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略表心意的土特产,一个几元几角的微信红包……看起来好像微不足道,但第75集团军某勤务支援旅组建之初为何偏偏要较真——

初始即净,堵上“针尖大的窟窿”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记者 张磊峰 武元晋 特约记者 欧阳治民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7-13 15:36

基层风气监督员们展示旅里颁发的承诺书、责任书。梁建才

没有酒宴,气氛依然热烈;没有红包,祝福也真心。探访第75集团军某勤务支援旅之际,恰遇一营三连指导员赵伦结婚。记者虽没喝上喜酒,却见证了一幕幕温馨动人的场景:

在连队俱乐部,一个个由官兵自己设计的小游戏轮番登台,各类军味小节目精彩上演,现场一片欢声笑语。婚宴上,新娘被官兵的用心深深打动:“谢谢大家为我们举行这样的婚礼,比吃什么山珍海味都令人难忘。”

“旅里禁止大操大办婚礼,不准发请帖、送贺礼,去掉了庸俗风气,留下了宝贵的战友情义。”送走新人,中士田顺依然为指导员的新婚而感慨。

战士的肯定,让旅长苏小林很欣慰。苏旅长说,旅队从组建伊始,就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惜风气,在正风肃纪上抓早抓小、落细落实,严肃纠治基层“微腐败”,营造作风建设“绿水青山”。

6月1日,该旅成立后召开首次军人大会,旅领导与整编分流来的数千名官兵第一次集体见面就郑重承诺:不收一分钱、一份礼,决不搞特殊,并提出“常委带头、机关跟上、部队照做”,现场公布举报电话,接受全旅官兵监督。

记者在该旅政治工作部纪检科了解到,作为集团军基层风气监察联系点,他们根据“官兵最反感的事”展开调研,梳理出10个方面14项79条“微腐败”现象,畅通基层民主监督渠道,聘请39名官兵为基层风气监督员,让“微腐败”成为无处遁形的“过街老鼠”。

在该旅四营,教导员郑国辉说起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前段时间,郑国辉在检查营区内务卫生时,恰巧碰到营里一名战士休假归队,请他尝尝自己从家乡带来的核桃,郑国辉随口赞道:“挺香啊!”

没承想,自己一句无心之言,被战士记在了心上。这名战士特意让家人给教导员寄来一袋核桃。这让郑国辉左右为难:退回去吧,会伤害战士自尊,还让他在家人面前难以解释;收了吧,显然不妥。

怎么办?反复考虑后,他也给这名战士家里寄去了自己家乡的一点土特产,并打电话向家长介绍孩子的成长进步情况,令他们欣慰之余更添感动。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可以说,基层‘微腐败’游走于灰色地带,渗透于日常点滴,还常常披着人情的外衣,一不小心沾上还不自知。”郑国辉认为,纠治“微腐败”不是一蹴而就的突击任务,必须抓经常、经常抓。

“兵头将尾”的士官班长们,对纠治“微腐败”也有一番体会。八营三连四级军士长王文政说,前些天他和一些新战士玩手游,因自己是个“菜鸟”,跟不上大家的趟。新战士们为了拉上他闯关,给他赠送了一些游戏装备。

王文政当时并未在意,可事后听说游戏装备是要花钱买的,有的游戏装备一件就值几百元,这让他大吃一惊。后来玩游戏时,他不动声色地将游戏装备送还了新战士,总算放下心头一块石头。

“我们当班长的,如果不注意这些小事,不仅影响自己在战士心中的形象,也败坏单位风气,一点都不能马虎啊!”王文政说。

翻开旅机关编印下发的纠治“微腐败”小册子,记者看到,他们梳理“微权力”可能导致的79条“微腐败”现象,条条具体,件件务实,甚至包括战士给班长洗碗、新兵包揽公差、老兵挑时段站岗等。王文政说,对照这些问题反省自己,原来那些见怪不怪的歪歪理早被吹到九天云外了!

俗话说:针尖大的窟窿能透过斗大的风。仲夏的高原,山风依旧扑面,但这股劲风却让人感到清爽、愉悦。

采访手记

全新的部队·全新的风气

座谈中,有两段话让我们回味至今。

该旅纪检监察科负责人王力君说,刚开始纠治“微腐败”时,有人调侃我们不抓大事正事,净抓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然而,蚁穴虽小溃大堤,蝗虫多了吞沃野。对我们基层部队来说,紧盯小事、管好小权、惩治小病,就是在管正事、管大事。

旅政委郭刚说,教育课讲得再好,却放任“微腐败”在身边横行肆虐,战士们肯定不会信。对于挖部队建设墙脚的“蚂蚁”和“蛀虫”,组建之初就要打好防疫针、洒下防虫药,真正做到初始即净、一净到底。

由此还联想到一个故事。满清以降,剃发蓄辫由不情愿日渐变成为习惯。辛亥革命后,要求人们把辫子剪掉,以示革命。可因为年深日久,有的人难以接受,即使剪去辫子,晚上还偷偷地捏着辫子睡觉。彻底杜绝腐败,就须断得了“奶”,戒得了“瘾”,割得下摸着舒服、实则碍事的“辫子”。

爱惜风气,如护元气。相对于“远在天边”的“老虎”,群众对“近在眼前”嗡嗡乱飞的“蝇贪”感受更为真切。“微腐败”表面虽微,其实质都是腐,其结果都是败。

就如同挥毫泼墨时的第一笔、打球对垒时的第一局,从微处着手,从细处发力至关重要。全新的部队,呼唤全新的“作品”,期待全新的风气。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