分负能量,这样的伤疤留得值。

信访信访,信誉重如山。为上访者多尽一分力,组织信誉就提高一分,也许就能挽回一个濒临绝望的家庭

退伍战士王帅的父亲王秀生,至今还留着你写的一份“保证书”。

2006年,王帅在服役期间患病,2007年退伍后病情加重。王秀生为了照顾儿子和长期卧病在床的妻子,无法外出务工,家庭生活困难。不得已之下,王秀生带着儿子踏上了上访之路,最后找到了你。

但事情远比想象的复杂。部队卫生部门认为王帅已经退役,无法补办评残;地方民政部门则认为,王帅在部队患病,应由部队负责。你费尽心力协调,但依然没有进展。

2015年9月,王秀生得知军区将要撤编的消息后,担心王帅的事以后没人管,父子俩再一次找到你,这一回住下不走了。

“您放心,不管部队怎么改革,王帅评残的事我一定会管到底。”为了打消父子俩的顾虑,你当面写下了“保证书”。

你深知,信访工作者是代表党、代表军队、代表组织与来访人员沟通,信誉重如山,决不能信口开河、随意许诺。但对该解决的问题,该弥补的欠账,你一定会一诺千金,言出必行。

为推动问题尽快解决,你先后10多次往返军地有关部门,历尽艰辛,终于为王帅补办了评残手续。去年5月,当你将《残疾军人证》送到王秀生家中时,这位老人激动得双手颤抖,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转业干部谢焜如也给你捎来一句话:正是你的热心和执着,让他过上了幸福安定的晚年生活。

上世纪七十年代,谢焜如转业安置到老家工具厂,之后该厂倒闭,他生活难以为继,开始上访反映问题。

你和同事先后9次找地方相关部门协调,共商解决办法。去年10月,你终于协调为谢焜如落实了待遇,使这起信访积案彻底了结。

这样的故事还有不少。善后办组建一年多来,在党委的大力支持下,你先后接访2000多人次,处理来访信件500余封,对原北京军区遗留下来的166个问题,你和同事照单全收,目前已有89个得到圆满解决。

同事们都说,你人如其名,用全部忠诚,全心全意忠于善后事业,以一名党员干部的觉悟境界和责任担当,为党和军队的形象增辉。

你却说,善后没有退路,后续任务还很重。为此,你在新年度为自己定下每个月解决10个问题的目标。你深信,为上访者多尽一分力,组织的信誉就提高一分;多解决一个问题,也许就能挽回一个濒临绝望的家庭。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展望未来,我们仿佛看到,在你这颗“火种”的带动下,一大批“全忠”正躬身服务在改革善后战线上,让更多的群众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上图:全忠(中)到四川看望退伍战士罗开友并为其解决后续安置问题。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