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开始,大学生理发员的“走红之路”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史奎吉、江 敏、王 瑜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4-13 12:38

海军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济南舰雷达兵 杨耀祖

周末外出上街,最爱听到这样一句话——“这人一看就是当兵的!”听了这话,我总是忍不住想找个镜子好好照照:瞅瞅这一头“短寸”,典型的军人气质!

我是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济南舰的一名雷达兵,兼任舰上的理发员。出于兴趣爱好,特招入伍后不久,我就自购理发器具,主动申请为战友们理发。可老理发员、上士刘传双提醒我,理发员没有编制,也没啥特殊“待遇”。同批入伍的战友也劝我,你一个大学生给别人剃什么头?

可我偏不信这个邪,我们海军出海执行任务多,这舰艇一连几个月漂在海上,要是没个技术好的理发员,官兵们都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那多影响形象?我拿定主意,非干这行不可。

刚开始,我跟在刘班长屁股后面边看边学,等刘班长给别人理好,我再上手“扫扫边”。可即便如此,我也经常“扫”出一些小“问题”,不是多推了就是少刮了,渐渐的,战友们宁愿外出时花钱理个发,也不愿让我“摧残”他们的头发了。

后来我转变战略,到支队理发店去偷艺,和理发师傅混熟了,他有空就传授我一些技巧。时间一长,我这手艺日臻娴熟,可怎么才能赢得战友们的信任呢?这还得感谢副舰长张小忠“带头”犯险。

那天我主动找到张副舰长说明了情况,鉴于我之前屡遭“差评”,他对我也是将信将疑,却架不住我软磨硬泡,带着我跑了几个舱室,起先大家一听理发都挺高兴,可看到理发员是我,顿时都不吭声了。看着我失落的神情,张副舰长摸摸自己的头,对我说:“小杨,帮我剪个头发吧。”我大喜过望,恨不得狠狠地给他个“熊抱”。激动归激动,手底下却一点儿也不敢马虎,用的时间足足比平时多了一倍。理完发,张副舰长对新发型很满意,我这理发的“生意”终于开张了。

时间一长,我这个理发员越当越有滋味。理发不仅方便了大家,还和战友们拉近了心,很多战友理发时和我唠唠家常、说说苦恼,我也试着给他们宽宽心、开导开导,不知不觉中扮演了心理辅导员的角色。

我还发现,理发既能“交心”,也能磨性子。我以前是个急脾气,专业知识才学个一知半解就急于上手。可当理发员,需要“慢工出细活”,耐着性子一剪子一剪子修整齐。日子久了,我的性子变沉稳了,学专业也更加踏实,专业水平得到了提升。

最让我自豪的是,那次我随济南舰执行第二十批护航和环球访问任务。309天的海上航行,每一位战友的头发都经过我的“捯饬”。临近靠港时,连舰上的仪仗队员都争着找我理发。等到上岸,外宾频频举起大拇指夸赞中国军人的精神面貌“very good”。听到这些赞扬,我打心眼儿里感到高兴,这里面呀,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编后:

■武元晋

翻阅《军队基层建设纲要》、三大条令,确实没有找到关于理发员的片言只语,但在我军历史上及至现在,这个岗位却又一直真实存在。尤其随着海军使命任务拓展,出海时间逐年增多,“海上为家,岸上做客”已经成为官兵工作常态。对他们而言,兼职理发员还真是不可缺少,因为小小发型,既是个人形象问题,也关系到部队的精气神。

 

官兵有话说

火箭军某训练团二营副营长许毅:部队一般只有训练尖子、“大拿能手”才会在营连倍受关注,所以表扬奖励往往与理发员无关。我觉得可以在平时晚点名、上教育、集会等公开场合对理发员适当表扬,激发他们立足岗位奉献的“内动力”。

火箭军某训练团二营发射连指导员李生义:据我了解,现在许多连队对理发员关心不够,需要理发的时候才会想起人家,理完了就拍拍屁股走人,很少有人留下帮忙收拾卫生。我想既然理发员是在为大家服务,我们就应有事没事给他点个赞、多一句问候、多搭把手,让理发员感觉自己苦点累点也值得。

武警警种学院森林系五队学员宋天宇:我认为理发这件事情虽说不大,但理发员这个岗位却必不可少,尤其是在基层连队、偏远营区,更为重要。建议上岗前能对他们进行一些业务培训,让官兵的“剃头工程”不再犯难。

海军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济南舰女兵任苗苗:理发员的确服务了舰上官兵,可对于我们女舰员来说,还是有诸多不便,能不能也设计一些适合我们的发型呀?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