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政工群”到底是个什么群

—— 西部战区陆军某旅教导员胡修海对合成营战时政治工作的反思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记者 李兵正 特约记者 彭小明 孙红川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08-14 11:42

任务转换阶段,“合成政工群”成员根据战斗态势检验战时政治工作预案是否符合实际。孙红川摄

“再不改变,我就要把阵地丢了!”去年夏天那场联合演习,让西部战区陆军某旅临时合成营教导员胡修海感到从未有过的岗位恐慌。

临时合成营组建之前他是装甲步兵营教导员。日记里,他这样写道:“车载式营连指挥所,一个萝卜一个坑,囿于席位限制,包括我在内几乎半数以上的教导员、指导员,带着炊事班搞好后勤保障一度成了主要工作。从演习开始到任务转换,两次召开临时党委会,作为党委书记的我由于对配属力量不够了解,只能依照‘少数服从多数’定下战斗决心。”

胡修海决心改变这种被动局面。军事行动上有火力打击群、信息作战群、特种作战群等战斗编组,开展政治工作能不能也建一个群?3个多月的演习时间里,他建了一个“合成政工群”:群成员由两类人组成,一类是群主体,即营连政治工作主官;另一类由包括营长、连长、排长、班长在内的骨干队伍组成。通过建立会议制度等,他把大家组成一张大网,对有效发挥战时政治工作作用进行探索。

战时政治工作由各自为战向联合用力的变化,引起官兵的关注:“合成政工群”究竟是个什么群?从“书记”到“群主”,胡修海慢慢从中尝到了甜头:对政治工作干部的战位在哪里认识更清醒了,对战场态势掌握更精准了,对战时政治工作作用发挥更有信心了。

一年后的今天,面对即将展开的训练任务,再次审视建立“合成政工群”的这段经历,胡修海向记者谈得更多的却是他检讨式的反思。

战时政治工作“亮点”究竟在哪

政治工作在战时暴露出的问题,跟平时政治工作没有做到位紧密相关

“我们单位心理战有特色,能不能突出体现一下”“我们的无人机可向‘敌’纵深抛撒传单”“我们创办了战地快报,战士喜欢还有助于迎检”……

首次组织合成营临时党委会,胡修海便感到“合成政工群”群主不好当:配属分队积极性高,都想在演习时展示一下自己的“亮点”。

“‘亮点’背后其实是痛点,刷这样的存在感实无必要。”胡修海直言,有些所谓的“亮点”与实战无关,更容易造成战时政治工作“添乱”的假象。

政治工作要发挥服务保证作用,而不是抢风头。

胡修海自己也有碰壁的时候:一次对抗演练打响前,他发出战场动员指令,要求各分队政治工作干部把士气提一提。此时,合成营各分队已占领进攻出发阵地,有的须保持无线电静默。面对这条指令,各分队指挥员左右为难。

“现代战争发现即摧毁,来不得半点花架子。”胡修海在演习之初总结反思材料里记下了这样一些现象:一些政治工作干部满足于在战备转级、集结部署等静态阶段搞动员教育,一旦进入远程机动、战斗实施等动态分散阶段,就认为任务已经完成与己无关,甚至“主动请缨”带车、搞伙食保障;个别营晚上召开党委会和作战会,还按部就班按平时方式组织实施,用一两个小时开会,留给连队抓落实的时间所剩无几;一些基层单位开展宣传鼓动习惯于把人员集中起来搞教育,或是简单讲讲便用一句“同志们有没有信心”结束,而一旦人员动态分散时,怎么实时掌握官兵思想动态、怎么传递简短有力的战斗口号激发战斗士气,没有更多具体招法……

平时政治工作是战时政治工作的基础和前提,战时政治工作是平时政治工作的升华和检验。胡修海说,出现这些情况说明我们不少人把战时政治工作的地位作用看轻了、内容体系看窄了、方法手段看单了。

平时政治工作时间相对宽松、节奏相对平缓,政治工作可以有计划、按部就班、逐级逐层展开,可战时政治工作要在人员高度分散、时空转换急剧、思想情绪紧张、生死对抗激烈的环境下,见缝插针地快速实施。胡修海认为,战时政治工作必须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容不得有半点疏忽,否则要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

在这次演习中,合成营兵种力量多为临时抽组,大家平时接触不多。在战场态势变化快的情况下,“胜一筹”必须“先一筹”。“合成政工群”建立后,胡修海要求政治工作干部在后面的演习中把主要精力放在凝聚作战合力、分化瓦解敌军等方面,加强预见性和快速反应能力,把可能发生的情况考虑更周全、更复杂一些。

“看家本领”如何在战场发挥威力

成为打仗的行家里手,政治工作干部有了“话语权”,政治工作生命线作用才能更加凸显

营长、副营长阵亡,教导员接替指挥!

在一次实兵对抗演习时,导调组临机安排胡修海接替营长指挥战斗。

“合成政工群”,仅仅负责政治工作吗?装甲步兵专业出身的胡修海,战术素养一直是旅里政治工作干部中的佼佼者,但初次指挥合成营让他遇到了挑战。

演练攻防转换过程中,右翼主攻连请求炮兵对指定地域进行火力支援。考虑到情况紧急,胡修海直接向炮兵分队下达了支援命令。由于打击的时间和方位出现偏差,火力打击差点打到友军。

“与传统的兵种营相比,合成营集诸多兵种于一体,不了解其他兵种的战技术性能和运用方式,怎么能够实现精确指挥?”胡修海反思。

“政治工作干部也是指挥员,如果不懂军事盲目指挥,是拿战友的生命开玩笑。”胡修海感到强烈的“本领恐慌”,他要求“合成政工群”里的营连政治工作干部深入演训一线,结合实战熟悉合成营配属各力量的作战样式和特点,全程参与、融入到合成营作战指挥决策全过程。

把住战场的“脉搏”,政治工作才能与作战指挥合上拍、踩上点。一次复盘会上,胡修海把战时政治工作预案中的一个干部代理人方案作为了剖析对象。按照演习前的设计,这个方案按编制序列把连长的代理人拟制为副连长,可实战中连长与副连长如在不同方向,连长一旦阵亡,就很难按方案执行。大家在讨论中坦言,用实战标准衡量,有些预案偏空,在情况设置、人员编组、方法步骤上,存在与实战脱节的现象。比如开展心理战,一些单位对作战对手研究不透,存在一厢情愿的现象,对抗过程中,大凡心战喊话,内容几乎千篇一律,效果设想则是一喊就灵,脱离了战场实际。

打赢能力不足是最大的不足,本领不过硬是最大的“软肋”。

演习结束,在胡修海建议下,旅里为“合成政工群”成员尤其是政治工作干部制定了“能力坐标”:通理论、懂装备、精技能、会组训、能指挥。与此同时,他们还组织大家对合成营内10多个兵种、70多个专业进行系统学习。

为生命线加载“数据链”

信息化条件下政治工作准备,必须重视政治工作作战数据完善和运用

“我同意营长意见!”

那一次攻防转换间隙的临时党委会的“尴尬”表态,一年过去了依然令胡修海耿耿于怀。

当时没有指挥席位,胡修海只能跻身尾车去战斗。由于对战场态势不清楚、战斗局部不清楚、官兵士气不清楚,几次发言他只停留在形式上的简单表态。

不只胡修海一人,其他政治工作干部因为缺乏可用的数据,很难提出合理有效的建议。

“手中没有数据,心里就没有底气。”胡修海告诉记者,原本打算利用“合成政工群”破解战时政治工作瓶颈问题,却因为缺乏技战术手段,既不能第一时间掌握从旅到营的指挥链路上的信息,各成员之间也不能建立通畅的通信联络,“合成政工群”几乎成了名存实亡的“僵尸群”。

“给生命线加装‘数据链’,对战时政治工作尤为紧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没有浇灭胡修海探索利用“合成政工群”开展工作的信心和热情。他大胆建议:依托指挥信息系统加装“数据链”,形成上下贯通、互联互通、资源共享的政治工作信息感知系统,实时掌握官兵思想心理反应、战伤战损补充、战场纪律执行等情况,确保战时政治工作的信息化翅膀融入到执行任务的每个环节、渗透到军事行动的每个步骤,于紧要关键之处发挥最大效能。

旅领导告诉记者,近年来各级对战时政治工作越来越重视,训练中政治工作准备也越来越贴近实战化。他们在两个方面做了探索尝试:一方面,建立战时政治工作数据库,利用大数据观念,从官兵的基本信息、思想动态、心理生理状况,以及各类资料书籍等海量信息资源中挖掘、分析、过滤、提纯一些规律性素材,为战时政治工作决策和实施提供准确依据;另一方面,加大实战化训练中政治工作演练力度,在平时建立数据库的基础上,重点训练利用“数据链”,为战时政治工作科学决策提供依据,改变那种过去“有劲使不上”的困境。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